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選手求生記4/運動不能當飯吃 奧運選手也得找後路

蔡明諺(左)就讀明德高中時,受教練黃呈堯指導,師徒兩人隨後在2016年里約奧運再次合作。(圖/黃呈堯提供)
蔡明諺曾代表台灣出戰2016年里約奧運,本屆東奧無法搶下門票,年僅26歲的他,已準備退役、轉任教練。運動能不能當飯吃,是許多國內選手必須思考的問題。企業認養選手,讓運動員退役後可以到公司上班,在日本很常見。跟一筆過的獎金相比,部分選手想要的是創造運動風氣、吸引企業挹注,讓他們可以無後顧之憂,繼續追夢。

楊勇緯奪銀幕後功臣  蔡明諺透露心裡話

柔道選手蔡明諺曾代表台灣出戰2016年里約奧運,東奧無法搶下門票,隨後轉變身份,成為競爭對手楊勇緯的陪練員。他坦言,一開始沒辦法調適心態,當楊勇緯奪牌時,心情更加複雜。「當然會開心,但多多少少會有點失落,其實自己是有機會的,但是很多受傷什麼原因導致(無法參加奧運)。」

蔡明諺認為,要成為頒獎台上的選手,一定是天時地利人和,但自己或許就是缺了某個部分。「我的實力在台灣算是最好,也可以一直摔,但是我會怕說,摔完之後,我可以幹嘛。」

外在大環境的不確定,內在的自我懷疑,與年僅26歲的蔡明諺相似,應該正處於運動員的巔峰時期,卻呈現半退役狀態的例子,不在少數。

為未來擔憂  當打之年卸下柔道袍  

在台灣,運動員要靠專長養活自己並非易事,尤其冷門運動項目,儘管「四級體系」可以讓選手們從國小一路念到大學,但他們畢業後也跟普通大學生一樣,可能「畢業即失業」。即使全運會五連霸、曾踏上奧運最高殿堂,在台灣數一數二,蔡明諺仍不得不提早為未來作準備。

「說實話,其實以我的程度來講,在國外都是可以參加職業隊的,而且薪水都不低。但在台灣,我們只能靠全運會的獎金。」

蔡明諺表示,以台灣冷門運動的現況來說,缺少企業贊助、沒有職業舞台。對於運動員維持生計來說,是一大考驗。他說,假如台灣有職業比賽,並且薪水足夠支撐生活,絕對會是支撐他繼續摔下去的動力。

可惜台灣就是沒有職業柔道隊。

蔡明諺目前在國立體育大學當兼任教練,被問到會不會想再拚一次,挑戰2024巴黎奧運,他慨嘆,「當然我可以繼續摔,爭取奧運資格,但如果最後沒有拿到獎牌,一切又要從零開始。」

在現實面前,蔡明諺只能把夢想先放在一旁。

曾為里約奧運國手,東奧轉為楊勇緯陪練員,蔡明諺坦言有點「心累」,打算卸下選手身份,專注培育後輩。(攝影/陳祖傑)

「未來你還會摔下去嗎?」 

台灣目前僅有籃球、棒球成立職業聯盟並有定期賽事,從事非主流運動的選手,往往只能提早做生涯第二跑道的規劃。

柔道在國內尚無職業聯賽,企業多半只贊助頂尖選手,不少選手在大學時就得作出選擇:繼續拚進國家隊,或是轉任教練,甚至轉行。

「未來你還會摔下去嗎?」

採訪蔡明諺的同時,他指導的6位學生選手都說,未來會選擇修教育學程、當教練、體育老師,甚至餐飲業。就算有能力選上國家隊、留在國訓中心訓練,也不見得每位選手都願意嘗試。

