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流離失所者首破1億 烏俄衝突使數字激增

聯合國難民署表示,今年全球被迫逃離衝突、暴力與人權迫害而流離失所的人數,首次突破一億,樹立了不光彩的里程碑。其中,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造成1400萬人離鄉背井,是數字激增的主要因素。而這場戰爭牽動全球糧食與能源物價更讓中東、非洲、拉美、緬甸等地長期呈現區域衝突的局面,也造成數千萬無家可歸的弱勢族群面臨更大傷害。

烏克蘭被稱作歐洲的麵包籃,肥沃的黑土孕育量好質佳的小麥,如今戰爭封鎖了黑海港口,2500萬噸農作物堆積在穀倉無法出口,急壞農民也危及世界糧食穩定。

烏克蘭的荷蘭農民惠辛加說,「去年收成的三分之一都還在,將糧食運出烏克蘭,唯一選擇是通過黑海港口,它們必須開放。」

烏克蘭戰爭已經造成800萬人在國內流離失所,另有600萬人出國避難,總計1400萬人的人生連根拔起,導致全球因為戰亂,迫害而有家歸不得者突破了一億人大關,這數字占全球總人口1%以上,聯合國難民署沉痛表示情況嚴峻,還會因為烏克蘭局勢更加惡化。

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格蘭迪指出,「烏克蘭會對世上許多脆弱局勢產生影響,使它們更加脆弱,糧食安全、能源危機、物價上漲、政局不穩,這反過來又會導致更多的流離失所。」

烏克蘭之外,全球還有近9000萬流離失所人口反映著其他地區長期的不安定。美軍去年撤離阿富汗,基本教義派塔利班回歸促成一波出走潮。還有2017年緬甸羅興亞人危機,2011年開始的敘利亞內戰、2014年開始的葉門內戰,加上非洲多國長年的武裝衝突都讓失根的人有增無減。

(圖/美聯社)

國際間對烏克蘭難民的踴躍捐輸支持,鄰國慷慨無私的歡迎接待,為亂世中的亮點,相較過去右翼排外情緒高張的情況有天壤之別。這禮拜登場的世界經濟論壇,非政府組織期盼,這樣的高標準也能普及其他受苦受難的族群。

非政府組織成員李維羅說,「以前這些良善在哪兒,甚至現在又在哪裡。」

非政府組織顧問史拉特表示,「歐盟花大筆預算要利比亞海岸警衛隊攔截試圖到達歐洲的移民,這被稱為邊界外部化,讓人無法抵達歐洲邊界申請庇護,英國把尋求庇護者遣送盧安達以嚇阻未來的尋求庇護者,澳洲有離岸政策,把尋求庇護者送到外島監禁,這些正是種族主義、反伊斯蘭政策,從全球白人至上的歷史所衍生出來。」

一億個難民有一億個故事與不得已,44歲的敘利亞單親媽媽薩米拉,2019年為逃避內戰而逃到土耳其,但新一波經濟危機讓土耳其自身難保,她跟當地370萬敘利亞人口陷入空前焦慮,因為明年要大選,反對黨承諾一定會遣返敘利亞難民,極右派更資助社群影片,宣傳敘利亞移民正對土耳其發動無聲入侵。

敘利亞英文老師海法說,「我們不是統計數字,我們是活生生的人,你以為拋下一切很容易嗎?你把回憶、房子、一切都拋在背後,甚至父母親的墳墓。」

喀麥隆婦女托瑪原本擁有自己的事業和安定的生活,但地方為了爭奪水源牲口爆發武裝衝突迫使她拋棄所有,帶著兒子輾轉逃到隔壁村莊波哥,一方小帳棚成為僅有的一切。聯合國難民總署在各地推動難民照顧計畫投資基礎建設,成為這些漂泊者的家,有的一待就是10年,寄人籬下靠國際援助的生活看不到未來。

格蘭迪表示,「(除了投資難民營設施外),我們也要推動衝突各方和解,因為沒有和解與重建,難民就無法回國,變成長期的人道問題。」

塔利班接管阿富汗以來,國際制裁讓境內各種人道危機快速惡化,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預測,今年5歲以下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可能達到110萬人之多,幾乎是2018年的2倍,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格蘭迪重申,世界所有危機都需要同情心與援助,但終極解方是和平與穩定,才能不讓無辜的人,被迫在家園的烽火與冒險逃亡之間,賭上性命做選擇。

(圖/美聯社)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