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選手求生記2/南北差異大 縣市體育發展處處碰壁

高雄市福誠高中桌球隊在102年全中運拿下高中男子組大滿貫,團體、單打、雙打全數三面金牌。短短不到十年,台北市已迎頭趕上,福誠高中在110年全中運獎牌數掛零。(攝影/陳祖傑)
台北市在全運會完成「總統獎」三連霸,其他縣市難望項背。新北市與高雄市的官員均認為,「統籌分配稅款」分配不均,是台北市以外的縣市,無法投入大量資源發展體育的主因。基層選手及教練也指出,「南北差異」在體育界各個細節都可以看出端倪,若沒有企業加碼挹注,短時間內難看到翻轉的曙光。

110年全運會完滿結束,繼106年、108年後,台北市以84面金牌再度拿下「總統獎」,完成三連霸。84金、74銀、73銅的成績,其他20個縣市難以望其項背,僅有新北市有能力緊隨其後。

面對傲視群雄的勁敵台北市,新北市體育處處長洪玉玲說,「我們已經盡力了。」她認為,台北市擁有全國最多的統籌分配稅款,可以大力發展體育,成績自然好;高雄市運動發展局局長侯尊堯也說,「統籌分配稅款分配不均是老問題啦,不然為什麼新竹在吵要合併,因為有資源嘛。」

寡且不均  新北體育處預算與連江縣一年統籌款

兩位官員口中的「統籌分配稅款」,是根據《財政收支劃分法》第8條規定,中央政府每年將部分全國稅收,統籌分配發還給各縣市,挹注地方財政。分配比例按照《中央統籌分配稅款分配辦法》,直轄市占61.76%,縣(市)占24%,鄉(鎮、市)占8.24%。

但統籌分配稅款不均長期為人詬病,前考試委員張正修曾撰文批評,統籌分配款的制度原意是要讓越窮的地方政府拿越多,越富有的地方政府拿越少,但回顧過往,結果並非如此。「統籌分配款誰拿最多?幾乎都是台北市。」

上圖是今(111)年各縣市獲得統籌分配稅款的情形,台北市獲分配約新台幣478億,全台最多,新北市、高雄市各獲得約368億、342億,台南市219億為六都最少,與台北市相比,足足少一半。

不過其他縣市所獲得的統籌分配稅款,跟六都相比,可說是天差地別。彰化縣有103億,是唯一取得破百億統籌分配稅款的縣市;全國獲分配款最少的是連江縣,僅獲分配5億,等於是新北市體育處一年的經常門預算。

預算多寡也決定了地方政府的作為規模:六都皆成立一級機關負責體育事務,但其他縣市多交由教育局下設「體育保健科」主責,不論人力與經費,都與六都存在不小落差。

上圖是109年部分縣市的體育預算狀況,可以看到六都都編列逾億元發展體育,當中以台北市投入14億最多,其他縣市預算則落在千萬等級左右,新竹市政府教育處體育保健科一名職員就盼望,六都不要一直拉高全運會獎金的天花板,「不然叫我們這種小縣市怎麼辦?」

台灣長期以來都有「南北差異」的問題,不管政治、經濟,都以北部為中心。侯尊堯就指出,全運會成績只是反映出南北差異的一個面向,「其實念書也一樣,雄中、雄女成績好的學生,都會去台大,誰會留在高雄讀大學啊?」

不只是官員有這樣的感受,多位基層選手與教練也認為,南北差異在體育界各個細節都可以看出端倪。

留不住好球員  教練無奈為愛放手

上午8時,還沒走進高雄高中體育館的地下室,從外頭就可以聽到小白球清脆彈跳的聲音。羅清雲的身影在球桌間來回走動,不時提點學生發球技巧,掌握擊球時間要訣。

羅清雲在基層教球超過20年,一直致力於高雄地區林園高中桌球女子選手的培育。除了球技,學生的外宿安全、品行,他都親力親為的給予指導。

一旦南部選手打出好成績,很容易被具有資源優勢的北部學校、企業挖角。羅清雲也曾經有學生被帶離高雄,當提到挖角,他嘆了一口氣。「人家開出條件啊,福利啊,差距太大,我真的沒辦法提供。身為教練,我也不好意思留,要怎麼說服?」

羅清雲在高雄高中地下室來回走動,提醒選手打球的壞習慣,並調整動作。(攝影/陳祖傑)

「像我帶女生球隊,就很容易被國泰人壽簽走,她們的家長和我感情也是不錯,我也能理解啦 !」

羅清雲先前曾投入大量心力栽培的一名選手,但學生升高中時決定離開高雄,北上至新北市私立淡江中學就讀,並加入國泰人壽,而後順利成為國家隊成員,110年度全運會更代表台北市出賽,拿到1金1銀的成績。羅清雲表示,北部的訓練軟硬體設施、營養金與食宿資源,他無法提供,再怎麼捨不得,也只能放手。

