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零工經濟興盛 外送員勞工權益引法律爭議

全球零工經濟興盛,疫情期間商機崛起養活大量失業人口,但平台企業把這些外送員和司機都視為自由接案者,迴避應給員工的福利與保障也引起許多法律爭議。法國法院日前就對外送平台戶戶送,祭出37.5萬歐元的罰款。而在零工人口高達8成的印度剝削情況更為嚴重,也讓弱勢陷入窮忙惡性循環,爭取勞權更是漫漫長路。

印度計程車司機庫馬每天一早穿上藍色制服,出車前要把車子整理乾淨,務必確保顧客滿意來獲得好評才有機會接到更多叫車。庫馬是大學資訊系畢業生,5年前辭去學校老師的工作投入Uber當司機,因為平台宣稱有高收入保證。

優步司機庫馬表示,「我感覺被騙了,當初加入時他們承諾會讓我有1300歐元(約台幣四萬)的收入,現在什麼都別說了,要能賺到400歐元(約台幣1.2萬)已是奇蹟。」

新德里的計程車競爭激烈,40萬個司機爭搶大餅,車費是全球最便宜,起跳價折合台幣只有30塊左右。庫馬要自己負擔油錢和修車保養還有買車的貸款,以及一家大小的開銷,收入再被公司抽走3成,每個月都很難打平。

外送青年說道,「我剛剛接了這個外送單,30秒內必須出發。」

每一單外送必須在40分鐘內送達,外送員要在期限內取貨,克服天候酷熱、空氣汙染和塞車,並在複雜蜿蜒的巷道中找到正確地址。每一個步驟都要計時,客戶與店家可以對外送員任意評價,1個禮拜工作6天下來,賺到大約折合3700塊台幣的收入。

外送青年說,「我們是他們的奴隸,公司的政策是顧客必須滿意,如果顧客給壞評我們會有麻煩,收入會降低,他們不在乎塞車嚴重,有時食物外溢是因為店家沒包好,更糟的是如果客戶取消訂單,平台會從我的收入裡扣除全額。」

百花齊放的APP零工經濟獲得大成功,背後靠的就是這套對平台企業有利的商業模式,在印度約有8百個外送、叫車及個人服務平台,讓去年因為疫情造成8%的30年最高失業率之下,廣大的待業族群有了新的生機。

零工經濟在印度並不是什麼新鮮事,長期以來非正規部門僱用了80%的勞動力,如今APP平台讓這些基層服務者變得更弱勢,因為沒有專門的法律保障,他們既不是自雇者也不是受雇者,還多了平台對收入撈一手予取予求。

網路與社會中心資深研究員拉提表示,「這些工作平台仰賴失業危機,沒有社會安全保障,沒有勞權保護,沒有危險工作場所的安全保障。」

如果站起來爭取更好的工作條件經常是小蝦米打不過大鯨魚,米堤夏在一個個人照護平台工作好幾年,直到幾個月前平台突然單方面調高抽佣比例,她跟幾10名同事前往公司總部前抗爭,卻丟了飯碗。

爭取勞權零工米堤夏說道,「公司威脅示威者,警察也把我們叫去問話,我為他們工作了4年一夜之間就失業,只能待在家裡,他們用我們的勞動發展成大企業,我們非常賣力的工作最終得到什麼呢?」

根據美國波士頓一家顧問中心的報告,印度零工經濟在未來8年有新增9千萬個工作機會的潛力,約能貢獻1.25%的GDP成長。最近印度最高法院已經要求政府對零工族群給予社會福利保障,但真正勞權的落實恐怕還有長路要走。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