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遊牧族消費力強帶動社區貴族化 墨西哥市在地人怨家園變調

疫情過後遠距工作型態更有彈性。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市,吸引了許多數位遊牧族進駐,領著高薪日子很好過,但也引發推高房價物價,排擠在地人的爭議。至於香港則是移民潮加劇,連續3年人口淨移出,流失大量青年人才,想移民的人為了在他鄉安身立命,紛紛踴躍報名剪髮、修理水電等技術的課程。

疫情過後的墨西哥,大量國際遊客回歸。今(2022)年上半年,200萬人從首都墨西哥市入境,已經接近疫情前的高峰,加上遠距工作普及,全球各地數位遊牧族湧入高檔社區,享受低廉的生活費悠閒度日。

來自美國加州的作家與創作者艾靈認為,「如果你賺的是美金,來這裡花墨西哥披索就等於收入3倍跳,這種情況非常有吸引力,對那些能遠距工作的人來說。」

當地人月薪約合台幣2萬5000元左右,物價平易近人。但數位遊牧族收入高,迎合他們需求的時髦餐廳、咖啡廳越來越多,造成貴族化現象。

一些高級社區變成排他性的外籍人士小圈圈,房租高漲,一些屋主也不願再租給當地家庭,因為透過Airbnb等平台短租,收入更高,今年需求暴漲4成,短租價格比兩年前漲了24%。

許多在地人感嘆城市已經不是原來的樣子,自己變得不受歡迎,甚至被高房價驅離熟悉的家園。原本懸殊的貧富差距更形擴大,加上夜生活噪音擾人,有人樹立反對社區貴族化的守護神雕像,發出微弱的抗議。

家住洛杉磯與墨西哥市的建築師科羅納多表示,「人們的確會有憎惡不滿,但我常說的是,我到這裡來工作不是免費住的,我會幫助地方經濟。但對他們而言,只看到我的出現無助於房租上漲,以及萬物都在漲的事實。」

活動家兼藝術家瓦倫瑞拉說:「當人們沒有足夠的錢在他們國家的城市生活時,最終會前往他們可以負擔得起、更便宜的國家。」

促成這種現象的不只數位遊牧族,還有許多來自美國的所謂經濟難民。因為高油價、高通膨,導致生活費暴增,移民墨西哥就能立即減緩經濟壓力,外來者源源湧入,讓當地一掃毒品暴力的刻板印象,但也持續受到貴族化的雙面刃衝擊。

艾靈指出,「墨西哥市現在是世界的寵兒,世界各地的人們突然意識到這是一座夢幻般的城市,他們發現原來這不只是充斥毒品犯罪與貧窮的地方,這個國家也有美麗的一面。」

鏡頭轉到亞洲,香港《新國安法》上路,進一步箝制民主,加上嚴格的防疫清零政策扼殺經濟,當地出現移民外流潮。為了在他鄉有一技之長能夠安身立命,美容美髮、房屋修繕水電等職訓班大受歡迎。

美髮班學生周小姐坦言,「其實我主要是想移民,給自己一個工作技能,我總共參加了4個班。」

另外這個家庭修繕與水電相關技能班,課程早在幾個禮拜前就報名額滿。

家庭修繕課程講師劉先生說:「已經有幾千人上過我們的課,週六、日的全天班都有20、30人,幾乎每一個週末都額滿,9月也額滿了。因為現在移民的人數好多,我們都沒預料到情況會這麼誇張。」

課程參加者鍾先生表示,「我想學開鎖裝鎖跟水管這些,因為到了英國那邊若有這些問題,沒辦法那麼快找到人幫忙,如果自己會的話就好了。」

至於這些人的移民目的地,除了對港人開放救生艇計畫的英國與加拿大,還包括日本、新加坡等亞洲國家。

香港去年人口破紀錄減少了1.6%,3年淨流失24萬人,而且外移的多數是青壯年族群。專家估計出走潮還會持續一、兩年,對當地的競爭力和生產力勢必造成打擊。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