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富士全錄勞資糾紛 工會勞部陳情

台灣富士全錄公司爆出勞資爭議,富士全錄工會出面指控,先前因為不滿資方拖延團體協約的協商,今年8月終止協商,但近來傳出日本富士全錄集團計劃全球裁員,工會打算發起罷工後,資方卻在10月初反倒向勞動部提出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工會批評資方是企圖阻擋罷工,今天向勞動部陳情。

來到勞動部前陳情,要討個說法,台灣富士全錄公司工會指控,從去年與資方進行團體協約協商,一直被拖延,所以今年8月終止協商,送出調解申請,近期傳出日本富士全錄集團計劃全球裁員,工會為了保障會員工作權,因此發起罷工投票,但資方在10月初反控工會不誠信協商,向勞動部提出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工會批評資方根本是作賊的喊抓賊。

台灣富士全錄公司企業工會理事長鄭炎說:「富士全錄公司都是用這些的手法來阻礙團體協約的簽訂,跟我們政府或者勞動部要鼓勵我們要簽訂團體協約,真的是背道而馳。」

依照勞資爭議處理法第8條,勞資爭議在調解、仲裁或裁決期間,勞資不可做有損及雙方的爭議行為,勞工團體質疑資方送出不當勞動行為裁決的舉動,就是企圖要阻擋工會罷工。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莊福凱說:「罷工是工人最後的手段、最後的一個招數,關係到工人的生存。」

就怕此例一開,其他資方會有樣學樣,利用這種方式來阻攔工會罷工,勞動部回應如果工會行使的行為,和資方提出的裁決爭議無關,就不受此法限制。

勞動部勞動關係司科長金士平說:「只要工會不是因為雇主申請裁決這個事由而有爭議行為的發生,原則上不會符合這一條的相關規定。」

面對工會指控,富士全錄公司發出聲明表示,目前並沒有任何裁員的公告,在協商期間,工會因為公司無法全面同意工會要求,片面拒絕協商,因此會向勞動部申請不當勞動行為裁決,是迫於無奈,目的是希望工會能和公司繼續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