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莊智淵拚戰一個人的武林 桌球五朝元老16強止步

(美聯社提供)
40歲的中華隊桌球國手莊智淵7月27日在桌球男單迎戰埃及選手阿薩爾,雙方一路纏鬥、有來有往,打滿7局莊智淵才以3比4吞下敗仗,無緣八強戰。2020東京奧運可能是「五朝元老」莊智淵的終局之戰,他在前一天還不忘在臉書提醒兒子「長大要記得爸爸怕周球(打桌球)的樣子」​​。

莊智淵第五度拚戰奧運,7月26日在32強賽第三輪對上香港選手黃鎮廷,首局不慎落敗之後,莊智淵急起直追,連拚四局拿下16強門票;再往前一天,莊智淵25日對上阿根廷選手時,鏖戰滿七局才終於逆轉勝,狀況看似不太好,眼尖網友還發現,莊智淵沒有隨身教練和防護員,賽後一個人收拾包包,形單影隻地離場。

莊智淵受訪坦言,對戰阿根廷選手時,還不太適應東京奧運賽場,無謂失誤較多,他只能靠著經驗纏鬥才拿下勝利。「不過下一輪這樣打,還是很危險,所以我要再想一下。」不過從他與黃振廷交手過程來看,莊智淵已經適應場地,台灣「桌球教父」的實力回來了。

不過莊智淵在東京奧運一人身兼選手、教練多職,有媒體傳言,莊智淵是想把唯一一個教練位置留給媽媽。面對東京奧運聯合採訪團提問,莊智淵只說:「先謝謝大家(網友)的支持,有時候去打聯賽或其他比賽,場裡其實也沒有太多人,所以感覺還好,不會不習慣。」

(美聯社提供)

不過網友懷疑「是否有人刻意」冷處理莊智淵,也不是無中生有的擔憂。2019年莊智淵原定參加巴拉圭公開賽,卻被桌球國家隊以「怕莊智淵不去亞錦賽,後輩會有樣學樣」為由,希望他率隊改打亞錦賽。

莊智淵當時罕見動怒,在臉書發文怒喊:「當我去巴拉圭是度假?」更指國內桌球教練生態險惡,「平時就在鬼混,選手打贏了才出來收割。」莊智淵千字文字字犀利,讓桌球協會只好改口:「一切予以尊重。」(該則貼文因臉書權限設定或刪文,目前已無法看到。)

莊智淵出身桌球世家,父親曾是全國雙打冠軍、母親是國家代表隊成員、哥哥是大專國手。當莊智淵8歲接觸桌球時,母親就是他的啟蒙教練。為了讓莊智淵見識更寬廣的桌球世界,母親自費帶著莊智淵到中國打桌球,讓莊智淵從沒人看得起的「小咖」,一路打到讓中國明令禁止莊智淵練球,就怕培養出一位不利於中國隊的勁敵。

1999年,莊智淵遠赴歐洲「以賽代訓」,因為語言隔閡,莊智淵獨來獨往,架好錄影機、比完賽一個人收拾東西轉身就走,那時他就被稱為「孤星」。2003年,莊智淵在巴西公開賽拿下冠軍,世界排名來到生涯新高的第三名,「自費」參賽生涯也才畫下句點。

隻身赴賽,無論輸贏看著錄影重播思考戰術,偌大桌壇宛如莊智淵一個人的武林,他不斷跟昨天的自己對打。即使已達不惑之年,莊智淵的桌球經驗就像一壺老酒,越陳越香。

「沒有媽媽,就沒有現在的我」,莊智淵過去為了練球,台灣、中國兩地跑,還曾因資源匱乏,不得不和母親在寒風中相依偎。為此,莊智淵2008年興建一棟四層樓的「莊智淵桌球館」,希望有場地培養更多桌球好手,國手孫嘉宏就是出自莊家班,「桌球一哥」也搖身一變成「桌球教父」。

從2004雅典奧運桌球男子單打8強、2008北京奧運男單16強、2012倫敦奧運男單殿軍、2016里約奧運男單32強,過去二十年,屆屆入選,奧運或可為莊智淵的球員生涯留下重要印記。這回赴東京再拚男子單打,能走到16強實屬不易。但莊智淵的奧運之旅還沒結束,8月2日他將率領昔日戰友陳建安和年輕新秀林昀儒,在桌球男子團體項目對戰克羅埃西亞。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