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田水,與坤輿廢棄物掩埋場奮戰20年的龍昇村【觀點】

(圖/作者自攝)
苗栗龍昇村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爭議,其關鍵就在於聯外道路的認定:坤輿宣稱該路並非「供掩埋場專用的聯外道路」、而是「行之有年且供眾人行走的既有道路」,因此規避環評審查。20年來,坤輿掩埋場已歷經3任苗栗縣長,試運轉計畫的程序共闖關兩次、展延一次。

(※ 文:林庭葦,獨立記者)

2022年1月18日凌晨3時許,龍昇湖旁、省道台一線經苗栗造橋路段,原該如其他台灣的鄉間小路一般悄無聲息,此刻,卻布滿了各色帳篷,空氣中瀰漫著不安與警戒的氣氛。夜色中,一輛大型砂石車駛過,空氣中突然響起尖銳的吹哨聲、甚至還有百年前的空襲警報器聲響。聞聲,椅子上打瞌睡的龍昇村民紛紛從椅子上跳起,衝出貨櫃屋和帳篷,聚集到省道旁的一條小岔路口,兩旁待命的苗栗警方也聞聲而至。

龍昇村民守望的小岔路,是苗栗縣「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入口和聯外道路。隔著省道不到300公尺外,就是龍昇湖。龍昇湖是當地重要的水源,灌溉附近400、500甲的農地,田裡種植水稻、西瓜或是南瓜,台灣著名的「龍昇南瓜節」、「綠龍金瓜隧道」,就是龍昇湖水孕育出來的。

像這樣駐守路邊帳篷和貨櫃屋、豎耳細聽來往車輛與警報聲的日子,村民已經過了378天。不太相同的是,最近48小時的抗爭衝突情勢日益緊張,全台各地的民意代表、學者、大學生及民眾開始前來聲援,給這場寒風中苦守的運動,增添了不少關注度。

可能是天空、湖泊、樹和大自然的圖像
圖為龍昇湖,當地又稱「馬陵小海」,為明德水庫灌溉儲備池。(圖/取自反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臉書)

坤輿廢棄物掩埋場歷經3縣長、爭議20年

說起來,苗栗龍昇村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爭議,已有20年歷史。2002年1月,坤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苗栗縣政府設立「乙級廢棄物廢棄物處理場」,並在2003年開闢了一條供掩埋場使用的聯外道路。

據〈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許可管理辦法〉規定,一個廢棄物處理場要開張營運,必須經過3個程序:取得「同意設置文件」、提報「試運轉計畫」且完成測試,最後取得「廢棄物處理許可證」。20年前,坤輿公司用了許多遊走在灰色地帶、甚至可說直接違法的方式,「通過」了前2項程序,取得同意設置文件,也為今日的爭議,埋下了伏筆。

首先,處理場計畫面積1.79公頃,處理量每日190公噸,恰好規避了法律所規定的「開發面積2公頃以上、或每日量能200公噸以上必須實施環境影響評估」門檻,取得縣府核發的「同意設置文件」。2005年,縣府第一次通過「試運轉計畫」,卻因為當地居民強烈反對而停擺,2006年,坤輿公司負責人胡漢南爆發賄賂苗栗縣環保局長黃宏昌的弊案,更讓居民相信,當年的「試運轉計畫」得以通過,必然有鬼。

掩埋場爭議的關鍵,就在於聯外道路的認定:坤輿宣稱該條路並非「供掩埋場專用的聯外道路」、而是「行之有年且供眾人行走的既有道路」,因此規避了環評審查。20年來,由於案件的種種瑕疵和地方反對,坤輿掩埋場已歷經3任苗栗縣長,試運轉計畫的程序共闖關兩次、展延一次。

2019年8月,坤輿的試運轉計畫死灰復燃,讓抗爭多年的龍昇村民決心於同年組成反坤輿自救會。2020年12月31日,苗栗縣府核定試運轉計畫,反坤輿自救會成員緊急遂於2021年1月5日,在坤輿掩埋場入口搭起帳棚和貨櫃屋,埋鍋造飯、日夜輪守,防止坤輿的車輛進出掩埋場傾倒廢棄物、汙染農地。

可能是地圖的圖像
(圖/作者提供)

1/28坤輿掩埋場試運轉期限,村民請玄天上帝神尊坐鎮

而近日,反坤輿自救會之所以格外戰戰兢兢、枕戈待旦,是因為去年12月24日苗栗縣政府發函同意,只要坤輿能在去年12月27日起算的33天內達成2851公噸廢棄物的處理總量、並由苗栗縣政府環保局委員查驗核可,試運轉程序就算通過。而這33天的最後期限,就是今年1月28日。

