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逐太空商機 高教培育、銜接產業成關鍵

太空產業領域是全球競爭新藍海,許多國家都投入大量資源發展。台灣這幾年陸續完成《太空發展法》,並讓太空中心改制為行政法人,特別點出人才培育的重要性。比方說,肩負太空發展最主要任務的太空中心,目前人員編制只有200多人,而且再過幾年,還要面臨一波退休潮,勢必要找尋更多專業人才。而全台第一個成立太空系學士班的中央大學,也陸續參與國際型的衛星研發計畫。

國家太空中心副主任余憲政表示,「這個焦距是變長還是變短,正是我們目前正在做努力。」

2017年8月,台灣第一顆自主研發的光學遙測衛星、福衛五號升空,但喜悅時間沒多久,在9月第一批衛星遙測影像回傳後,出現棘手難題。

國家太空中心地面研發處處長劉小菁表示,「看到影像失焦,第一個當然對團隊來講,是蠻大的打擊,跟預期看到的影像差異很大。」

投入多年時間、數十億成本研製的衛星,影像失焦。讓各界壓力、排山倒海而來,幸好危機出現轉機。

國家太空中心地面研發處處長劉小菁表示,「清大有一個教授游萃容,可以先試試看去模糊,光斑可以因為這樣子,就是被消除掉,蠻嚴重的一個問題,可以就是透過後處理的方法去解決。」

問題解決,也讓福衛五號繼續提供遙測影像。在1991年成立的太空中心,規模大約200多人,肩負台灣的太空發展任務,責任大但中心規模不大,當中以35到44歲佔32%最多,34歲以下最少。而且有不少90年代海歸的專家將在未來幾年退休,加上太空中心的薪資和科技業比、相對較低,所以後續人才怎麼補,成為關鍵。

國家太空中心主任吳宗信指出,太空中心薪資與電資產業相比,相對沒有競爭力,「三期計畫251億要發射的衛星,太空中心的人力其實已經非常吃力,是不是可以在2028年擴增到600個人的規模,大概會有幾所學校會設立這個,比較正式的太空系統工程研究所。」

衛星怎麼設計,才能在太空上運行,同學們集思廣益討論。

國立中央大學,是全台第一間設立太空學士班的學校,著重太空科學、機構設計、衛星軟硬體研發等相關領域。

國立中央大學太空所所長趙吉光表示,「不只是學習科學、物理,也包含了很多工程,無論是像工學院或者資電學院,所需要的各項的能力,基本上它就是一個系統工程人才。」

中央團隊自製立方衛星「飛鼠號」2021年升空,在太空環境待8個月退役;今年初,團隊和美國、印度合作的INSPIRESat-1立方衛星也順利升空,累積實作經驗。

國立中央大學太空科學與工程研究所碩士生林品安表示,「我所模擬的衛星任務,也是模擬飛鼠號操作模式,然後去帶入到我的測試平台上面。」

國立中央大學太空科學與工程研究所博士生邱奕中則表示,「整合所有次系統的測試,開始接觸衛星工程的話,才會發現說,不只包含科學,還包含一些像機械、電機類的知識。」

兩位同學,大學分別讀成大航太和中央大氣科學,因緣際會下,發現對太空領域的興趣,因此投入研究更參與「飛鼠號」衛星製作。而且團隊未來有更遠大的目標。

國立中央大學太空科學與工程學系教授張起維表示,「下一顆衛星是一顆12U的立方衛星,我們最近也決定,就是挑戰登月,可以測量太空輻射環境的酬載,到時候跟著登月小艇一起上去,然後去觀測地球和月球之間的輻射環境,讓我們更清楚了解太空環境,對於衛星航電或者就是甚至人體的影響。」

解決一次又一次問題,團隊還打算要讓衛星登月、挑戰更多未知。

張起維也指出,「我們全台灣從來沒有離開過低地球軌道,到時候我們也要面臨一個環境,還有運作的模式,其實對我們來講都是新的。」

如今全球太空產業興起,也促使科技部和教育部討論,要推出整合型的人才培育計畫、調整學研方向,重點還是要看,能不能建構出更完整的太空高教培育、銜接產業界,才能注入更多活水、迎戰太空商機。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