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大麻4》駐泰警官林岳賢:泰國鬆綁大麻恐影響台灣

泰國是近年來鬆綁大麻管制速度最快的國家,今年四月,前商務部長Sontirat Sontijirawong就強調「大麻是泰國未來的經濟作物。」不過,台灣駐泰國警官林岳賢觀察,2018年開放醫療用大麻、2020年開放持有許可證者種植並販售漢麻後,台泰之間的大麻交易有增加的跡象,對警方執法效能產生壓力。

內政部刑事警察局駐泰國警察聯絡官林岳賢,2018年赴泰上任,正巧是泰國國會通過醫療用大麻合法化法案,他表示,以往走私大麻來源主要是從美國、加拿大等國家流入台灣,但三年前泰國允許醫用大麻後,從泰國來的走私占比有上升趨勢。

加上當局在2020年開放持有許可證者種植並販售、出口工業大麻(漢麻,hemp)產品,未來走私情況恐怕更嚴重。

金三角「三不管地帶」  緬甸生產、泰國出口


「金三角」是泰國、緬甸與寮國的三國交界的「三不管地帶」,也是東南亞最大的毒品生產地,但隨著政經局勢驟變,泰國政府強力掃蕩,各派毒梟勢力此消彼長,據林岳賢的觀察,泰國當地幾乎沒有種植罌粟,原料主要來自於緬甸種植、製造,提煉為海洛因、K他命、安非他命為主的一級毒品。「泰國在毒品產業鏈角色主要是運輸、出口到國外,比如從曼谷的碼頭,透過海運出去。」

金三角指的是泰國、緬甸、寮國的三國交界區,當地是東南亞最大的毒品產地。(圖/林岳賢提供)


緬甸的毒品製造則幾乎都是由軍閥掌控,再透過販毒所獲,購買武器。「他們的武器比政府軍隊還先進、厲害」,林岳賢說,因此政府想管也管不了,對當地居民來說,也必須長期依賴種植罌粟維生,猶如一個毒品村,導致金三角販毒品始終無法杜絕。

林岳賢的工作主要是情報交流以及跨國合作偵辦案件,由於海洛因、K他命、安非他命等主流毒品,透過泰國走私進入台灣仍占有一定比例,台泰兩國政府,而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在2020年底,當時接獲情報,有台灣人向金三角販毒集團「訂貨」,因此把消息轉達給泰國警方,最後兩國合作查獲海洛因、K他命各200公斤。
 

2020年底,台灣、泰國警方合作查獲海洛因、K他命各200公斤。(圖/林岳賢提供)


不過,隨著泰國政府打算逐步開放大麻合法化,恐怕會成為台泰互助打擊犯罪更大挑戰。
 

泰國逐步開放大麻 可自行種植、加進食品

 
泰國是近年來鬆綁大麻管制速度最快的國家:2018年通過醫療用大麻合法化法案後,2020年泰國允許持有許可證者可種植並販售、出口工業用大麻(也稱為漢麻,是大麻其中一個品種,THC(四氫大麻酚)成分低)。

今年初,泰國政府開放的腳步,走進了消費端;餐飲業者可將漢麻的根、莖、葉以及萃取物用於料理及飲料,日前首家大麻飲料店「420 Cannibis Bar」在曼谷開幕,一杯含CBD(大麻二酚)的飲料,售價約泰銖125元,吸引大批人潮朝聖。
 

泰國鬆綁大麻使用規定時程表

2018年通過醫療用大麻合法化
2020年允許持許可證者,一戶可種植最多6株漢麻(Hemp)
2021年開放漢麻的根、莖、葉以及萃取物,可用於料理、飲料、化妝品等

 

泰國首家大麻飲料店「420 Cannibis Bar」,近日在曼谷開幕,一杯含CBD的飲料,售價約泰銖125元。(圖片來源:/翻攝自420 Cannibis Bar網站)


林岳賢表示,不只是飲料,含大麻成分的化妝品也陸續出現。大麻種植業經濟效益龐大,市場研究公司「Prohibition Partners」估計,2024年亞洲醫用大麻市場的價值將達到58億美元。

