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編輯闖攝影棚反戰 近日獲聘德媒自由記者

俄羅斯對烏克蘭開戰不久,一名國營電視台編輯勇闖新聞直播現場宣傳反戰引發國際矚目。德國媒體世界報就肯定她關鍵時刻的勇氣,近日將她聘為自由記者。事實上,俄羅斯長期打壓言論自由,獨立媒體幾乎沒有生存空間,對烏克蘭開戰以來更以新的立法實施嚴格審查,當地只剩下少數的獨立記者,冒著最高15年刑期的風險繼續挑戰國營媒體的一言堂。

俄羅斯記者波隆斯基,在獨立網路電視台TVRAIN工作了6年,俄烏開戰後頻道在3月3日進行了最後一次的網路新聞直播,之後幾乎整個新聞團隊都逃離了俄羅斯.這天他回到久違的辦公室,裡面一片凌亂寂靜。

瓦斯利波隆斯基說:「那裡是我們的網路新聞部,我很喜歡它。」

隨著戰爭時期日益加劇的媒體言論審查,新立法對俄羅斯軍事行動的不實報導祭出最高十五年的重刑,獨立媒體人大舉出走,但波隆斯基選擇留下來繼續自己的工作。瓦斯利波隆斯基說道,「這是我們的時代,當發生了重大新聞,當發生了需要被報導的事件,我們必須更加努力做好本份,但現在我們不僅做不到,處境還淪落至此。」

波隆斯基轉為自媒體部落客在Youtube繼續發表他的社會觀察,訪談網紅意見領袖,了解Youtube等主要管道被查封後有什麼替代選擇,上個月當局盛大慶祝克里米亞所謂統一回歸8周年,波隆斯基跟著前往萬人聚集的活動地點盧日尼基體育場訪談對蒲亭死忠的支持者,看看國營媒體一言堂洗腦下的他們為什麼出席這場慶祝活動,以及對烏克蘭戰爭的看法。

現場出席活動民眾說,「他們叫我來我就來了。」也有民眾則表示,「因為我支持沒有納粹的和平,這不是戰爭,這是解放我們的兄弟們。」、「因為是克里米亞融合紀念,感謝上帝我們又是一國了。」、「對對對對對,我們支持對烏克蘭的行動。」

瓦斯利波隆斯基:「我的背後有人正在離開,體育館的慶祝活動都還沒開始。」

拍照打卡走人,波隆斯基看到現場也有一些看似被強迫動員充數的人,不過透過國營媒體,也就是絕大多數俄羅斯民眾的主要新聞來源,能看到的盡是慶祝克里米亞回歸萬民擁戴的蒲亭,被迫在烏克蘭採取去納粹化的特別軍事行動,保護當地俄語人口免於種族滅絕 ,簡直就是追求和平的人道任務。 許多海外僑民試圖把國際間看到的侵略與攻擊事證傳達給俄羅斯親友,無奈認知落差巨大。

俄羅斯移民諾克林說道,「我母親相信俄羅斯是斯拉夫世界的救主,蒲亭和他的特殊軍事行動正在幫助俄羅斯人,對抗烏克蘭民族主義者。」

正因如此,獨立記者們走著鋼索也要以個人微弱的力量突破洗腦大內宣.還有一位逆風而行的獨立記者艾琳娜芭布羅揚,在莫斯科的回聲廣播電台工作16年,也眼看著它關門大吉,她跟波隆斯基一樣轉型為部落客,最近正在調查國營媒體的政治宣傳。

艾琳娜芭布羅揚說道,「新聞學已不復存在,我們的職業已經不存在,我們收到一份內部備忘錄,對所謂新聞媒體下指導棋,對某些特定主題應該如何報導,首先像是烏克蘭自己想要開戰,轟炸自己的人民,最後宣稱一切都是西方的錯,如果你想偏離備忘錄的指導,不跟隨官方的版本,就要冒坐牢15年的風險,你會變成他們的敵人。」

1個月前,國營第一頻道的編輯奧絲雅妮可娃闖入直播新聞現場抗議假新聞蒙蔽人民,呼籲舉行反戰抗爭引起國際矚目。她受到長時間偵訊後,罰款獲釋並辭去第一頻道的工作,雖然擔心人身安全,仍然沒有接受法國的政治庇護,希望留在俄羅斯。德國大報世界報近日已經聘請她為自由記者,為旗下的報紙與電視頻道撰稿。不過奧絲雅妮可娃的未來仍然堪憂,因為先前公然指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可能觸犯假新聞法而被起訴,面臨多年牢獄之災。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