不過羅清雲也說,當學生選擇加入北部球隊時,他還是會提醒選手跟家長,切勿短視,要考量是否能被器重,否則淪為板凳球員,意義也不大。

「另外我有一個選手,就有把她留下來。」談到同樣被國泰人壽挖角的另一位球隊學生,羅清雲語氣略為複雜,他表示,那位學生的球技也很好,但就算進了國泰,也不一定能獲得最多的資源栽培。「我跟國泰人壽的劉教練說,這個選手對我來說很重要啊,你能保證重點培育她嗎?」

該名選手後來就留在林園高中,也獲選青少年國手、大學也選擇留在高雄,就讀高師大。《公視新聞網》也聯繫到選手本人,她表示,雖然一度想加入國泰,往職業選手發展,但最後留在林園高中,也算是自己權衡後的決定,倒不覺得遺憾。

如今,她已成為一名桌球教練,並表示,對於現在的發展還算滿意。

北部家長願砸錢投資 實力顯見南北差距再拉開

教練、選手們口中不斷提到的「南北差距真的很大」,究竟是多大?除了從前述的各縣市統籌款,可見不同縣市政府能投注的資金差異。另外從家庭收支調查統計來看,雙北各個家庭每年可支配收支皆超越全台總平均。

家庭收支的多寡,無可避免地,左右了選手從國小到高中期間的培育強度及時間長度。

目前於嘉義金石球館教球、110年全運會代表新北市出賽的呂柏賢表示,觀察多年下來,不同地區的項目發展差異,他認為北部近年桌球培育發展得太快,家長投入許多金錢與時間在子女的「個別訓練」,因此漸漸的就拉開了選手間的程度差距。

「我們這邊90%是團練,但台北90%是個練。」高雄福誠高中教練黃明達解釋,南北會有如此的差異,一部分也是因為訓練風氣所致。

呂柏賢提到的個別訓練,就是選手在與球隊一同訓練的時間之外,自行再和教練協調時間,進行技巧加強。這樣的模式在北部很常見,在南部則沒那麼盛行。然而,每多進行一次個別訓練,就要多花上數百元甚至數千元,若每週都進行個別訓練,整個月加總的訓練費用十分可觀,對於部分家庭來說更無疑是一筆負擔。

「在台北的時候個練費用很高,花在教練身上的錢很多,一個月差不多1萬左右。」目前就讀高雄高中一年級的謝詩涵説,因訓練成本過高,國三時父母幫她把戶籍從台北遷來高雄,就讀五福國中,並與雄中的球隊一同訓練,「現在就是團練加個練一個月1萬塊左右。」

謝詩涵在110年全中運代表五福國中出賽,在女子桌球團體賽取得第七名。目前就讀高雄高中,她表示,當初因為家裡負擔不起台北的訓練費用,所以南下高雄。(攝影/陳祖傑)

呂柏賢也補充,「像成人國手葉致緯,如果在北部教球都時薪1000元起跳,但在南部不太能收到這個價格。」敢於投資、積極用個練拉長訓練時間,南北部的選手差距,漸漸的從國小階段拉開差距。羅清雲指出,有些家長看到自己的小孩跟北部的選手沒得拚,就不願意讓小孩在國、高中繼續打球。

「現在幾乎從國小國中高中,一個月2、3萬在北部很正常,但這在南部不可能 。我們這邊月費2000元,你要個別的,再自己跟教練談,一星期最多2堂課,最多也就5、6千。」 

羅清雲説,現在政府對於體育班訓練時間有所規範,每天不能超過3小時,「說難聽一點,每天練3小時,這樣怎麼比?」他表示,高雄的個練風氣有比以前更興盛一些,但南部總難免「慢半拍」。不過,家長開始有意識到個練帶來的差距,慢慢投入時間和金錢就有機會拉近距離,而不是被台北遠遠地甩在後頭。

各縣市補助有落差  教練需另覓財源

學校體育班運作的資金,除了向學生收費,還有公部門補助,以及企業贊助,但因為南北差異,支援存在落差,教練只能自行尋找財源挹注。

為發掘、培訓具發展潛力之基層運動選手,體育署從2002年開始,補助學校成立基層選手訓練站(下稱「基站」)、購買訓練器材及設施環境改善。台北市體育局則根據《臺北市基層競技運動選手訓練站實施辦法》,從市府預算中,再給予成立基站的學校一筆額外補助。

台北市蘭州國中拳擊隊是國內的勁旅,110年全中運一舉拿下4金、1銀、1銅的優秀成績。蘭州國中體育組長徐榮助表示,因為成績不俗,「所以我們兩筆補助(北市體育局、教育部體育署)都拿得到,錢的部分還可以。」加上NGO贊助,一年大概有70萬經費。

台北市蘭州國中拳擊隊是國內的常勝軍,體育組長徐榮助認為,外出參賽的交通、住宿開支不少,一年參加六個比賽,加上器材汰換,70萬的經費其實不多不少。(攝影/陳祖傑)