雖然林岳賢根據手中掌握的資料指出,泰國開放大麻後,國內施用大麻人口並沒有大幅上升的跡象,但因為開放種植,加大了合法可能夾帶非法販售的空間。2020年非法走私出口查獲量就突破4萬公斤,創下新高。無形之中,對泰國警方執法效能產生壓力。

而根據法務部統計,2018-2020年泰國大麻走私進入台灣的數量是0,但在2021年1至8月查獲2.6公斤。林岳賢則憂心,兩國經貿及觀光活動向來頻繁,泰國開放的步伐越大,未來非法走私入台的情況恐怕更嚴重。

但泰國政府來說,但不管人民愛怎麼用,是不是正當用途,眼下要務恐怕是拼經濟,更要緊。
 

綠金救經濟 泰國擬開放娛樂用大麻


新冠肺炎侵襲全球將近2年,疫情嚴重打擊泰國賴以為生的觀光業。為了拚經濟,林岳賢透露,泰國政府正研究開放娛樂用大麻,盼望在後疫情時代,利用大麻重拾昔日觀光大國的風采。

他認為,雖然泰國政府開放娛樂用大麻的態度,暫時看來似乎曖昧不明,但或許跟長期存在的情色行業雷同,「法律上不允許,但政府可能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疫情趨緩是遲早的事,邊境管制總是有一天會鬆綁,大麻流入台灣的渠道也會隨著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更多元,除了空運、海運包裹外,願意鋌而走險的旅客攜帶大麻入境,對國內緝毒系統,將會是一大考驗。
 

6大系統肩負緝毒重任

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偵查第三大隊偵查正柯健志。(攝/陳祖傑)


國內緝毒辦案分為六大系統:法務部調查局、檢察官、內政部警政署、國防部憲兵指揮部、海洋委員會海巡署、財政部關務署,各機關有專長領域,「跟監、蒐證,這部分都是我們的專業。」柯健志加入刑事警察局偵查第三大隊(下稱「偵三大隊」)已經七年,查獲過大大小小的毒品案件。他表示,除了情報交換,遇到人手不足時,「憲兵也會協助我們跟監,或簡單的查訪。」

柯健志指出,大麻花、大麻種子藏在一般商品比如衣服、食品等,再以包裹方式送遞,是較常見的大麻走私途徑。他認為,大麻種子比大麻花容易隱藏,查緝難度較高。儘管關務署、海巡署已盡力做好把關,但難免有漏網之魚。
 

視大麻為植物 加籍教師種163株被捕


2019年,柯健志與同仁前往桃園一名加拿大籍補習班教師住處查緝,當場查獲大麻活株163株、乾燥大麻花893公克等證物,當時加拿大已通過娛樂用大麻合法化,每個人可以在家種植4株以下大麻。「他很冷靜,他就認為,種大麻跟種蕃茄一樣。」

回憶當時的破案過程,柯健志表示,一開始是由台北市警察局跟物流公司調資料後,發現嫌犯在國外購買種子、吸食器具等紀錄,於是把情報提供給毒品查緝中心,再由偵三大隊負責偵辦,「光靠刑事警察局是不夠的,必須跟其他機關合作。」

只要國內法律不允許,我們就抓。

加拿大籍英語教師後來遭桃園地院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處兩年徒刑,不過法官考量他教學認真,受學生及家長稱讚,並未予以驅逐出境。柯健志強調,知道有部分人士、團體持續推動大麻化合法化,不過目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仍把大麻視為二級毒品,即使國外已有不少國家通過醫用大麻合法,「但我們警察是依法辦事,只要違反國內法律,就會馬上執法。」
 

2019年桃園一名加拿大籍補習班男教師在住處種植大麻,遭刑事警察局查獲、逮捕。(圖片來源:刑事警察局提供)

做工的人吸安提神 白領階級想嗨呼麻


從事掃毒工作七年,柯健志發現,安非他命、海洛因較易跟幫派、黑社會扯上關係,「因為成癮性比較高,一上癮就有需求,他們就有錢可賺」。他透露,這兩種毒品主要從國外走私進口成品,也有原材料運抵台灣後再加工、販賣。

