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後觀光客回流8至9成 巴塞隆納擁擠與汙染問題重現

疫情過後,全世界開始湧現報復性旅遊潮。西班牙觀光重鎮巴塞隆納,今(2022)年夏天遊客量,已經回復到疫情前的8、9成。雖然帶回觀光財,但長年過度旅遊,造成的擁擠與汙染等老問題也回來了。

今年夏天高溫熱浪一波波,巴塞隆納美麗的海灘再次被度假客戲水大軍淹沒,整個7、8月間一個空位難求,餐廳、咖啡廳也座無虛席。觀光客擺脫口罩與社交距離,完全解放、享受陽光沙灘。對觀光服務業者來說,是久旱逢甘霖的生機。

紐西蘭觀光客麥佛森說:「疫情之後肯定更多人想要旅遊,因為每個人都被關了3年,每個人都想再去看看這個世界。」

法國遊客瑪珊指出,「情況因為城市的規模而變得複雜,海灘上人這麼多,到了晚上人們開始開派對,然後去餐廳。」

但對居民而言,則是再次失去了生活空間與城市靈魂。自從1992年舉辦奧運打響名號以來,巴塞隆納就成為歐洲熱門的旅遊目的地,觀光業占當地GDP15%,是財政金雞母。

這個160萬人口的中型城市,2019年接待了850萬人次的觀光客,遠超出負荷,面臨消化不良。今年疫後呈現報復性反彈,光夏季訪客就回到疫情前的8、9成。

大型郵輪也回歸,一次動輒上千人攻佔市區,旋風式半日遊的景象重現。2019 年,巴塞隆納港已經被歐洲運輸與環境聯合會,評為歐洲郵輪汙染最嚴重的港口。當時每月40萬郵輪旅客、全年310萬人次的噩夢,就怕很快又要重現。

25年街頭藝術家塔拉戈認為,「遊輪造成的汙染是現實、大眾旅遊帶來的損害是現實,在很多方面,損害是過度的。我們需要看看其他方面,做一些改變。」

著名的蘭布拉大道,名建築師高第設計的聖家堂、奎爾公園、米拉之家,人潮永遠川流不息。過度旅遊快速消耗資源,獲利集中在少數資本家;短租民宿盛行,讓基層窮忙族住不起,變相被驅離;傳統老店難經營,剩下大量迎合觀光客的商店。反對旅遊業無限度成長擴張的聲浪始終不斷。

反旅遊成長公民團體成員帕多指出,「大眾旅遊所賺取的利潤,往往會助長社會不平等。當地經濟和勞動力市場,都集中在一個不分配所創造財富的旅遊業,錢掌握在極少數人手中。」

30年資歷導遊瓦茲奎斯也表示,「我不想看到喝醉鬧事的觀光客,我不喜歡這種旅遊。眼看城市越來越髒、老舊失修,有人說看起來還算乾淨,但我看得出正在崩壞。」

目前由於疫情之後各種成本飆漲,過去最為人詬病的廉價旅遊幾乎已經不見,遊客也以較近距離的西歐鄰國為多,停留時間也比疫情之前長,平均住宿增加到3或4晚。

左派社運出身的巴塞隆納市長柯勞,上任以來以限發觀光旅館執照等措施,努力改變過度負荷的旅遊,現在也提議將每日郵輪到訪人數減少一半,尋求更永續平衡的經營之道。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