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公民權修憲公投未過 政黨色彩左右選票分布【觀點】

此次18歲公民權修憲公投同意565萬票,大於502萬張反對票反對票,但是因為遠低於門檻的900萬,未能達成台灣第一次修憲複決公投通過。透過分析選票分布,可觀察出這次公投不是受到社會、經濟背景等因素影響,而是由政黨色彩左右了支持與反對,加上900萬超高修憲門檻,造就最後不通過的選舉結果。

(※ 文:王宏恩,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此次2022年地方選舉,也是舉行18歲公民權修憲公投的日子。雖然這個公投案在立法院獲得各黨派一致同意,總統蔡英文在選前大力呼籲,昔日國民黨對手韓國瑜也在選前一天喊出同意,最後公投結果有565萬張同意票,大於502萬張反對票,但是因為遠低於門檻的900萬(總共1800萬位合法選民,需要一半出來投同意),公投案沒有過關。

本次地方選舉共1100萬選民出來投票,其中大多數是國內各政黨的支持者,所有人也都曾18歲。假如全部人都投支持的話,這個公投案就可能順利過關,達成台灣第一次修憲複決公投通過。之所以沒有通過,是哪些人支持?哪些人反對呢?我們或許可以透過選票分布,來觀察這次公投支持、反對區域的組成為何。

年輕人未必支持18歲公民權

為了研究這個議題,我下載了本次公投案在368個鄉鎮的票數分布結果,並把這368個鄉鎮跟其他重要的政治、經濟變數整合在一起分析。

首先,理論上,年輕人越多的話,應該會越支持這一次的修憲公投,畢竟年輕人剛經過18歲的青春歲月,應該更支持或同情這一段時光,甚至也有朋友還在這個年齡層。因此,我使用政府開放資料,統計了各鄉鎮20至40歲的人口佔全體成年人的比例,理論上比例越高,該選區就有更多年輕人,更應該會踴躍支持公投案。

然而,下圖的結果分布顯示不是如此。各個鄉鎮有多少年輕人,跟有多高比例贊成18歲公民權,兩者是毫無關係的。

另外一種可能,是都市化程度。假如民眾擁有大學學歷、或民眾所在是比較容易接觸到新事物的人口密集都市,這些民眾可能會更支持18歲公民權?

因此,我又把選舉結果跟各鄉鎮的大學學歷人口比例與各鄉鎮的人口密度比例結合來一起觀察。結果還是顯示不太有關係:一個鄉鎮就算大學學歷人口較多、人口密度較高(代表比較多人住在一起、比較都市化),該鄉鎮仍未比較支持18歲公民權。在下面兩張圖之中,幾乎看不出任何明顯的趨勢。

政黨左右公投選票分布

此次公投案中,18歲公民權的贊成票分布,跟民進黨縣市長選舉結果分布是高度相關的。如下面兩張圖所顯示,假如每一個鄉鎮裡面民進黨的支持票數越多(催票率的定義為得票數除以選舉人總數),那該選區就會有越高的18歲公民權贊成票,也會有越低的18歲公民權反對票。這代表民進黨籍的蔡英文總統在選前對於民進黨支持者的呼籲跟動員是有達到效果的。不分居住在都市或農村、不分長幼,假如是住在民進黨支持度較高的鄉鎮,就會有較高的公民權支持度。

接著使用同樣的方法來分析國民黨的狀況,可以看到完全相反的趨勢:在368個鄉鎮之中,假如是支持國民黨程度比較高的地區,公投反對票的比例也是比較高的(下圖1),而同時支持票的比例比較低(下圖2),即使國民黨黨內幾位大咖也有喊出要支持18歲公民權,但顯然國民黨支持者並不買單,仍然越多國民黨支持者的地方就越反對18歲公民權。

最後,雖然民眾黨有參選的縣市不多,我們仍然可以觀察台灣民眾黨與18歲公民權之間的關係。從選票分布結果來看,在下面兩張圖中,台灣民眾黨支持者越多的鄉鎮,該區的公投票反對票的比例就會較低,但是贊成票的比例沒有較高。

因此整體來看,這一次18歲公民權的投票結果,即使各黨派在立法院都支持,但最後結果仍然是高度政治化的。

泛綠支持者多的選區大多贊成,泛藍支持者的選區大多反對,而泛白支持者的選區並沒有比較贊成。在這樣的分布之下,即使有1100萬人出來投了縣市長,要這其中有900萬人的人同時支持18歲公民權並不容易,所以也就造就了最後不通過的選舉結果。

國大代表決定的修憲複決門檻合理嗎?

這次的修憲複決公投結果不只是台灣進一步拓展公民權的失敗,於此同時也或許可以討論當初這個修憲門檻是怎麼來的。

這一次的900萬超高修憲門檻,來自於2005年的最後一次中華民國憲法修改。該次憲法修正案第12條明列了要半數選民的門檻。但是這18年前的最後一次修憲,是由最後一屆的任務型國民大會代表在選舉過後討論產生。但這一屆的任務型國大,在當時各黨派都刻意低調、媒體也刻意低調的情況下選舉,投票率僅有23.36% ,不到比此次的公投案的一半都還不到,甚至也比幾年前黃國昌罷免案還要低。

但這18年前23%選民選出來的任務型國大,決定了超高的修憲門檻,導致18年後的今年,即使這次複決公投案同意票大於不同意票,即使已經過半選民出來投票(因此超過了一般公投案的門檻),仍然無法達到修憲門檻的標準而失敗。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