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懂/被迫離家去哪兒?聯合國難民署:全球一億人流離失所【整理包】

聯合國難民署(UNHCR)16日發布報告指出,至今年5月,已有超過一億人被迫流離失所,其中包括因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加深歐洲地區的難民危機,迫使烏克蘭770萬人流離失所,超過513萬人淪為難民。超過一億人被迫流離失所,除數據上升速度創下新高,也等於全世界每78人中就有1人被迫失去家園。

6月20日是「世界難民日」,為聯合國(UN)指定的國際紀念日,目的是推廣全球的每個人,無論他們是誰、來自哪裡及何時被迫逃離母國,都有權尋求安全和基本人權。

聯合國難民署(UNHCR)16日發布報告指出,至今年5月,已有超過一億人因為戰亂衝突、疫情、性傾向、政治迫害、侵犯人權或等因素被迫流離失所,數據上升速度創下新高,等於全世界每78人中就有1人被迫失去家園。

誰是難民?

聯合國在1951年通過《難民地位公約》,並於1954年4月22日正式生效,隨後在1967年再通過《關於難民地位議定書》,目前已有148國簽署,其中包含退出聯合國前的中華民國,但我國至今尚未將公約國內法化和完成《難民法》立法程序。
 
難民地位公約》第1條說明難民(Refugees)定義是:「基於種族、宗教、國籍、特定社會團體的成員身份或政治見解歧異,受到迫害,因而居留在其本國之外,並且不能或由於其畏懼,不願接受其本國保護的任何人。」且對難民的保護,對有無國籍者皆適用。

但早在國際難民公約形成前,聯合國在1948 年在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的衝突擴大的背景下,透過會員國捐助組成「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UNRWA)」,並在1950年5月1日起,提供當地難民救助、醫療資源等服務。

以巴衝突至今仍持續,巴勒斯坦難民問題持續未解,聯合國大會已延長UNRWA的任務時間至2023年的6月30日。

一名在巴基斯坦難民營的阿富汗女孩,試圖在垃圾堆找尋能換錢的塑膠瓶和購物袋,來協助家中生計。(圖/AP)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2021年全世界的難民主要來自5個國家,以敍利亞、委內瑞拉、阿富汗、南蘇丹和緬甸為主(如下圖);但近期因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事影響,也有越來越多的烏克蘭人淪為難民,從2月開戰至今,約有513萬人被登記成為難民。

委內瑞拉發生什麼事?

在聯合國難民署資料庫中,除巴勒斯坦難民因有專屬協助機構UNRWA獨立進行統計,還有一個國家因難民和海外流離失所的人民數量劇增而被獨立特別列出,是南美洲國家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上任後,對內仍實施獨裁和社會主義,但對國內嚴重通膨卻無積極解決 。(圖/AP)

委內瑞拉是世界上公認原油儲量最大的國家之一,但為何從拉丁美洲「富得流油」的前段班國家,淪落為人民不得不逃離的惡境?2013 年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 Moros)上任後,接續病逝的獨裁者查維茲(Hugo Rafael Chávez Frías)政權,但仍採取前任總統相同的反美政策,對內採取社會主義制度。

委內瑞拉蘊藏豐富的石油資源,國家經濟與原油出口綁在一起,委內瑞拉也會透過增減產來操作國際油價,但在當時國際原油價格暴跌,導致國家債務迅速暴增,仰賴進口的民生物資無法進口,加上「企業國有化」政策讓外資出逃,國家經濟一落千丈,政局不穩定和治安敗壞隨之而來。

委內瑞拉民眾面對嚴重的衝擊,通膨嚴重到要發行新貨幣,面額比舊的貨幣直接少掉5個0,即便民眾上街,終於不用拿麻布袋裝錢去買菜,但嚴重的供需失衡,民眾仍買不到食物、藥品等民生必需品。

留在委內瑞拉,不是因敗壞的治安被殺死,就是餓死或病死,民眾只能選擇離開自己的家園。

委內瑞拉民眾因不堪通膨,為了生計大量出逃到鄰國。(圖/公視資料照)

眼見委內瑞拉局勢持續敗壞,在2018年聯合國難民署、國際移民署移民署及17個拉丁美洲國家成立協調平台「RMRP」,該組織截至2022年5月的最新統計,已有超過613萬委內瑞拉人流亡海外,徒步走上極端危險的離家路,其中超過360萬人到達鄰國哥倫比亞、秘魯以及厄瓜多,更有一部分人約46.5萬人,北上前往美國。

全世界有多少人流離失所?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最新統計,全球因逃離戰火衝突區或受到暴力、侵犯人權等迫害而流離失所的民眾已達1.01億人,是有紀錄以來的新高。如果這些人組成新國家,將逼近與全球第14人口多的國家埃及相近。

