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屋黑市問題,如何改善?【獨立特派員】

根據統計,目前台灣租屋市場已突破百萬戶。2001年政府開始實施房屋租金可以抵扣所得稅,但非營利機構發現,租屋族的房租每年以3%~5%穩定成長,現行的規定並不合用。更嚴重的是,台灣的租屋黑市高達7至9成,使得租屋族根本無法拿租金支出報稅。有學者與團體建議租屋應該比照買房,規定全部租屋交易都應該要實價登錄,讓租屋市場更透明。而透過提高租金報稅抵扣額,同時讓租賃合約有具體的罰則機制,也都是可行的方向,才能夠讓百萬租屋族,不在租屋黑市中繼續成為弱勢。

Eric是位律師,近來他終於能更專注地工作,因為之前租的房子讓他住得不安穩。透過照片可以看出,Eric之前租屋處室內不僅牆角發霉,油漆也剝落,再往上看更能看到兩條明顯的水垢,顯示屋子出現漏水的情形。

面對這樣的狀況,Eric商請房東處理,但卻讓Eric等了又等。無奈之下,最後Eric只好吞下被房東扣押金的悶虧,另找租屋處。目前終於搬進一間令他較滿意的房子,但談到是否拿現在22,000的租金支出報稅以抵扣所得稅,Eric卻遲疑了,因為身為律師,明白現行稅制的規定,其實看得到吃不到。

在台灣報稅制度中,除了免稅額還有扣除額,扣除額又分有「一般扣除額」與「特別扣除額」,而「一般扣除額」底下則有「標準」和「列舉」兩種扣除額,只能擇一申報。房租支出若要報稅,則需選擇列舉扣除額。

就算拿房租申報列舉扣除額,就目前規則試算,以一位單身青年阿軒為例,若年收入是48萬,住月租一萬的房子,那麼使用標準扣除額應繳稅2850元。若報上房租選用列舉扣除額,要繳2695元,只比使用標準扣除額少了155元。

OURs都市改革組織研究員廖庭輝分析,由於申報過程必須告知房東,因此具有得罪房東的風險,而最終結果卻只能省下155元,導致大部分民眾皆不願選擇申報。因此相關單位建議,房租報稅應該從列舉扣除額,移到特別扣除額。

廖庭輝解釋,所謂特別扣除額是指可以在標準、列舉扣除額之外,額外再去扣除的項目。若再次拿阿軒試算,房租換做申報特別扣除額,則可以完全不需繳稅。

現行法規房租報稅影響甚小,以致許多民眾皆不選擇申報。(圖/獨立特派員)

 

租屋黑市情況嚴重,租客報稅窘境難解

不過房租抵扣所得稅的疑慮,除了扣除額的項目外,上限只能抵扣12萬元,也引發爭議。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表示,台灣的租金若照每年3%~5%的穩定成長,租金價格其實調漲得十分多,一年12萬的抵扣根本不夠。

將列舉扣除額的上限提高到30萬元,是非營利組織的訴求,金額的誘因提高了,或許能提高租屋族房租報稅的意願,政府的美意才能發揮實質意義。只是再檢視租屋族房租報稅的意願跟狀況,會發現這根本是個難解的窘境。

周太太和先生婚後想買房,但一時負擔不起高房價,兩人先以租屋當過渡期,聊到租屋過程時卻一陣心酸。周太太表示,由於對於房東而言,通常都有許多房客同時進行詢問,因此到最後都會變成房東在挑選想要的房客,而房客也可能因此被迫接受不是那麼願意接受的條件。

花了好一番心力,好不容易找到了現在合適的房子,但當住4年都習慣了之後,房東卻突然要漲租金。不過因為搬家成本高,他們只能選擇簽下漲租的租約繼續住下來,只是在無法拿房租報稅的情形下,要多存買房的錢也就更加困難。

事實上,周氏夫妻遇到租金無法報稅的問題,也是台灣大部分的租屋族遇到的窘境。OURs都市改革組織研究員廖庭輝告訴《獨立特派員》,根據資料推估,台灣目前有70~90%以上都是租屋黑市。

換句話說,台灣有高達7到9成的房東都在逃漏稅。在租屋黑市盛行的情況之下,如何健全租屋市場,專家建議可對房東採取分離課稅單一稅率,且有條件地不追溯以往沒申報的租屋所得。

台灣房東逃漏稅情形十分嚴重。(圖/獨立特派員)

社會住宅進度緩慢,政府美意難以落實

不可否認的是,政府有意提昇對租屋族的租金補貼,例如行政院3月通過「300億元中央擴大租金補貼專案」,就放寬所得限制並降低申請門檻,租金補貼也從現行的2千元加碼到8千元,只要符合資格補貼金再乘上1.2到1.8倍,預計將有50萬戶受惠。

只是政府的美意,租屋族似乎很難享受得到。租屋青年周太太解釋,當房東知道房客將租約拿去申請租補,使得房東租屋的所得曝光後,房東的稅賦就會跟隨增加。而為了維持利潤,房客的租金也會隨之調漲,因此到最後只會影響到房客自身。

目前台灣租屋黑市的問題難以解套,影響租屋族的權利,而對於租屋族是否能期待社會住宅的疑問,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則表示,目前台灣的社會住宅發起跟新建的速度太慢,因此並無法改善租屋市場太多的供給。

專家也呼籲,社會住宅必須持續且加速興建,至於要改善這供不應求的現象,至少應該從制度面給予執政者更大壓力。OURs都市改革組織研究員廖庭輝說明,目前成熟發展出社會住宅的國家,大多都使用等候名單制或者排隊制,讓民眾可以知道目前政府新辦速度,而相關制度的好處在於可以給政府持續壓力,以督促社會住宅的辦理進度。

專家分析台灣社會住宅發展緩慢,無法有效改善租屋市場問題。(圖/獨立特派員)

貢獻專長折抵租金,租屋青年全新選擇

現行制度下,社會住宅難以舒緩租屋族的壓力,那麼租屋族還有什麼選擇?來自台南的北漂青年黃俊齡,便帶領了《獨立特派員》參觀自己現在於新北市板橋浮洲地區的租屋處。

過去黃俊齡曾因找尋租屋傷透腦筋,但他現在所找到的住處,不僅環境舒適外,租金更是讓他幾乎沒有壓力,因為這個租屋處,是由相信世代發展協會的計畫所提供。

相信世代發展協會秘書長張翰文表示,協會的目標是為青年尋找一個負擔得起 且宜居的生活空間,而青年在入住的時候,協會將提供相當於百分之25的租金補貼,作為「永續行動金」來降低租客的生活上的門檻。

所謂的「永續行動金」,指的是透過協助負擔房客租金,換取相對應的貢獻專長,讓住在這裡的每位青年都能為社區奉獻些許心力。張翰文說,協會希望能透過這樣的正向社會投資,來帶動所謂的善循環。

相信世代發展協會的做法,值得社會參考,但需要幫助的租屋族何其多,回頭面對台灣目前的租屋亂象,政府還是得思考如何透過居住正義,改善租屋市場、健全租賃制度。畢竟,青年是國家重要的兢爭力,減少他們的後顧之憂,是國家為了投資未來必須執行的政策,而不只是一個社會福利或補貼制度而已。

(※ 萬真彣 黃政淵/採訪報導)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