今年82歲龍昇村民楊金樹,從昨晚就在寒風中守夜至12時半,早上8時半再返回自救會據點。楊金樹說,自己對於掩埋場來到龍昇村非常憤慨,20年前就曾經和村民一同北上到總統府抗議,「家就在這裡、田也在這裡,我的田離掩埋場很近,20年前掩埋場流出來的黑廢水讓農田變得臭兮兮,我們都很怕。」楊金樹形容,自己的兒子是「跟著抗爭一起步入中年的」,如今,他也特地把工作放一邊,來到現場支援,就是希望能擋下掩埋場廢棄物汙染。

另一位返鄉抗爭的青年村民,是今年22歲的志明(化名)。身為職業軍人的他,本不該站上抗爭第一線,如今卻也在休假期間來自救會守候輪班,「之前自救會的行動感覺很激烈,但其實我們就是在地居民守護自己的家鄉。這邊的居民都務農的,也不知道廢棄物的危害有多大,如果因此對下一代有影響,我們也很看不過去。」

自救會總幹事陳祺忠解釋,坤輿掩埋場的設施全都是20年前興建的,防水布不只很薄還有破損,讓村民產生很大的疑慮。陳祺忠說,自救會的訴求很簡單,就是「事業廢棄物未經過熱處理或固化處理就直接掩埋」這種過時的處理方式,應該要退場,而且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應該要遠離水源地。

去年開始據守坤輿掩埋場以來,自救會居民特地從當地信仰中心北極宮請來一尊玄天上帝,在自救會帳篷坐鎮。17日以來,村民不分日夜按時燒香,期盼至少能在今年除夕以前,保住家鄉土地。

可能是食物的圖像
(圖/取自反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臉書)

村民埋鍋造飯抗爭,學者、民代到場聲援

埋鍋造飯的激烈抗爭,讓許多民意代表、關懷社會的人士來到現場關注、聲援。

長年關注土地議題的地政學者徐世榮在一年多前透過水資源保育聯盟得知坤輿案,於去年大年初五第一次到現場聲援村民,今年掩埋場再度闖關,徐世榮也沒有缺席。他分析,坤輿掩埋場位於地勢高處,附近還有大潭、馬陵小海兩處湧泉,廢棄物的汙水可能滲入地底汙染水源,危及附近200公頃的農地,糧食生產量和品質都將受到影響。

1月17日晚間,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苗栗縣議員宋國鼎、苗栗縣議員陳光軒來到現場。宋國鼎認為,掩埋場「應該整體來討論這樣的選址狀況適不適合,不單單是聯外道路面積有沒有合乎環評的問題,農地變更的過程涉及土地分割,也有很多瑕疵。在一個農業為主的地方蓋掩埋場,關乎大家吃的東西喝的東西,廢棄物埋下去之後,(傷害)就是不可回復的。」

18日早晨,來自宜蘭員山的青農張洧齊也帶著太太和3個孩子一家五口前來聲援。張洧齊原是屏東恆春人,2013年因家族所有的「恆春張家古厝」被劃入自辦市地重劃而展開抗爭,極力守護下仍被拆除部分,心力交瘁的他們因此搬到宜蘭員山務農。「我們長期就有在關注公共議題,在小孩的教養方面也特別重視土地教育,但我們大部分的故事書和繪本,都跟土地真正的樣貌脫節,所以就想親自帶孩子來看土地上發生的對立,這樣孩子更能理解,」張洧齊說,自己身為土地議題的利害關係人,「很能理解政府所謂的『依法行政』是怎麼一回事」,因此能夠同理龍昇村民,也知道村民此刻很需要幫忙。

18日下午3點,原籍苗栗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偕各黨部代表來到現場,宣布時代力量已經動員黨內人力排班,將一起聲援自救會村民。接受訪問時,王婉諭說明,「過去縣政府的相關資料都非常不清楚,例如聯外道路和既成道路的問題,每一次開會都搖擺不定,說它是既成道路就是、說不是就不是,完全沒有在證據面上清楚陳述。」

王婉諭說,時代力量已經提醒監察院調查案件、彈劾相關瀆職人員,本週也會再向苗栗檢調系統按鈴提告,要求檢調介入調查。「我們上週來會勘的時候,當地的環保局、 農田水利署,都沒有辦法說清楚這邊農用地的情形。並不是反對他設置在這裡,而是設置不能規避環保法規或是用涉及黑金、黑道的手段來處理。像這些地也好、建築也好,都應該納入你的興辦事業計畫書,並接受環評,我相信鄉親們也不至於這樣反對。」

18日ㄧ整天,坤輿除了駕駛小客車和小貨車出入之外,直至傍晚6時尚未有載運廢棄物的大車闖關,不過鄉親和聲援者都說,自己不敢鬆懈。1月17至19日將是自救會與坤輿對抗的關鍵時期,自救會居民表示,直至1月28日試運轉期限到期以前,大家將會堅守戰備位置。

(​​原文發表於作者臉書,授權公視新聞網編修轉載。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可能是 5 個人、大家站著、大家坐著和戶外的圖像
(圖/取自反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臉書)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