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東奧採訪限制多 媒體曾抗議違背新聞自由

(圖/美聯社)
東奧為了防疫,限制媒體採訪,包括採訪只能九十秒,全天候開啟GPS掌握行蹤,美國多家媒體賽前曾抗議,恐有違反新聞自由之虞。在媒體採訪過程中,曾出現被認定超出時間遭喊卡,或工作人員把選手,直接帶走等情況。

中華隊東京奧運首面獎牌,由柔道好手楊勇緯奪下,賽後,他淚流滿面、發自肺腑的這段話,讓不少人的心,跟著揪在一起。

東奧男子柔道銀牌得主楊勇緯受訪淚流滿面地說:「我的目標是金牌。」

其實這段訪問,差點被沒收,記者被要求在混合採訪區,等選手完賽後前來受訪,正當楊勇緯走近,工作人員卻引導要他離開、不受訪,所幸選手自己停下腳步。

而拳擊銅牌得主黃筱雯,在輸給土耳其之後,真情流露、淚流不止,只是採訪還在進行中,場館人員大喊時間已到,要選手離開,嚴格要求遵守訪問不多過九十秒的規定。

東京疫情嚴峻,此屆奧運無觀眾,對媒體更設下諸多限制,包括只能在混採區訪問,限時九十秒,必須全天候打開GPS方便行蹤管理,對此美國多家媒體,賽前聯名致函東京奧組委,憂心諸多限制恐與跟新聞自由的精神、反其道而行,來自英國的製作人可暢行場館之間,正面評價東奧。

英國製作人羅伯希特說:「這是個很奇怪的奧運會,沒有粉絲(觀眾),我們一天就可以涵蓋兩到三場館,不是只定在一點而已。」

採訪四屆奧運的西班牙廣播記者說,九十秒規定有彈性,自己在採訪上沒遇太多困難,但疫情導致進場館的採訪許可限縮,讓她不少同業抱怨連連。

西班牙廣播記者羅德蕾古耶茲說:「他們對規定很生氣,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許可進入場館,導致他們無法工作,他們非常非常不高興。」

並非每位選手都能奪牌,出席賽後記者會,外國媒體多半會在指定區域,等待採訪自家選手,九十秒並非每次都不夠用,不過比較起來,參加六屆奧運的日本選手寺內健,雖然比賽墊底,但日媒採訪他時,未見時間限制。不管直接打斷採訪,或帶走選手,外國記者面對這樣的處境,要捍衛採訪權並不容易,因為事前已被警告,若嚴重違規會遭拔證,媒體多半戒慎小心,深怕最壞的結果發生。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