高雄市則只提供教育部體育署的補助,但福誠高中桌球隊近年成績不佳,補助款大幅減少,「以前有三、四十萬,現在大概十萬左右。」黃明達說,由於經費不足,學校只能另覓財源,因此找上第一銀行,一年獲贊助25萬。但對於一支二、三十人的桌球隊而言,這些錢仍然不足,「所以我們只參加大的比賽,小比賽很少出去。」 

羅清雲回想自己在林園高中教球的時候,因為補助不足、沒有企業贊助,只能到附近工業區找廠商,「就是到處找一點,幾萬幾萬這樣。」他苦笑一下,說在南部當教練很可憐,除了指導選手技術,還有經費等問題要煩惱。

要打出成績才有補助,新北市明德高中柔道教練黃呈堯認為,這是迫不得已的方法,「錢就這麼多,如果平均分下去,那誰想要拚好成績?」他表示,預算有限,每所學校只能先給予基本的補助,「如果想要更多,那就在全中運拿前三名,比如一面金牌一年補助30萬,教練、選手才會想拚啊。」

然而,不僅國小、國高中,即使全運會是國內最高等級的賽事,仍然可以看到南北差異的蹤影。

無防護員預算  東奧鄭先知自助包紮

近年來,運動防護員的重要性開始被看見,不少職業球團都有配置數名防護員。不過有些代表縣市出賽的選手,在全運會期間卻沒有這樣的支援,需要包紮時,只能到大會救護站處理。

新北市桌球選手呂柏賢本屆跟鄭先知合作出戰桌球混雙項目,他慨嘆,搭檔是東奧國家代表,然而「那時候她就是沒防護員,要自己去大會提供的防護站進行包紮。」不止他們,為台南市拿下輕艇競速四連霸的劉妍廷也表示,縣府沒有提供防護員,只能自掏腰包請朋友協助,「一天2000,四天就8000,但這個是友情價。」

鄭先知在東奧代表台灣參加女子桌球團體賽,但回到國內,全運會比賽過程中,身邊卻沒有防護員,待遇明顯有落差。(圖/教育部體育署提供)

運動勝負往往決定在分秒之間,細節就成為取勝的關鍵。多位選手都透露,運動傷害難以避免,有防護員作後盾,讓自己安心上場比賽,真的很重要。

本屆全運會代表台北市的柔道選手陳湘濠就說,「賽前可能已經有一點舊傷,他們會想盡辦法讓你恢復到可以正常比賽的程度。還有基本的防護,可能第一場下來受傷了,但第二場還是要上去比,他們也可以做緊急的治療。」

除了運動防護受重視,賽事也逐漸邁向科學化,運動科學就成為選手爭奪獎牌中不可或缺的伙伴。不過,國內能提供運動科學支援的縣市卻寥寥可數。曾代表台灣參加里約奧運的柔道選手蔡明諺就表示,「運科需要的經費很龐大,就我所知,很多地方都還做不出來,就只有國訓中心才算完善。」

台北市是國內首個引進運動科學的縣市,在102年率先開辦「競技運動訓練暨科學中心計畫」。台北市政府體育局競技運動科科長羅國偉說,「先前有個投手,投到有投球失憶症,我們就安排心理醫生給他,後來就解決了。」

高雄市雖然資源相對不足,但也開始嘗試讓運動科學介入,在本屆全運會馬上就有斬獲。「三級跳選手李奎龍,我們就是分析他的動作,然後給他建議,調整發力的角度,結果就拿到金牌。」高雄市政府運動發展局競技運動科科長蔡明河說。

不過在這場軍備競賽中,礙於資源有限,很多縣市在運動科學、運動防護等支援都尚未到位,成績自然落後於別人。

南北差異難一夕翻轉  教練慨嘆「只能阻止差距擴大」

短期內,國內南北差異還沒看到翻轉的曙光,兩位中學桌球教練都認為,高雄的桌球成績要追上台北,難度非常高。羅清雲認為,「短期間還沒辦法, 慢慢的我們如果個訓時間加長,才能開始拉近差距,至少不要被拉開。」黃明達則指出自己的擔憂,「現役的都沒問題,但最年輕的已經24、25歲了,目前沒有看到銜接上來的年輕人,但台北就很多。」

黃明達同時透露,福誠高中已經難以吸引其他縣市的一線選手就讀,「我們每年大概都有二十幾個人來考,數字不是問題,但希望有頂尖的選手來。」選手水平有落差,加上個練文化尚未成熟,一般選手要跟上頂尖球員的腳步,並不容易。

面對資源不足、青黃不接等難題,羅清雲設定未來的目標為「培養出好的選手,然後選手打出好成績後,不會被拉走。」然而,若沒有更多經費、資源挹注,當北部企業、學校端出好的福利,高雄如何因應、留住好選手,恐怕會是一大難題。

人稱「黃叔」的黃明達,在福誠高中當桌球教練超過20年。對於高雄桌球未來,他表示目前看不到有年輕選手接班,是一大隱憂。(攝影/陳祖傑)

延伸閱讀:基層選手求生記 3/選手盼有「一條龍」 但成立體系的資金在哪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