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足/台灣人為什麼只在4年瘋一次足球?【觀點】

2018世界盃決賽,轉播賽事的華視在凱道舉辦「世足冠軍之夜」,吸引許多民眾參與。(攝影/陳祖傑)
台灣運動彩券1日表示,民眾在11月世界盃下注金額高達36億元。除了小賭怡情,跟風、規則易懂也是台灣人每4年一次跟瘋世足的主因。要如何讓足球在台灣紮根發展,恐怕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

(※ 文:鄭先萌,博斯體育台球評、台灣木蘭足球聯賽媒體公關總監)

世界上最具魅力的運動慶典

 世界盃是世界最多人收看的大型運動賽會之一,幾乎與奧運並駕齊驅——2018俄羅斯世界盃觀看人次高達35.72億,代表著世界上4歲以上的人中,有一半都有觀看球賽。舉世矚目的運動盛事,即使一向對足球冷感台灣媒體也會跟著傳頌,進而感染到對足球其實不怎麼捧場的台灣人。

世代傳承的回憶與習慣

台灣轉播世界盃的歷史始於1978年的台視,從1982年到1998年由華視現場直播,然後是從2002年起至今的「有線+無線電視」、「愛爾達主導」時代。縱然過程多有波折,但40多年來不曾間斷。這讓多代台灣人即使對足球運動不熟,但對於巴西、阿根廷、德國、英格蘭等足球列強及明星球員事蹟多半也能琅琅上口,祖傳父、父傳子。即便是半世紀前的巴西球王比利(Pelé)、足球皇帝貝肯鮑爾(Franz Beckenbauer)、上帝之手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這些世界盃記憶也深植台灣人心中。

足球規則簡單易懂

奧運雖然也是最多人觀看的大型運動賽會,但項目極多,多的是鮮少人知的冷門項目,而且許多項目規則更是艱澀難懂,難以讓觀眾迅速投入熱情。

不過足球與籃球可說是最容易理解、上手的運動,比賽雙方一人一邊,球進對方球門(球框)就算得分,這也讓足球相較於棒球等其他運動,更容易在世界普及。這點對於台灣人也同樣適用,雖然足球也有如越位等少許規則複雜難懂,但多年以來,越位這唯一艱澀規則並不影響入門球迷進入足球世界,反而被台灣人當作「辨識專業足球迷」的有趣梗,倒成了另一種觀賽樂趣。

世界盃是全球最受歡迎的大型運動賽事之一,受矚目程度不下於奧運。(圖/美聯社)

台灣人愛跟風

 台灣人普遍有「從眾」(Conformity),愛跟風、湊熱鬧早已不是新鮮事,舉凡葡式蛋撻、雷神巧克力、499吃到飽之亂、搶購衛生紙等,從眾行為不勝枚舉。加上台灣多年來為國際社會邊緣化,因此我們更渴望能「跟隨世界潮流」,跟隨著世界大眾的流行,這會讓台灣人覺得能融入、覺得安心、覺得有參與感。世界盃作為全球大眾如此瘋狂追捧的慶典,台灣人,能不跟嗎?

每4年一次的台灣世界盃熱,往往會在決賽前燃燒至最高潮,佔據媒體版面與街頭巷尾的議論。但為什麼在世界盃之後,這樣的熱潮往往快速退燒,甚至消失得無影無蹤?

本土足球發展不夠 無法承接足球熱

 世界盃剛結束時,往往是足球最受關注的時候,但在此刻,台灣人會問「我們台灣有足球嗎?」為什麼本土足球在國內鮮有人注意呢?根本原因在於男子國家隊成績不佳(FIFA排名157),難以躍上大舞台,自然也難被「贏球是國球」的台灣人和媒體所關注到,只能靠台灣女足國家隊(FIFA排名40)偶有佳作撐場。

另一方面,國內職業足球聯賽發展與行銷的長期不振,甚至在過去連賽事直播都付之闕如,要看到台灣本土足球聯賽的資訊難如登天。這往往讓世界盃剛結束時新增的「一日足球迷」問道,「我們台灣有足球聯賽嗎?」

近年中華足協轄下的「台灣企業甲級足球聯賽」和「台灣木蘭足球聯賽」開始在YouTube場場直播,也開始努力行銷,或許尚未有明顯成效,但至少長期累積本土足球迷有個開始,也才有可能多少承接一些因世界盃所新增的足球迷。

台灣足球正邁向職業化,但周邊宣傳、球場硬體設施等等,仍有多方面需要努力與改善。(圖/取自台灣企業甲級足球聯賽臉書粉專)

台灣社會對政治熱衷、對運動冷感

 筆者最近曾在網路上看到這樣的討論:「世界盃已經開踢了,為什麼台灣還沒有開始這股熱潮呢?」有人說是NBA「魔獸」霍華德加盟T1搶走新聞版面的緣故,但更多網友表示要等九合一選舉結束後,世界盃才有可能變成媒體焦點。

民主政治蓬勃,又有外敵威脅國家生存的緣故,台灣人對政治參與特別熱衷,媒體版面也永遠以政治優先,運動消息在一般新聞台鳳毛麟角。或有人開玩笑地說,政治和選舉根本是台灣最盛行的職業運動,棒球、籃球都瞠乎其後,更別說足球了。一旦世界盃結束,台灣社會又會回歸政治掛帥的生活。

棒球、籃球地位難撼動

在台灣,除了政治外,棒球和籃球的興盛也難免壓縮台灣足球的生存空間。棒球在台灣發展歷史悠久,國際賽戰果豐碩,國球地位無可動搖;籃球則是最多台灣人從事的運動之一,雖然國際賽戰績差強人意,但整體的發展金字塔相當穩固,不僅有三大職業和社會聯盟以及超夯的高中籃球,還有日本經典漫畫灌籃高手、街頭籃球文化的推波助瀾,也深入台灣的演藝圈、時尚圈。因此,本來發展就不夠健全的台灣足球,自然很難與這兩大運動競爭。

不僅本土足球人氣難凝聚,即使世界盃結束後,在台灣人氣高漲的歐洲足球五大聯賽的超級巨星,在台灣的人氣也很難維持。而且由於歐洲時區的緣故,歐洲五大聯賽和歐冠等賽事在台灣的直播時間往往是三更半夜、收視率奇慘無比,難以養成收視習慣。因此,各大體育台都很難長期投資歐洲足球轉播。

此外,說到國外職業運動,NBA、MLB在台灣人氣穩固,更是搶走了運動迷和媒體的眼球。各大運動品牌也多會投資於籃球、棒球等主流運動,或是跑步等從事型運動。舉例來說,本次世界盃,大張旗鼓引進各國足球衣的也只有來自德國的A牌和P牌,而贊助巴西、法國等多支強隊的N牌竟一片靜默,國內足球運動市場的現況可見一斑。

所以,4年一次的世界盃熱潮,來得熱烈,但也迅速去得無影無蹤。要讓足球在台灣紮根,再茁壯成長,仍需各方努力。

棒球在台灣的地位難以撼動,在世界盃後如何留住「一日球迷」,成為台灣足球發展的必考題。(攝影/陳祖傑)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