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地震後續大調查,哪些斷層在地底蠢蠢欲動?【獨立特派員】

今(2022)年的917和918地震,是東部自1951年花東縱谷地震系列以及921地震以來,破到地表最清楚的一次紀錄,稻田也遭受破壞,讓地質、地科界紛紛投入調查。到底有沒有中央山脈斷層存在?917、918地震和中央山脈斷層的關係為何?誰又是地底下的推手呢?

918地震導致地表抬升 稻農生活受影響

918地震過後40餘日,應用地質技師顏一勤和中央大學、中研院地科所博士後研究員再度回到玉里松浦天堂路的稻田,這裡除了稻田出現抬升,水圳也受到破壞。顏一勤認為,這裡出現的現象是此次地震後最清楚的教科書級地表變形。

顏一勤每週從澎湖趕至花蓮,針對地表破裂沿線進行調查,他表示松浦地區垂直的抬升量大約1公尺,呈現西邊抬高、東邊下陷的形態,而目前調查花蓮的結論是,917、918地震的斷層,其實有好幾條。

長良里則是地調所調查918地震位移量最大,現象最明顯的地點之一。種稻十幾年的農民江明錦,在此向退輔會承租十多公頃農地,從未碰過這麼大的地震,他非常擔心明年能否順利耕種,可見稻農成了地震最直接的受影響者。

花蓮縣受到917、918地震影響的稻田跟農地大約383公頃,玉里就佔303公頃,另外造成水圳及灌溉渠道破裂、位移,影響灌溉面積約2千公頃,比較輕微的灌排水問題已經處理,其他較嚴重部分預計於明年二期稻作前完成整修。

玉里的水圳及渠道遭到918地震震裂,影響農田灌溉。(圖/獨立特派員)

918強震震驚花東 是哪些斷層在地下活動?

根據中央地調所的調查,玉里斷層沿線地表破裂延伸14公里長,其中約3公里是這次地震新形成的斷層。

除了玉里以北到春日之間的秀姑巒溪河床有新發現的斷層之外,池上斷層也出現新的破裂點。而被震成好幾段的高寮大橋,目前已經拆除,預計需花3年時間重建。

中研院地科所研究員李憲忠指出,這次的地震非常複雜,並非只有一次能量釋放,也就是說不是只有一個點,能量釋放完就結束,而是主要有3個能量釋放的峰值,在斷層面上產生了複雜的破裂。

顏一勤也觀察到,在918地震,池上斷層跟玉里斷層都有破裂的現象,但有一個看起來不屬於池上,也不屬於玉里的斷層,這次到底主要是哪個斷層活動,目前還無法確定。

透過地震動畫圖可以看出,14部長期寬頻地震站,一週收集的地震資料量較少,如果換成46部臨時密集地震網,一週可以捕捉到1萬5000筆的地震資料。

台大地質科學系教授郭陳澔解釋,動畫圖顯現出一旦有密集地震網,量級就差了7倍,剛好這次地震的發生,可以顯示密集地震網跟長期地震網的差別,偵測到的資料數量可以從一日6、7百個,到一日3000多個。

14部長期寬頻地震站與46部臨時密集地震網,一週資料數量的比較。(圖/獨立特派員)

中央山脈斷層謎團重重 918地震和中央山脈有無關聯?

另外,918地震跟中央山脈斷層的關係,以及玉里斷層是否跟中央山脈斷層連在一起,也是這次的爭論焦點。

李憲忠分析,2013年的瑞穗地震、2018年的花蓮地震、2019年、2021年的壽豐地震的主要斷層都是朝西傾,今年的地震可說是朝西傾斷層面的最後兩塊拼圖,應該就是過去學界一直懷疑,過去存在的中央山脈斷層。

顏一勤則表示,地下的構造無從得知,他們現在看到的,都是地表上面變形的表徵,誰是地底最大的推手,以目前的資料無法武斷地給出答案。學者齊聚氣象局開會時,也有很多人提出不同的想法。

經濟部地調所組長林啟文說,根據過去經驗,東部災害型地震的周期大約是70年。「如果活久一點可能等得到,我是等不到了,但我們要將土地留給子孫下一代。」

目前東部有8條活動斷層,其中地調所已公告地質敏感區的有6條,明年也將開始玉里斷層劃定作業。到底有沒有中央山脈斷層存在,或跟中央山脈孕震構造的關係是什麼,地科界還在找答案,但是每一次的答案,都在為下一次的大地震做準備。

(記者/李瓊月、袁宏書/採訪報導)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