東奧倒數系列報導》變種病毒虎視眈眈 從數字看日本疫情現況

6月20日,日本解除東京都、北海道,京都府、大阪府等9個都道府縣的「緊急事態宣言」,不過東京都確診人數解禁後一路攀升,到7月7日一天確診人數高達920人。為了確保醫療量能充足,日本首相菅義偉7月12日第4度對東京都發布「緊急事態宣言」直到8月22日,換句話說,整個2020東京奧運會期,都將在「緊急事態宣言」中度過。

為了因應東京都第4度緊急事態宣言,日本奧會決定東京、神奈川、千葉和琦玉的賽館一律「空場」舉辦,只有奧運相關人員得以進場。「雖然很遺憾,但我們認為舉辦空場賽事,能獲得更多人對舉辦奧運的理解。」日本奧委會主席橋本聖子在7月8日的記者會這樣說道。

根據防疫規定,原訂7月23日舉辦的「2020東京奧運開幕式」也將關起門來,民眾只能從轉播鏡頭一睹開幕式風采。

當重建的東奧之花 碰上新冠肺炎肆虐

2019年3月21日,在一片熱烈掌聲當中,日本設計師吉岡德仁打造的2020東京奧運聖火炬正式亮相—從上面看下來,聖火炬宛如一朵櫻花,五片花瓣同時象徵奧運5環和五大洲。吉岡還在裡頭加入小巧思,帶點櫻花粉嫩色澤的鋁金屬,其中30%的材質,取自311地震災民組合屋的廢棄建材。

只是任誰都沒想到,這朵象徵「重建」的東奧之花,會在因為新冠病毒肆虐,亂了遍地開花的計畫。戒菸只為一圓傳遞聖火夢的搞笑藝人志村健,更在去年東奧宣布延期前,不敵新冠肺炎離世。

開幕式前十五天,聖火傳遞更從「動態接力」改為「靜態點火」。東京都政府7日以防疫為由,宣布取消在公路上的奧運聖火傳遞;直至開幕式前,東京都內的儀式都改在網上直播,並呼籲民眾在家觀看。

2020東京奧運聖火火炬設計為五瓣櫻花。(美聯社提供)

新冠肺炎蔓延 國際奧會盼「聖火」照亮黑暗

2019年12月中國武漢地區首度出現新冠病毒感染案例,時隔4個月,2020年3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COVID-19疫情已構成「全球大流行」,日本自然也無法倖免於難。

根據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的資料顯示,日本從2020年2月3日首度確診20例,同年4月感染人數急遽飆升至5位數;與此同時,全球COVID-19確診數突破140萬人,各國封鎖邊境、經濟停擺,國際媒體紛紛用「最黑暗的一天」形容當時疫情,卻又看不到一絲曙光。

有鑑於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國際奧會與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2020年3月24日達成協議,2020東京奧運延期一年,期盼奧運聖火能成為這段黑暗時期的明燈。國際奧會主席湯瑪斯·巴赫(Thomas Bach)更拍影片向運動員喊話:「你可以確信你的奧運夢想將會實現。」

即使確診人數起起伏伏,但隨著變種病毒入侵,日本不得不宣布疫情告急。根據共同社報導,日本全國約三分之二的確診者都在東京,其中更有四成都是感染Delta印度變種病毒株,專家擔心,這隻被各國科學家形容為「十分狡猾」的病毒,未來可能擴及全日本。

這把要照亮世界的櫻花火炬,在Alpha英國變種病毒株、Delta印度變種病毒株及Lambda秘魯變種病毒株的環伺之下,真的準備好了嗎?

號稱「新冠疫苗富翁」 日本為何施打率不高?

根據《朝日新聞》報導,截至2021年5月,日本政府手上握有1.94億劑輝瑞疫苗、5千萬劑莫德納疫苗、1.2億劑AZ疫苗,足以讓日本全國「打好打滿」,堪稱亞洲國家的疫苗富翁,甚至有餘裕拿疫苗做外交,捐贈疫苗給台灣、越南、泰國、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等國。

但事實上,根據牛津大學「用數據看世界(Our World in Data)」統計,截至7月5日,日本只有3300多萬人已施打疫苗、完整接種人數約1800萬人,佔總人口數的14.5%:每百人接種疫苗劑數為38.8劑,不僅遠低於美國的98.9劑、新加坡97.5劑,也比柬埔寨的46.7劑還低,更低於全球的41.3劑。

日本人對接種疫苗持保守態度,其實有脈絡可循。1948年日本強制要求新生兒施打傳染性疾病疫苗,但在1970年代到1980年代出現多起疫苗事故,包含麻疹、腮腺炎、德國風疹等疫苗更出現重大副作用,影響上百萬新生兒,為此1992年東京高等法院裁定,因施打疫苗產生副作用的受害者可向政府索賠。

天價賠償與未知的疫苗副作用,日本政府對全民接種COVId-19疫苗也持謹慎態度;日本厚生勞動省直至二月才通過輝瑞疫苗使用許可,三個月後,AZ疫苗和莫德納疫苗也獲得許可,不過日本政府同時也宣布,大型接種計畫使用莫德納疫苗;至於AZ疫苗在歐美出現多起血栓案例而不納入公眾接種。

日本生技業者也對開發疫苗興趣缺缺,導致即使日本當局手握大量疫苗,民眾卻持觀望態度,接種意願不高。

紐時媒體人觀察:東奧宛如失控的火車

疫苗低施打率也引發日本人對東京奧運的憂慮。2016年移居日本的《紐約時報》東京分社社長素子·里奇(Motoko Rich)質疑,執意舉辦東京奧運的國際奧會與日本政府,如何確保數萬名運動員、7.8萬志工和醫務人員能安全不染疫?

「這些人(選手、教練等)來自200多個國家,他們可能沒有想到戴口罩這麼重要,他們也許不會遵守所有規則,所以有人擔心,隨著所有人陸續到來,將會使日本疫情加劇。」

里奇更將日本政府與二戰前的政府類比:「即使警告這(舉辦東奧)不是一個好主意,但他們還是會執意舉行,讓這個國家跟他們一起垮台。」

安倍經濟學第四支箭 卻成菅義偉大難題

2015年,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申奧成功,被譽為射出安倍經濟學的第四支箭,他更在2016年里約奧運閉幕式時,打扮成超級瑪利歐俏皮登場,不過誰都沒有想到2020東京奧運會碰上COVID-19這個棘手難題。

東奧倒數在即,各國元首都還在觀望是否出席開幕式,目前僅有法國總統馬克宏以2024巴黎奧運主辦國身份確定出席;如今更因為「緊急事態宣言」只開放相關人士進場,疫情下的東京奧運,少了觀眾的歡呼喝采,註定靜默開場。

安倍晉三在2016年里約奧運扮演馬力歐。(美聯社提供)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