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格蘭迪呼籲,各國應協助難民,並終止戰爭和衝突。(圖/AP)

「一億是個嚴峻的數字,既發人深省,又令人震驚,這是個不應該被創造的紀錄!」,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格蘭迪(Filippo Grandi)認為警鐘已響起,全世界必須去面對和終止具破壞性的戰爭和衝突,以及迫使無辜民眾逃離家園的原因。

根據UNHCR資料指出,近年因戰亂、疫情導致流離失所的民眾激增,從2020年的8千2百多萬人,到2021年底上升至9千萬人;但光在今年2月至今,因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爭,就已釀成烏國民眾高達770萬人流離失所,並有超過513萬來自烏克蘭的民眾被登記為難民。

高達1.01億的流離失所者,到底是誰?包含已經完成登記的難民(Refugees)、因為政治或戰火因素逃離母國的尋求庇護者(Asylum-seekers)、受內亂或疫情等影響的國內流離失所者(Internally Displaced People)海外流離失所的委內瑞拉人(Venezuelans displaced abroad)無國籍人士(Stateless People)以及居住在非政府控制區急需協助的民眾(Others of concern)

還有誰被迫離家?

現實情況中,有一群人因受到迫害,選擇逃離自己的國家,尋求他國或國際庇護,他們有權提出庇護申請以確認難民身分,並獲得法律和物資的協助。在尚未取得難民身份前,被稱為「尋求庇護者(Asylum-seekers)」。

還有人是因為內亂、疫情或自然災害等,被迫離開自己的家園,但沒有越過國際承認的邊境。這些「國內流離失所者(Internally Displaced People)」在自己的國家境內流浪,可能棲身於城鎮、安置區、難民營或森林田野中。

因為基於尊重每個國家的主權,他們理應受到自己國家的照顧,僅受有限的國際法保障,如聯合國在1998年提出的《關於境內流離失所問題的指導原則》,但現實卻是連基本生存權,都無法被確保,就如發生哥倫比亞、敍利亞、剛果民主共和國和葉門等國的內亂。

敘利亞內戰頻傳,當地孩童被迫撿拾廢棄砲彈換取溫飽。(圖/公視資料照)

根據國際組織「內部流離失所監測中心(IDMC)」最新統計,有近5千9百餘萬人因戰亂和疫病而逃離家園,在他們的國家內流離失所,雖然並沒有任命任何國際機構專門協助國內流離失所者,但這些民眾是UNHCR每年最大的援助對象。

泰國軍方提供食物,給逃難到泰國南部董島(Koh Dong)的羅興亞人。(圖/AP)

即便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明確規定「任何人的國籍不得任意剝奪」,但現實是世界上還有約433萬人是「無國籍人士(Stateless People)」,有些是出生時就沒有國籍,或是喪失國籍。這些無國籍民眾無法取得出生證明,在工作、醫療、通訊、移動和結婚等基本人權,都嚴重受到剝奪,甚至過世時,也無法拿到死亡證明,彷彿這個人從沒有存在過。

像是世代居住在緬甸西部的穆斯林少數民族 - 羅興亞人,因緬甸政府1982年的《公民權法》排除他們的公民身份,而淪為無國籍者;甚至後續緬甸政府和國民軍發動多次攻擊,讓羅興亞人流落到海外,如孟加拉、印度、泰國等國,羅興亞人因無國籍身份,在各國更受到歧視。

等待孟加拉海軍運輸船,轉運到安置所的羅興亞難民。(圖/AP)

在台灣,也有因受中共打壓流亡的印度或尼泊爾的無國籍圖博人,輾轉滯留台灣,這群回不去家鄉的圖博人,希望尋求台灣政府給予政治庇護和難民身份。

流亡在台的藏人札西慈仁,在2001年的特赦取得在台合法居留。(圖/公視資料照)

我國對於難民的處理,歷年來政府多以專案進行,如70年代的仁德專案、海漂專案接納了數千名東南亞難民。2001年,達賴喇嘛受邀訪台,總統陳水扁第一次專案特赦在台藏人,取得合法居留身份,另一次是2008年底《入出國及移民法》第16條修法,設下「落日條款」對2008年前來自尼泊爾或印度的無國籍流亡藏人,經蒙藏委員會審查後,可取得台灣居留證。

但因我國《難民法》草案自2005年提出後,遲遲躺在立法院,也讓來台尋求庇護者,無法有法源依據得到居留或幫助,儘管總統蔡英文曾在2016年6月出席歐洲難民營婦幼中繼站捐贈儀式時表示,「面對難民議題,臺灣也不該自外於其他國家。」

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最終被中共暴力壓制,及隨後通過的港版《國安法》,對港人政治參與和言論自由嚴格審查,導致香港民眾在基本權利被嚴重箝制情況下,選擇離開香港到別的國家去生活。

在台合法居留的港澳居民,內政部統計指出,也從2019年的1萬4千餘人,這些年即便受疫情入境限制影響,到今年4月合法居留已達1萬9189人,成長超過5千人。目前在台港人大多是透過投資、工作或是就學等方式取得居留權,但多數都有限制滯台期限,且透過政治庇護取得合法居留的相關法案,仍未見政府有相關動作。

甫於5月中旬結束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三次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國際審查小組指出,建議台灣政府應考慮將1951年《難民地位公約》及在1967年通過的《關於難民地位議定書》國內法化,確立「不遣返原則」;且重申台灣政府應依2013年和2017年的建議,應儘速通過《難民法》。​

哪些國家收容最多難民的國家?