蔡明諺指出,雖然國訓中心會付薪水,但對選手來說,離開國訓中心後,就可能要從零開始,「這樣子還不如早點投入教職,提早卡位,爭取教練缺的機會。」

畢業後出路是問題,國體大柔道隊員林承諭,才剛升上大學不到一年,他說自己對餐飲有興趣,未來可能會轉換跑道。

林承諭的學長林承濰、黃丞家及陳明祐,都選擇修習學校的教育學程,打算畢業後從事教職。

雖然還想繼續當選手,已屆大四的林承濰還是先準備後路,「到時候如果會用到,就會用。但如果現在不考,到時候要用就沒有(機會)。」

除了從事教職或教練外,投入軍人、警察系統,也是柔道選手常見的出路之一。陳湘濠高中畢業後報考警專,繞了一圈又回來繼續練柔道。問他未來規劃,陳湘濠說還在思考,因為除了柔道,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國體大柔道隊員陳湘濠正在進行下午重訓課,他表示,未來除了柔道,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攝影/陳祖傑)

教練缺額少  蔡明諺:一年開出一個就不錯

像柔道運動在台灣參與人口3千多人,蔡明諺說,在台灣整個大環境,體育教師、專任運動教練的職缺可謂少之又少,至於柔道,「一年能開出一個正式缺就不錯了。」

儘管多數選手想朝教職發展,卻因為僧多粥少,許多選手往往無法如願。

簡新祐出身南投,未來想回鄉教導學弟妹。但南投教育資源不足,讓簡新祐擔心,「連薪水都不會給」。

「以前我的教練晚上還要去扛豬」,簡新祐說,南投許多國中沒有宿舍,為了要提供學生住宿,還有教練自己支出水電、房租。

除了薪水,南投縣編列的全運會獎金,與六都相比也相距甚遠。「我們獎金跟其他縣市比,其他縣市是往上,我們卻往下。」簡新祐儘管有回饋家鄉的熱忱,但回鄉能否支撐生計,讓他備感猶豫。

簡新祐出身南投,有一顆回饋社會的心,但當地資源匱乏,讓他備感猶豫。(攝影/陳祖傑)

企業提供工作  選手放心追夢

國泰人壽女子桌球隊成立至今已經20年,本屆東奧代表台灣參賽的陳思羽、鄭先知,就是成員之一。教練劉俊麟表示,國泰女桌從國中開始培育女子選手,學費及生活費幾乎都由企業包辦,而且「只要選上一次成人國手,退役後就可以成為國泰人壽職員。」

他指出,即使選手選擇離開,公司也會給予一筆退休金,「如果她考上教師、教練,就不一定要留在我們這邊。」

生活有保障,對不少選手繼續追夢是一大助力。新北市明德高中柔道教練黃呈堯說,日本柔道也是採取這樣的模式。

連珍羚連兩屆代表台灣參加奧運,從日本山梨學院大學畢業後,就加入小松女子柔道隊,成為台灣第一位旅日的柔道職業選手。

小松女子柔道隊的母企業小松製作所,是日本第一大重化工業產品製造公司,連珍羚除了訓練外,一週有兩天到公司上班,負責各種事務。

連珍羚不僅是職業選手,更是小松女子柔道隊首位外籍隊長,網站中詳細列出她過去的戰績。(圖/取自小松女子柔道隊網站)

《運動產業發展條例》修正案通過  國內體育未來可期

2021年12月,立法院三讀通過《運動產業發展條例》部分條文修正案,其中新增第26-2條,明定營利事業捐贈職業或業餘運動業,申報所得稅時,可以在1千萬內,按捐贈金額的150%,從營利事業所得稅中扣除。

多位教練在受訪時都樂觀其成,盼望條例能提高企業捐贈運動產業誘因,幫助國內基層體育發展。

黃呈堯認為,企業願意認養幾個有潛力的柔道選手,每月補貼基本生活及訓練費用,就可讓選手在大學畢業後延長競賽生涯,「人家願意贊助你,真的就差很多。」

他並建議,政府單位也能善用人才,警政署可以成立戰技隊,吸收柔道、跆拳、武術、射擊等選手,「只要當過國手、國際賽有成績的,不用考試直接進來。他們可以當教官,教員警搏擊、射擊技術。」

國泰人壽女子桌球隊教練劉俊麟則認為,企業贊助體育絕對有必要性,像日本桌球選手也有不少企業贊助,「越多企業加入、認養選手,對選手的福利是越大的,有良性競爭,才會有前途。」

