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倒數系列報導》停辦怒火燒向日本選手 抗癌女泳士池江璃花子勇敢回應 | 公視新聞網 PNN

東奧倒數系列報導》停辦怒火燒向日本選手 抗癌女泳士池江璃花子勇敢回應

2019年罹患白血病,在2021年抗癌成功並取得東奧門票的池江璃花子。(取自國際奧會)

「陛下(日本天皇)對目前的新冠疫情非常擔憂,我能『體會』到,陛下擔心東京奧運和帕運將導致疫情擴大。」6月24日,日本宮內廳(掌管與皇室相關事務)廳長西村泰彥一段談話,宛如一發震撼彈,在日本政壇掀起軒然大波。

1964年東京奧運、1972年札幌冬奧、1998年長野冬奧開幕時,都由時任天皇宣布開幕,不難看出「天皇」在歷屆日本奧運會的象徵意義。對於西村泰彥這番「體會」,首相菅義偉和日本奧運大臣丸川珠代都強調,這是西村彥泰的個人意見,丸川珠代更矢言,將嚴格落實防疫措施。

他們與防疫的距離 直擊日本「緊急事態宣言」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爆發以後,國際奧會與日本奧會幾經波折才達成協議,將2020東京奧運延至2021年7月23日舉辦。

一年多來,日本疫情時好時壞,包含東京都、北海道、愛知縣、大阪府、兵庫縣、京都府、福岡縣、岡山縣、廣島縣、沖繩縣等多個都府縣,從2020年4月起進入首次「緊急事態宣言」,到2021年6月27日,9個都府縣才解除第三次「緊急事態宣言」。

日本東京都6月27日解除緊急事態宣言之後,知名景點雷門出現不少人潮。(美聯社提供)

但在日本東京都池袋居住2到3年的台灣人鄭傑看來,日本「緊急事態宣言」跟台灣防疫三級警戒的「宅在家救國家」不太一樣,更像柔性勸導溫情喊話,要民眾盡量遠離「三密」(密閉空間、人群密集、人員密切)場所。「我有加入一個羽球團,東京第一次宣布緊急事態宣言的時候,好像也只有我比較顧忌,沒有去練球,其他人似乎不太受影響。」

雖然有幾場大型活動因此取消,但其它規定只對餐飲業較嚴格:餐廳最晚只能營業到晚上八點、營業時不得賣酒。至於日本人愛去的澡堂,只設定安全社交距離、溫泉或SPA正常營業,電影院甚至無需採用梅花座。

當好萊塢深受疫情所苦,強片上檔遙遙無期的時候,2020年10月日本動畫《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一上映就掀起熱潮,光在日本就創下400億日圓票房新紀錄,終止電影《神隱少女》蟬聯19年日本最賣座電影的紀錄。「大哥沒有輸」的熱血口號,更讓《鬼滅之刃劇場版》直接登頂2020全球最賣座電影。

 

從鄭傑口中聽到的日本人防疫生活,澡照泡、球照打、健身也不能忘,但和台灣一樣的是,他們出門都會戴起口罩。日劇《天國與地獄》第一集,女主角綾瀨遙在電車裡忘記戴口罩遭眾人側目,還是靠男主角高橋一生的備用口罩解圍。

不過日本政府對於奧運工作人員和選手防疫作為,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全球200國、約1萬5千名運動員入境須出示登機前三日PCR陰性證明不說,賽會也將嚴格以泡泡模式進行,選手結束賽程兩天內就得離境,且不可與日本當地住民有任何接觸。

遠道而來的外國媒體記者也將受到嚴格限制。東奧組委主席橋本聖子說:「我們將以GPS密切監控媒體,他們不能去預定行程中沒有註冊過的區域採訪,入境14天內,將不允許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採訪的區域也將受到限制。」

不過在烏干達東京奧運代表團6月20日入境日本後,接連兩人確診感染新冠肺炎,日本政府研擬,代表團中只要有一人PCR陽性,全團就得隔離至採檢陰性為止。但這同時意味著,若外國代表團有人染疫,這些運動員最慘只能來個「東奧選手村」之旅。

烏干達東京奧運代表團6月20日入境日本後,接連兩人確診感染新冠肺炎。(美聯社提供)

停辦怒火燒向選手 抗癌女泳士勇敢回應

6月23日,距2020東京奧運開幕正好倒數一個月,東京奧會終於敲定場館人數上限為「場館容納總數50%、且不得超過1萬人」,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也公布《觀眾指導方針》,明令不可在比賽場館銷售酒類、禁止飲酒;入場時、場館內必須一直配戴口罩。觀賽時不可大聲加油、嚴禁與其它觀眾或工作人員擊掌或勾肩、握手,票根至少需保留14天。

根據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智庫估計,上述的人流管制措施,至少會讓日本政府短少日幣894億的門票與住宿收入。不過前日本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成員木內登英說:「在避免疫情擴大的前提下,討論觀眾的經濟損失,其實意義不大。」

反對2020東京奧運的聲音從2020年疫情爆發之後,其實從來沒有停過,民眾的怒火近日還燒向選手。

週日即將過21歲生日的池江璃花子2019年被診斷罹患白血病,生涯第二度進軍奧運賽事三個月前,名導是枝裕和與時尚美妝公司合作短片上線,外界得以一窺她的抗癌心路歷程。

6月28日,日本游泳聯盟公布了國家隊名單,池江將代表參加女子自由式在內的三項接力賽。身為多項日本紀錄保持人,被各界譽為抗癌女泳士,但她的推特(Twitter)不斷湧入網友留言,要她支持奧運停辦。

池江選擇勇敢面對網友,留言寫道:「延期一年的奧運,對我這樣的選手來說很幸運;反之,也有選手感到絕望。有疾病的我,即使奧運沒舉辦,我每天仍不安於重症化的風險。有人要求我表態反對舉辦奧運,我也無法改變任何事。」

池江表示,關於奧運,她收到有好有壞的留言,為了不辜負支持者,她每天都勤於練習。

「我和大家一樣強烈期待早日改變灰暗的世界,但針對運動員個人發難的話,那真令人痛苦。」

池江璃花子在推特發表有關網友要她表態取消東奧聲明。(取自推特)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