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制教召首登場:訓期延長、操好操滿就夠了嗎?【有話好說】

俄烏戰事持續延燒,台灣也因中共武嚇進逼,國防部推行「史上最硬」新制教召,由「2年1訓」改為「1年1訓」,訓期由5到7天拉長至14天。退役將領建議,新制教召不一定要操,而是要有方法,而國民平均壽命增加,應讓年紀稍長者有參加的機會,亦可鬆綁性別的規範。

俄烏戰火延燒超過3週,儘管雙方軍力懸殊,但烏克蘭憑藉著堅定的抗敵意志,有效拖延俄羅斯侵門踏戶的野心。回到台灣,因應台海緊張情勢,國防部推行「史上最硬」的新制教召,民間也興起恢復1年徵兵的聲浪。

退役少將于北辰建議,史上最操的新制教召不一定要操,而是要有方法,前空軍副司令張延廷則認為,國民平均壽命增加,也應讓年紀稍長者有機會參加,亦可鬆綁性別規範。至於是否延長役期或恢復徵兵制,于北辰指出,服役時間在精不在長,只有落實作戰訓練,拉長兵期才不會招致怨言。

國防戰略3道防線,重層嚇阻

國防安全研究院規劃抵禦中國犯台的防線有3道:第1道「濱海決勝」,由常備部隊負責攔截敵軍;第2道「縱深戰鬥城鎮作戰」,由後備部隊擔綱;第3道「全民防衛」,由領土防衛隊,操作肩射飛彈,守備300多個鄉鎮。

于北辰與張延廷皆強調第一道防線「決戰於境外」,不讓戰火漫至台灣本土,讓台灣不至於生靈塗炭。張延廷說明,台灣海峽是老天爺給我們的安全戰略縱深,國軍第一戰需往前推進到台灣海峽甚或中國沿岸,從源頭制壓敵軍,告誡對方「在對面打,不要在我們家打」。

于北辰同樣表示,國防戰略從「有效嚇阻」改為「重層嚇阻」,旨在彰顯我國的部署具備層次概念,「不是等你打到家門口,我才出來抵抗」。

新制教召不一定要操,而是要有方法

第2道防線「後備軍實力」,與3月上路的新制教召息息相關。新制教召由「2年1訓」改為「1年1訓」,訓期由5到7天拉長至14天,訓練時數更是翻倍,射擊訓練提升至28小時,戰鬥教練則有56小時,預計召訓1.5萬人,被外界稱作「最硬教召」。

于北辰認同新制教召的規劃,但他提點「把部隊訓練好不一定要操,而是要有方法」。于北辰指出,後備部隊不是決勝兵力,一個後備兵只要知道「我在哪」、「敵人在哪」、「上級在哪」3件事,並且學會「射擊」、「運動(進散兵坑)」、「聯繫(回報上級)」3項技能,這樣的教召就算滿分。至於立正、踢正步、伏地挺身等基本教練都不用做,「那叫無效的教召。」

張延廷稱讚新制教召更接近實戰,「唯一可惜的是召訓人數太少」。他指出現在國民平均壽命增加,應讓年紀稍長者有參加的機會,亦可鬆綁性別的規範。

《全球防衛雜誌》資深編輯宋玉寧支持訓期拉長的大方向,但仍有幾點提醒,包括負責教召的預備單位師資是否精良?靶場等實彈射擊訓練場地是否充足?「後面要做的事還很多,不只是時間增加,而是要真正有效把戰力提升。」

徵兵募兵,4個月軍事訓練夠嗎?

目前國軍總員額共21.5萬人,但在少子化危機下,立法院法制局推估2039年可徵募的役男僅剩5萬多人,建議恢復徵兵制。各界亦有聲浪,希望將4個月的軍事訓練恢復成1年的役期。對此國防部表示正在檢討兵役制度,若有定案,將公布1年再開始實施。

張延廷建議徵募兵的政策選擇「公開來討論」。相較於韓國役期1年10個月,以色列男性2年8個月、女性2年,沒有假想敵的新加坡也要服兵役,台灣僅4個月軍事訓練「當然不夠」。此外,志願役所需的人事費高,「每100塊有47塊用來發薪水,剩下53塊要做所有的軍事投資」,是否務實應有更通盤的思考。

于北辰分享當年的決策過程,「我在國防部戰略規劃司待過,當時徵兵改募兵我全程參與。」他認為其一關鍵,也就是徵兵改募兵的背景是敵情威脅降低,「可是現在敵情威脅升高,國防部應該考慮適當提升兵役時間」。

更重要的是服役時間「在精不在長」。于北辰不諱言,「很多兵在退伍約談時告訴我,對當兵的感覺都是浪費生命」。他認為只有落實作戰訓練,拉長兵期才不會招致怨言,「否則一下子恢復成1年2年,但國防部還是把役男當廉價勞工來用,這對愛國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宋玉寧提供另一面向的觀點。他指出,當年推動國軍精實案的核心原則是「火力取代人力」,隨著國防武器逐步到位,應朝向思索「兵力需要增加,但未必要增加這麼多」。此外,徵兵徵來的義務役,仍難取代志願役組成的常備部隊。如何讓常備部隊集中精進國防技術,是不可偏廢的訓練重點。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