在日本,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企業投入發展體育,比如在東奧為日本拿下女子桌球團體賽銀牌的石川佳純,所屬企業JA全農(全國農業協同組合連合會),更一口氣贈送給她6噸白米作為獎勵。而為日本拿下首面奧運桌球金牌的水谷隼,所屬企業「日本木下集團」則是經營建築及房地產的公司。

教練提醒:勿把小孩當選手練

「其實大家不知道柔道跟跆拳道差在哪裡。」

多位大學選手反映,在楊勇緯拿下奧運柔道銀牌前,很多人把柔道跟跆拳道搞混。他們異口同聲提到,去年4月台中一名男童學柔道時遭教練、學長輪流重摔,最後送醫不治的新聞,對柔道圈的負面影響深遠。

「簡直是負面負到爆。」黃呈堯直白地說,那一陣子國小的柔道社很難招生,只有四個人,其中一位還是自己兒子。

不過楊勇緯在東奧為國爭光,對國內柔道界而言,終算是否極泰來。

民眾對柔道的認知不夠,也看不懂柔道,是發展、推廣的困難點,這也是許多冷門運動所面臨的共同問題。如何改善柔道環境,蔡明諺說,必須先把它推廣成全民運動,讓大家了解、願意學習。

至於如何提升柔道運動的風氣?蔡明諺認為,道館的設立是一個方式,跆拳道之所以能夠普及,就是因為奧運之後設了很多道館,民眾願意自己花錢去道館學習,而柔道卻只侷限於學校訓練。

國體大選手陳湘濠也舉出到南韓實習的經驗,當地很多區域都有私人道館,也有很多人去學,「但在台灣,柔道道館卻不興盛。」

新北市明德高中兩位選手正在訓練,國內柔道道館並不盛行,選手只侷限於學校訓練。(攝影/陳祖傑)

把柔道風氣帶動起來是重要任務,但黃呈堯提醒,「不要把小孩當選手練。」

「太求好心切了,把國小生當選手在練,他已經說不要。」黃呈堯講到把小孩摔死的教練,是自己認識的朋友,他認為過早把小孩「操死」,是國內常見的現象,「疲憊、疲累、睡不飽、睡不著,這個就是過度訓練的徵兆。」

黃呈堯舉例,像柔道有99種招式,需要長時間磨練技術,才能找出個人「必殺技」,「楊勇緯的得意技,過肩摔是從國小開始練,小外割是在高中大學練的,他要有五個技術以上,才可以成為世界級選手。」他建議,選手可以從小訓練,但「不要每天都在重訓,體能少一點,技術練習多一點,讓他喜歡上運動。」

黃呈堯資歷豐富,多次擔任國家隊教練,包括2002年釜山亞運。楊勇緯、連珍羚等現役國手,都曾經受他指導。(攝影/陳祖傑)

結論:選手需要雪中送炭  而非錦上添花

台灣在去年東京奧運取得歷史佳績,根據《國光體育獎章》,奧運金牌獎金為新台幣2000萬元、銀牌700萬元、銅牌500萬元,獎金行情排名世界前三。而在獎牌榜居首的美國,金牌獎金僅有約新台幣105萬元,跟台灣相差將近20倍。

培育出更多金牌選手,恐怕比不斷加碼金牌獎金來得重要。

犒賞為國爭光的選手無可厚非,但透過《基層選手求生記》系列報導,可以得知基層運動存在不少問題,有待政府解決。多位受訪教練、選手均表示,希望政府能投放更多資源在基層體育,比如開放更多教練職缺、提高基層訓練站補助金額等等。

同時他們認為政府可以擔任體育與企業之間的橋樑,拉攏更多資金挹注,或是認養不同項目的選手,讓他們可以安心繼續在選手之路上往前走,成為下一位站上奧運頒獎台的運動員。

亞運將於今年9月登場,巴黎奧運則在兩年後開幕,盼望政府能夠積極改善相關政策,延續東奧的好成績。

國內基層運動有許多問題有待政府解決,如何培育出更多優秀選手,是國家體育未來發展的關鍵。(攝影/陳祖傑)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