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極權、新聞自由,與累得像狗一樣的事實查核【觀點】

A Thousand Cuts劇照。(圖/IMDb)
事實查核的必要性與重要性,對其內涵略有了解的人相信都認同,但事實查核能達成怎樣的效果,以及是否能因此查核動作,進而有效遏止假新聞的傳播,並阻止其引起散播者期待的效應,令人感到悲觀。

(※文:柯宗賢,律師、業餘媒體改革倡議者)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日前舉辦A Thousand Cuts紀錄片首映會, 片中呈現菲律賓媒體和事實查核機構Rappler創辦人、暨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瑪麗亞・瑞薩(Maria Ressa),對抗菲國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極權政權的過程。

A Thousand Cuts跟拍紀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從競選過程到當選後提出「毒戰」(drug war)政策,造成數千平民生命消逝於街頭時卻無人被究責的現象。瑞薩從挑戰到對抗,以媒體職責提出質問並劍指強人杜特蒂,終至背上近十條各式刑事控訴,同時面臨民粹主義對其人身安全的感脅。

(圖/作者自攝)

事實查核能遏止假消息傳播嗎?

瑞薩創立的Rappler除是亞洲第一個事實查核機構外,也是一個網路新聞媒體。在以報導對抗政府的過程中,菲國政府不斷對其毒戰無限制使用武力屠殺人民的做法,屢次利用軍事將領或美女進行大內宣,予以暴行正當性。

同時,又透過總統講話,以及網路假帳號製造輿論風向等手法,指責Rappler收了美國人的錢來製造菲國動亂。此已民粹領袖、或政府資源製造散布假消息的作為,人民因而拒絕相信適格新聞業者,而此信任困境,肉模糊卻又真實於片中呈現。

筆者從事法律實務工作,對於在法律上取得救濟,但於控訴過程中造成的傷害卻長久無法平復的案例屢見不鮮;同樣的困境也驚見於「事實查核」本身。

事實查核的必要性與重要性,對其內涵略有了解的人相信皆能認同,但獨立事實查核機構能達成怎樣的效果,或是達至所預想目標,相信歷經近年幾場國內大型選舉的台灣人,都能夠提出自己的觀察與見解。

實際上,筆者認為,事實查核能達成怎樣的效果,以及是否能因此查核動作,進而有效遏止假新聞的傳播、並阻止其引起散播者期待的效應,則是令人感到悲觀的。

原因無他,因為查核是一椿困難的工作,對於假消息提出的照片或「證據」,需要人力加以核實,同時對涉及專業見解之處,又需探訪各方專家採訪意見,最後才能綜合事實及專業見解,確認訊息是否為假消息。

易言之,對假消息的查核無法阻止假消息的傳播,是一種物理上的限制,除非你向復仇者聯盟取得時光機器,或是由傳播者——傳統傳媒、新媒體或是任何個人——在發出訊息前自行查核,不然等外部查核機構完成核實並提出報告,消息早已搭上網路特快車繞完地球一圈。此外,假消息來源恐怕也已同步組織發布第二波、第三波的假訊息,面對假消息「武器化」的趨勢,沒有奧援的查核者只能疲於奔命。

A thousand cuts 劇照。(圖/IMDb)

誰來查核?

查核的工作,原屬新聞業的一環,在發掘事實形成觀點的過程中,記者有對其據以為報導的基礎事實進行查核之義務,以免在錯誤的事實上提出錯誤的問題。

然而在進入自媒體時代後,除了轉型中的傳統媒體追著流量跑而求快,新興的社群平台也提供了自媒體擊敗傳統媒體的傳播動能。在該無法抵抗的數位潮流下,只要消息夠聳動、夠吸晴,傳播的態勢幾乎就無法避免。於是查核成為神話,資訊成了核彈。

資訊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鈽。

瑞薩在《時代雜誌》百大名人活動中,下台後所強調的這句話,確實可為目前慘痛的現況做下註解。

瑞薩身處極權國家,武器化的假消息成為數位極權政府不下核彈的致命武器,多少閱聽眾因受假消息影響,拒絕相信RAPPLER的報導,更導致多少從業人員,因寒蟬效應無法挺身而出,並嚴重威脅菲國搖搖欲墜的民主(註1)。在台灣島上,擁有民主政府的我們,除因位處地緣政治引來黑魔法攻擊外,更是我們對於言論自由給予高度保障而畫設的紅線。

菲律賓媒體和事實查核機構Rappler創辦人、暨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瑪麗亞・瑞薩(Maria Ressa)。(圖/美聯社)

台灣處理假消息遇到最明顯的難題是,如果是非屬新聞業者所傳播的假消息,社會是否能認同以法律手段(註2)來嚇阻假消息,仍屬未知。

而就算是新聞業者的報導,為求搶快也時有錯誤的情況發生,對此法制上也只是賦予主管機關裁罰權限;但在實踐上,多數還是由新聞機構內部的自律機制來修正問題。此規範固然是對言論自由的高度尊重,然而面臨境內外夾攻的武器化假消息,言論自由就成了敵人可資利用的拘束器。

黑魔法防禦術到底有沒有辦法有效對抗黑魔法,或許是繼雞蛋相生之後的第二個大哉問。

美國在面對同樣問題時,曾討論是否應廢除《聯邦通訊端正法》第230條(註3)。簡單來說,上揭倡議對於個人或新聞業所產製傳播的假消息,仍維持尊重言論自由的初衷,但對於數位巨頭無論有心或無意推動散布的假消息,視為其本身提供的訊息,並對加以究責。

然而,因此修正芻議太過激進而有侵害言論自由之虞,後來轉向討論對數位巨頭以其他方式問責的黑魔法防禦術。從此角度切入,利用訊息傳播謀利而負有社會義務的數位科技巨頭們,在這件事情上已經責無旁貸。

數位科技巨頭們以演算法搭配網路超高速傳播速度,倍化了消息傳播速度並以此盈利,這是數位巨頭發展出來的獲利技術,但也讓像假消息傳播的弊端更為失控。

如果我們選擇保護最具價值的個人及新聞機構言論自由,或許該考慮的是,是不是改採透過限制巨頭們提供資訊及營利的自由,來換取對於假消息的最後防線?你終究要限制權利的,為何不一開始就從撈最多的下手?

對抗極權政府的假消息需要勇氣、對抗民粹主義的假消息更需要智慧(註4)。無論身處極權政府或是民主世界,處理假消息的傳播問題都是亟需正視的課題,而重視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的我們,應該從何下手、衡量輕重,可能比對抗極權國家需要更多的智慧及力量。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註5)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圖/IMDb)

註1:杜特蒂父女可能將使菲律賓民主政府成為菲國王室。
註2:《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3條第1項第5款規定:散佈謠言,足以影響公共安寧,處罰3天以下拘留,或處新台幣3萬元以下罰鍰。
註3:《通訊端正法》第230條「任何互動式電腦服務的提供者或者用戶,不應被視為另一訊息內容提供者提供之任何訊息的發布者和發言人。」(No provider or user of an interactive computer service shall be treated as the publisher or speaker of any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another information content provider.)
註4:語出當日首映與談人矢板明夫。
註5:瑞蕯於片中面對因假消息而來的人身威脅不知如何應對時,引用尤達大師名言,謹在此引用之。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