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灑滿鮮血的土地:烏克蘭倖存家屬的沈痛哀悼

(圖/美聯社)
位於烏克蘭首都基輔(Kyiv)周邊的村莊米庫利奇(Mykulychi),遭俄軍佔領長達一個月之久,近日俄軍撤出大部分兵力,村民陸續回家進行善後工作,挖掘受害者遺體並舉行葬禮。其中,一位7旬長者花了一週時間找尋兒子遺體,最終帶回家安葬;另一位喪夫婦女則悲痛指責俄軍暴行,「這片土地灑滿鮮血,需要花費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復原」。

4月初,俄羅斯從烏克蘭首都基輔(Kyiv)撤出約三分之二的兵力,將進攻重心轉往烏東頓內次克(Donetsk)地區。

當俄軍退出佔領長達一個月的基輔周邊城鎮後,眼前所及的,盡是狂轟猛炸後的荒涼景觀及大量平民的死亡痕跡。

基輔郊區布查鎮(Bucha)為重災區,居民使用起重機清理大量被隨意埋葬的屍體。(圖/美聯社)

基輔村莊遭佔月餘 農場村民因乳牛倖存 

米庫利奇(Mykulychi)位於烏克蘭首都基輔西北方約40公里處,距發生慘案的布查鎮(Bucha)僅11公里遠。烏克蘭媒體《​​Euromaidan Press》報導,俄軍於2月下旬進入米庫利奇佔領,原先該村大約有2500位居民,如今僅剩約1500位左右。

報導指出,3月11日,原有12輛公車前往米庫利奇村疏散居民,但卻在檢查哨遭俄軍攔查,並要求他們調頭回去,接著俄軍更直接槍決這些試圖離開的居民。村長佩雷沃茲尼克(Petro Perevoznyk)說:「柯津齊村(Kozintsi)村長一家離開時,俄軍甚至無緣無故殺了他兒子,就這樣。」

佩雷沃茲尼克氣憤表示,「前幾天我開車回家的時候,在路邊看到一台老直古力(Zhiguli)和4具屍體,你知道俄軍幹了什麼嗎?他們在屍體上放置詭雷!」他說在排雷專家前來處理前,他們無法移動這幾具遺體。

而在俄軍入侵佔領米庫利奇後,因為有太多的居民莫名被俄軍殺害,例如有婦女拿著手機走出家門找訊號,此時一支俄軍部隊正好路過村莊,便對她開火,而居民為求保命,也只能避居在避難所中。

《Euromaidan Press》報導,但因為人們都躲起來了、沒有人幫忙餵乳牛,導致乳牛陸續餓死,米庫利奇當地一家貨運公司老闆列昂尼德捷爾年科(Leonid Ternenko)和一些村民便靠近俄軍,要求在餵乳牛時不要開槍,並強調「這樣對大家都好」。

「我們必須從俄羅斯的邪惡之中,將農場拯救出來!」

在當時,俄軍駐紮在農場附近的一塊田地上,他們一群人拿著機關槍,幾乎每天都會去農場取牛奶。「感謝上帝,我們倖存下來了!」列昂尼德慶幸道,多虧這些乳牛和牛奶,這個社區才得以度過難關。

農場居民因乳牛活了下來,但並非所有米庫利奇村民都如此幸運。有些人在戰事幾週後雖存活下來,卻從此與自己的孩子天人永隔。

「我很失落」 一名烏克蘭長者最悲痛的哀悼

《美聯社》報導,一位70歲的長者娜迪亞特魯查尼諾娃(Nadiya Trubchaninova),在俄軍從基輔周圍退守之際,花了一週時間,每天從米庫利奇搭便車至遭俄軍血腥屠殺的布查,試圖將48歲兒子瓦迪姆(Vadym)的遺體帶回家安葬,並尋求一個合適的墳墓。

「我很失落⋯⋯」娜迪亞怨嘆地說,是誰開槍打死瓦迪姆的?為什麼會在俄軍撤離前一天失去他?

