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足/運動歸運動? 淺談卡達足球場上的球衣政治【觀點】

丹麥隊長埃里克森(Christian Eriksen)(圖/美聯社)
球衣除了是足球與國族的連結,有時候也成為反抗與表態的工具。本屆國際足總(FIFA)駁回丹麥的黑色球衣,也反對歐洲7國配戴聲援多元性別族群的「One Love」彩虹臂章。世足賽是各國頂尖一流選手的競技場,迄今不斷發生的爭議,卻凸顯出場下盤根錯節的政經關係。

(※ 文:廖煥喆、李冠瑩,國立政治大學傳播碩士學位學程研究生)

2022世界盃足球賽在一片爭議聲中開幕,主辦國卡達的人權紀錄不斷被批評,包括剝削勞工、視同性戀為非法行為等。小組賽首輪開踢前夕,歐洲7國希望在比賽中配戴「One Love」彩虹臂章,聲援多元性別族群,卻被國際足球總會(FIFA)警告將出示黃牌作懲處,7國被迫放棄。

在以國家為單位進⾏競賽的世足賽,所蘊含的政治符號不在少數。從當屆賽事的主視覺、球迷的穿著打扮,到球員的球⾐⾊彩和設計等,都可以看出政治在運動世界中絕⾮「政治歸政治,運動歸運動」如此順⼝溜式的⼆元對⽴。

穿在身上的國族與平權認同

運球、盤球,華麗的腳步變換,起腳,射⾨!當各國球員為了爭奪「大力神盃」而奮戰時,其身上的球衣,充滿著國族認同的意涵。巴西隊球衣就是以巴西國旗中的⿈、綠、藍3種主⾊為設計,使球⾐與國家之間的國族符號產⽣更為緊密的連結。

巴西球⾐配⾊意味著運動始終是國族認同的載體之⼀,也因此球⾐作為⼀種運動場上的視覺符號,更需要呈現出國族的共同記憶與形象。尤其當運動場上的國族受到挑戰時,穿上帶有強烈國族意涵的球⾐,更能凸顯運動員作為⼀種保家衛國的「戰⼠」意象。

另外,被稱為「橘衣軍團」的荷蘭足球隊,球衣顏色則是象徵他們身披著昔日皇家的榮耀色系。16世紀,荷蘭在奧蘭治親王(Willem van Oranje)帶領下,反抗西班牙統治並取得勝利,得以獨立。在荷蘭語中,奧蘭治(Oranje)就是橘色的意思,因此橘色成為荷蘭皇室的代表色。

巴西前鋒理查利森(Richarlison)(圖/美聯社)

球衣作為一種反抗手段

球⾐在運動場域中或許與國族認同有正向關聯,也可能表達⼀種反抗意識。丹麥國家隊球⾐贊助商熊蜂 (Hummel)是丹⿆本土品牌,他們在世足賽開踢前夕公開宣布,在設計上將會把丹⿆國徽加以淡化。此外,除了與丹⿆國旗配⾊相同的紅⾊與⽩⾊單⾊球⾐之外,另有⿊⾊球⾐即將亮相。

根據Hummel的社群貼⽂以及《華盛頓郵報》報導,之所以選擇⿊⾊作為球⾐配⾊,是為抗議主辦國卡達在建造新場館及其他基礎設施時,疑似不⼈道地迫害外籍移⼯,並刻意隱匿傷亡⼈數,因此⿊⾊是為「表達哀悼之意」。遺憾的是,在公布球衣設計理念的一個多月後,FIFA以「不得在球員配備上帶有政治符號」為理由,否決了將此件黑色球⾐穿著上場的提議。

同樣作為運動賽場上反抗意識的間接體現,丹⿆的嘗試有別於過去1968年墨西哥奧運上,為美國⿊⼈民權運動發聲的「⿊⼿套」事件。那是以個⼈突襲的⽅式表達對政治體制的反抗,⽽Hummel代表的是⼀種集體的、更具規模的,甚或是國家認同的⼈權聲援。