2020年9月,台北市內湖區有一輛公車開上人行道造成路人1死1傷,警方偵訊後發現,駕駛曾吸食安非他命。衛褔部「藥物濫用案件暨檢驗統計資料」年報顯示,2020年通報藥物濫用人口中,就有30.8%從事工業,最常被濫用藥物種類前5名分別為:海洛因(50%)、安非他命(36.4%)、愷他命(4.2%)、大麻(2.3%)、苯二氮平類安眠鎮靜劑(2.1%)。

「安非他命的確常出現在藍領階級,他們工時長,需要提神。」柯健志說。

大麻則呈現不一樣的情況,柯健志的經驗告訴他,吸食大麻的人士通常是白領階級,教育程度也較高,「他們視吸大麻是一種娛樂。」他指出,因大麻觸法的比率比安非他命、海洛因犯罪率低,原因是大麻成癮性相對地低,「另外兩種一旦上癮,就很容易為了購買毒品而犯罪。」
 

改變緝毒思維 強調「人量並重」

警政署刑事警察局毒品查緝中心偵查正邵中政。(攝/陳祖傑)


2021年上半年,法務部共查扣超過9219株大麻植株,比2019年同期增加超過三倍(314.7%),創下歷年最多。法務部因此喊出「向大麻宣戰」,並將新興毒品、大麻列為反毒首要目標之一。

邵中政在警政署毒品查緝中心擔任偵查正,該單位負責毒品防制措施策劃、情資蒐集等工作。他認為,大麻因為竄起速度快,因此跟新興毒品一起被盯上。

根據國立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說明,所謂新興毒品並非「新發明」(newly invented)而是「新的不當使用」(newly misused)。邵中政表示,常出現在新聞版面上的「咖啡包」就是其中一種新興毒品,「它就是將不同毒品以粉末方式包裝在咖啡包裡,然後用水沖泡喝下去。」,而且迅速入侵校園。

因應國內管制藥品濫用,行政院在2020年提出「新世代反毒策略2.0」,預計在110至103年投入約150億元經費,以跨部會、跨地方、跨領域之整體作戰方式,斷絕物流、人流及金流,全力達成「溯毒、追人、斷金流」等「斷絕毒三流」之反毒總目標。

過往偵查機關的思維是以量為主,但邵中政說,政府也在反思,強調「人量並重」:「只查量,供給面還是會在」。在查獲案件同時主動溯源,從小案件一直往上追,希望抓到藥頭、中斷供應鏈。柯健志也認同溯源的作法,「其實每個大案件,都是由一個個小案件發展出來。」
 

毒品需求無法「清零」  刑警分享掃毒甘苦談


儘管政府緝毒系統強力掃毒,但根據法務部統計,過去十年各類毒品總查獲量從100年的查獲2340.1公斤,到108年的9476.5公斤毒品為十年內最高,儘管109年總查獲量稍微減少,8155.5公斤毒品,然而整體而言,各類毒品總查獲量,呈現持續增加的趨勢。另根據衛褔部統計,104-109年各機關(構)通報藥物濫用個案,整體而言,濫用個案數字仍然是上升趨勢。

104-109年各機關(構)通報藥物濫用個案

104年12334人次
105年14541人次
106年16537人次
107年17000人次
108年17470人次
109年15186人次

資料來源:行政院衛生福利部

毒品交易無法「清零」甚至有倍數增加的趨勢,柯健志坦言,毒品不太可能斷絕根源,原因是背後牽扯的利益過於龐大,「不只國內有幫派、藥頭,國外也有。」邵中政也說,絕大部分毒品都具有成癮性,只要上癮,消費者需求就不可能消失。

然而,面對敵人變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辦案難度提高,緝毒單位會感到氣餒嗎?

柯健志說,查緝毒品並不容易,要跟監、分析情報等等,無力感多少會有一點,「但我們不會想太多,既然你從事這個行業,有違法就去抓。」他表示,每次緝毒成功都有難以言就感,因為代表自己有做到警察的職責:減少犯罪、維護治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