當難民步上被迫離家的路,許多基本權利需要被保障,這需要當地民眾和政府共同努力。聯合國難民署在2022年世界難民日,呼籲世界各國與大眾,對尋求安全棲身處所的難民,提供必要的協助;並強調難民,應被尊嚴的對待和受到歡迎。

6月13日好幾百人聚集英國皇家司法院外,民眾手舉「歡迎難民」、「難民權也是人權」等標語,抗議英國政府要把非法入境尋求庇護的人,送往非洲盧安達安置的計畫。(圖/AP)

難民是因為國家或政府所產生各總形式的「迫害」,而被迫離開自己國家的民眾,且大多數的人,他們無法或不願意返回母國;為保護難民的權益,《難民地位公約》第33條也規定,各國不可以將境內難民強行遣返回母國或驅逐出境,即「不遣返原則」。

但哪些國家接收最多的難民?前五名分別是位在歐亞交界的土耳其,是全世界接納最多難民的國家,境內有超過375.9萬的海外難民,之後接收數量依序是哥倫比亞184萬人、烏干達152萬、巴基斯坦149萬以及德國125萬人。

一名阿富汗男孩,拿著一大袋的芒果,在巴基斯坦喀拉蚩的難民營中。(圖/AP)

聯合國難民署指出,超過七成的難民會選擇跨境到臨近的國家,但令人擔憂的是,有高達83%的難民,是由中低收入的國家收容,對當地脆弱的基礎設施,也是嚴重的挑戰。
 
UNHCR指出,尋求安全原則,包含5個核心概念:

  • 尋求庇護權:受迫害民眾,有權在他國尋求保護
  • 安全通道:開放邊界,讓逃難者進入
  • 不遣返:不可強制遣返逃難者回母國
  • 不歧視:不該受到歧視,被公平對待
  • 人道待遇:有權被尊嚴對待,促家庭團聚、免受人口販運侵害、避免任意拘留

「尋求庇護權」當民眾受迫害、戰火或侵害人權的情況逃離時,都有權在他國尋求保護;「安全通道」邊界應為所有逃難者而開,限制入境和關閉邊界會讓逃難者陷入危險;「不遣返」當逃難者生命和自由受到威脅時,不可以強制遣返他們返回母國;「不歧視」任何人皆不該在邊境受到歧視,每一份難民身份申請都應被公平對待;「人道待遇」逃難者有權與他人無異受尊嚴對待和安全保障,更應該讓他們家人可以團聚、免受人口販運侵害和避免任意拘留。

2021年,尋求庇護者提出了140萬份的難民申請,美國是最大的接受國,接納近18萬9千人,其次為德國14.8萬人、墨西哥13.2萬人、哥斯大黎加10.8萬人和法國9萬人。

但難民何時可以回家?以2021年難民署數據顯示,僅有42.9萬返回自己的國家,他們來自南蘇丹、蒲隆地、敍利亞、象牙海岸和奈及利亞等國。

氣候難民是難民嗎?

「氣候難民」(Climate Refugee)一詞,近期在媒體上時常出現,包含像是說明馬紹爾群島、吉里巴斯、吐瓦魯、斐濟等島國,受到海平面上升,面臨島嶼被淹沒、土地嚴重鹽化,島民被迫遷移。還有各地因乾旱、洪災、熱浪和颱風等極端氣候的擴大,導致人類居住環境變化,迫使當地民眾因找尋更安全的居所,而遷離原有家園。

吐瓦魯外交部長柯飛呼籲,各國應重視氣候變遷對島國的影響。(圖/COP26)

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吐瓦魯外交部長柯飛(Simon Kofe)在2021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站在水深及膝的海水中,向世界各國呼籲正視氣候變遷所造成的衝擊,「吐瓦魯正在下沈!」

聯合國難民署指出已有2千萬人,因為極端氣候逃離家園。並呼籲各國實現COP26中的「淨零碳排」承諾,對氣候變遷影響甚巨的國家和民眾提供協助。但UNHCR也強調,「氣候難民」並非是現有國際法定義的「難民」,而是「氣候變遷及災難下流離失所者」。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