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超商店員遇襲:面對精神病患,永久收治非解方【有話好說】

屏東高樹一名精障男子因不滿超商店員提醒他戴口罩,闖入收銀檯襲擊店員導致眼鼻嚴重受傷,輿論認為若能在事發前將男子強制送醫,悲劇就不會發生。彰化基督教醫院司法醫學中心主任王俸鋼認為,精神醫療處於社會安全與個人人權之間,若要提高安全便得限縮人權。「關進醫院」用意在治療,若社會只強調「關」,他認為這將是台灣人權的一大倒退。

上月底,屏東高樹一名患有精神疾病的男子,因進超商時不滿店員出聲提醒戴口罩,遂闖入收銀檯攻擊店員,造成受害人雙眼嚴重受傷送醫治療。這起事件更讓縣長潘孟安的臉書被留言灌爆,社會安全網的議題也再度浮上檯面。

彰化基督教醫院司法醫學中心主任王俸鋼在《有話好說》節目中表示,治安措施永遠在「社會安全」與「患者人權」間擺盪,他希望大眾對此需有共識。

治療是前提,「關」只是手段

「如果當時把他強制送醫,悲劇就不會發生……」王俸鋼指出,防範於未然一直都是社會心中的期待,如果可以,我們也會想把罪犯在準備犯案前就先關起來,但王俸鋼質疑,「我們如何知道他會殺人?」

王俸鋼直指,目前社會氛圍認為精神病患的暴力行為是「可以預測」的,且精神病患具有「高風險」。然而,王俸鋼表示,依據犯罪研究顯示,有過暴力前科的人在未來再犯的機率極高,王俸鋼反問,「我們也要對有暴力前科的人採取『預防性羈押』嗎?」

在屏東高樹這起超商襲擊案中,有輿論質疑為何不能將精神病患強制就醫?王俸鋼解釋,依《精神衛生法》而言,該法立法精神在於照顧精神患者,而非懲罰用以保護身邊的人。他強調,「強制就醫是在當事人情況緊急、必須違反他的意願給予救助時,才能以強制手段將他『關進醫院』。」

然而,「關進醫院」並不意味將患者與社會「隔離」,其真正用意在於使患者接受適當治療。王俸鋼提醒,「治療」是前提,「關」只是手段,若今天我們僅聚焦在「把人關起來」,這對台灣的人權而言是一大倒退。王俸鋼說,「如果未來科學更加發達,我們擁有不限制人自由的治療方式,沒有任何一位精神科醫師願意把人關起來。」

王俸鋼補充,不只是精神病患的強制治療,我們許多治安措施是「社會安全」與「個人人權」間的取捨,若要提高安全,勢必限縮個人自由。「精神醫療長期來一直夾在安全與人權之間,」王俸鋼表示,作為精神科醫師當然希望在兩者間取得平衡,但他也說「這樣的平衡需要大眾有所共識。」

2016年3月底,長年出沒在政大校園周遭的搖搖哥,因內湖隨機殺人事件人心惶惶,北市府則以民眾檢舉為由,強制將搖搖哥送醫,影片曝光後,引起社會正反不一的意見。王俸鋼以搖搖哥事件為例,當搖搖哥被強制送醫的影片在網路上廣為流傳,多數人認為不應該強迫患者住院,但多年過去,當有無辜的民眾成為受害者,輿論解讀又風向丕變。精神疾病患者該不該強制治療,強制治療又該如何設下界線,那條線該怎麼畫下?

強制治療有其標準

事實上,台灣的《精神衛生法》對強制治療的標準是世界級的嚴格,除了要有「自傷、傷人之虞」,還要符合「嚴重病人」的定義,亦即不只是「發瘋」,還要妄想到非常偏離現實、達無法自理的程度才算是「嚴重」。王俸鋼補充,日、韓專家都認為這是全亞洲最嚴格的標準。

「不要說一般民眾覺得自己被忽略,就連精神醫療人員都有被污名化的感受,」王俸鋼表示,尤其在人權的相關倡議中,精神醫療依然被批判為「社會控制」的幫兇。

他解釋,強制就醫這樣的「社會控制」行為,確實需要審慎評估,但如果要將精神病患留置在醫院更久、甚至長期收治,王俸鋼認為以醫學角度來看則無必要。

事實上,要讓一名精神病患狀況穩定,半年到一年已經是極限,王俸鋼說,通常治療患者半年後,精神科醫師大致可以知道,患者透過藥物或治療可以改善到什麼程度,「但如果患者的改善已屆極限,接下來就得思考下一步了。」

製圖/有話好說

社會接納有助患者穩定生活

王俸鋼所指的「下一步」,在實務上以社區療養,或慢性機構照護為主,絕對不會只有「監禁」一途,「但目前的漏洞是,即便醫療可協助患者緩解症狀,但許多患者不認為自己有生病。」

他進一步說明,以思覺失調症為例,有許多患者是看在醫生與父母的面子上才願意服藥,對這些患者來說,他並不認為吃藥有其必要,「如果又受到吃藥傷肝、醫生跟藥廠勾結等說法影響,患者也會懷疑吃藥。」

服藥是精神疾病治療的手段之一,王俸鋼提醒,良好的社會氛圍也同等重要,患者若感到被尊重、被信任,有助於他在社區中維持穩定生活。「像是花蓮玉里療養院,許多患者住了幾十年,假日也會到鎮上,居民也習慣它們的存在,把他們當老朋友看待,」王俸鋼指出在這樣的環境,病患的症狀會相對穩定。反之,在一個充滿異樣眼光的環境中,精神病患並會想方設法以各種方式證明自己「沒病」,進而影響服藥順從性。

服藥是治療的手段之一,但也有在嘗試大多數藥物後卻未有顯著改善的案例,王俸鋼說,約有25%思覺失調患者屬於此類,這時便須思考社區慢性療養院的議題。他強調,這類機構是現代精神醫學不可或缺的設施。

王俸鋼提醒,一個更涵容的社會對精神病患來說至關重要,沒有人願意生病,若只是因為他生了病,就要把他關進一個名為病院、實為牢房的地方,「這是我們想要的嗎?」

(示意圖/美聯社)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