這樣⾼調的舉動引發FIFA的否決,坦⽩說,並不意外。卡達能夠取得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主辦權本⾝便存在諸多爭議,如今丹⿆公然揭開主辦國的遮羞布,挑戰卡達的國際形象與經濟利益,幾乎可說是FIFA選擇叫停的最⼤主因。

FIFA選擇性的正義表態

對⽐起丹⿆選擇單刀直入的進擊,阿根廷隊與愛迪達(Adidas)共同推出的紫⾊客場球⾐,以性別平等、多元包容的價值觀為⼝號,是否也算是⼀種政治符號?對於信仰伊斯蘭教的主辦國卡達⽽⾔,是否也是⼀種挑戰? 

如果上⾯兩個問題回答都是肯定的,那近期FIFA禁⽌⽐利時、丹⿆、英格蘭等多國⾜球隊配戴印有彩虹顏⾊、為多元性別族群(LGBTQ+)發聲的「One Love」臂章,似乎又讓人不禁懷疑,FIFA對於政治符號的定義是否存在雙重標準?這樣的標準是否與Adidas作為FIFA贊助商的這層關係有連結,也是筆者在下一小節會提到的資本主義框架問題。

 資本主義宰制反抗意識

球衣除了跟國族有關,也跟商業脫離不了關係。運動品牌資本額越⼤,話語權越多,能取得國家隊球⾐贊助的機會也就提升。其贊助的隊伍若能⼀路晉級,該品牌的logo便能持續亮相, 為品牌爭取更多被看⾒的機會,或許球⾐銷量也會順勢成⾧。

從本屆世界盃球⾐贊助商⾓度,運動品牌Nike、Adidas與PUMA分別為13、7與6個國家隊製作球⾐,三巨頭合起來取得超過8成國家隊的球⾐商機,使世足賽球⾐戰場趨於寡占的局⾯。

(資料整理/廖煥喆、李冠瑩;設計/陳怡蒨)

筆者認為,基於Adidas是贊助FIFA的企業之一,在資本主義框架下,FIFA與Adidas無論在政治或經濟上某種程度皆存在高度關聯性,以致於FIFA並未禁止Adidas為阿根廷設計帶有性別平等意識的紫色球衣。而Hummel只是個區域性品牌,並無足夠宰制力量,使他們心中那股想反抗的意識,只能被更強大的資本主義力量所削弱。

另一方面,NIKE過去也曾無懼爭議的為佛洛依德之死所引發的種族歧視事件表態,甚至將品牌「Just Do It」的口號,改變成「Don't Do It」。如今,看見Adidas與阿根廷隊共同推出了富含性別平等、多元包容價值的紫⾊球⾐,卻未看見NIKE對本屆充滿爭議的卡達世界盃作出相關表態,多少令人費解。

是否是因為NIKE並未像Adidas一樣獲得贊助FIFA的資格,而基於利益至上以致選擇噤聲?又或是因為自己已投入諸多資本在世界盃上,也包辦了本屆超過4成的國家隊球衣贊助,作出表態是另類抵制世界盃的⾏為,他們不願跟⾃⼰的利益過不去?種種都引人疑竇。

為卡達服務 FIFA恐付出重大代價

從丹麥球衣到「One Love」彩虹臂章,FIFA在本屆世足賽多次作出打壓行為,已觸怒歐洲多國。德國隊在23日賽前合影時,全部球員作出以手摀嘴的動作,隊長諾伊爾(Manuel Neuer)直言,此舉正是為抗議FIFA禁止各國隊長佩戴「One Love」臂章,只好以摀嘴諷刺了FIFA強迫球員噤言。

(圖/美聯社)

一天後,在比利時對上加拿大的比賽中,比利時外交部長拉碧(Hadja Lahbib)就戴著彩虹臂章,和FIFA主席因凡提諾(Gianni Infantino)一同在場邊觀賽,讓後者臉上無光。

(圖/美聯社)

NIKE的缺席、FIFA的橫蠻無理,在在體現運動與經濟、政治是無法脫勾的⼀體多⾯。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