一個星期後,娜迪亞在一名跟他兒子同名同年齡的陌生人幫助下,找到瓦迪姆所在的臨時墓地,並找出裝有瓦迪姆的屍體袋——瓦迪姆高大的身高讓娜迪亞很快認出——接著娜迪亞需要一個90美元的棺材安放瓦迪姆,而這相當於她一整個月的養老金。

但娜迪亞自從俄烏開戰以來,就如同多數老人般沒再領過養老金,只能靠著自己種的蔬菜賺些微薄的金錢糊口。即便如此,她在3月種的馬鈴薯,也因為躲在家裡而枯萎了,娜迪亞坐在一張自己32歲時的黑白照片底下說道,「我會離開這裡,這裡的一切都讓我覺得太艱難了。」

娜迪亞32歲時的黑白照片。(圖/美聯社)
70歲的娜迪亞站在臥室,手裡捧著兒子的照片。(圖/美聯社)

和許多烏克蘭長者一樣,娜迪亞努力工作,不留一點時間給自己,為的就是讓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過上比自己更好的生活。「那就是我的計畫,」她激動地說,「你現在還要我怎麼辦?我兒子就躺在布查,我能有什麼打算?」

最後,娜迪亞終於如願將瓦迪姆帶回家,她跪在米庫利奇的一片小墓地上,扶著他人捐贈的棺木手把放聲哭嚎。瓦迪姆被埋葬了。

娜迪亞跪在兒子棺材旁痛哭失聲。(圖/美聯社)

「這片土地灑滿鮮血」 喪夫婦女的錐心之痛

《美聯社》報導,在俄軍佔領期間,基輔周邊城鎮與村莊,目前為止已有逾900名平民遇難,這些無故遭殺害的平民被隨意掩埋,米庫利奇倖存的村民們在4月17日嘗試從這片亂葬崗中尋回遺體,有幾具尚未找到歸宿的屍體,等待著家人來認領。

其中,有兩對住在一起的夫婦,而妻子各自的丈夫都遭俄軍槍決,一併埋葬在這片土地上。

妻子們回憶,在俄軍離開村莊的前一天上門敲了她家的房子,其中一位丈夫打開門,士兵將他帶到車庫,毫無理由地朝他頭部開槍。之後,俄軍們再喊道,「還有人在嗎?」另一位丈夫雖然聽到槍聲,但心想若無人回應士兵同樣會搜查房子,他也打開了門,俄軍朝他開槍。

面對如此慘絕人寰的悲劇,其中一位喪夫婦女艾拉斯萊普琴科(Ira Slepchenko)沈痛地說,「這片土地灑滿鮮血,需要花費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復原。」

在她的丈夫安葬的9天後,依照當地習俗,艾拉斯萊普琴科帶著咖啡與餅乾來到墓園,與死去的丈夫共度時光,「我希望這場戰爭快點結束。」

兩位喪夫婦女抱頭痛哭。(圖/美聯社)
當天共有4具屍體沒有人來認領。(圖/美聯社)

至於在米庫利奇墓地旁的房子裡,住著一對6旬夫婦。《美聯社》報導,一名俄軍曾在丈夫邁哈伊洛舍爾巴科夫(Myhailo Scherbakov)爬上屋頂,試圖獲取手機訊號時,拿槍對著他,他對這位士兵問道:「你要殺一個65歲的老人?」

妻子瓦利亞沃羅涅茨(Valya Voronets)提及,並非所有俄羅斯人都是那樣。她說,她曾和一名不到21歲的年輕士兵一起哭了,並對這位士兵說「你太年輕了」,而另一名士兵也告訴瓦利亞,他們並不想打仗。

雖然瓦利亞依然害怕著所有俄軍,但還是給了他們牛奶。瓦利亞說:「在這種情況下,我為他們感到難過……如果你對他們好,他們也許不會殺了你。」

(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