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垃圾還是文物?——霞喀羅古道淨山「誤丟」爭議【觀點】

圖為田村台駐在所周遭遺留的瓷器碎片。(圖/作者自攝)
日前因影片創作者前往新竹霞喀羅古道進行淨山活動,不料清出的上百公斤垃圾中,疑有日治時期的玻璃瓶被當「垃圾」回收,引起各界高度關注。此事件涉及兩核心議題:(1)如何分辨垃圾與文物?(2)山林就應該回歸原始自然,為何要容許廢棄物的存在?

(※ 文:城市山人,本名董威言,作家、登山者,著有《登一座人文的山》)

這是一起從YouTube影片掀起的文物保存爭議。由影片創作者在2月初上傳的影片之中,顯示他們籌辦一場商業淨山活動,地點為新竹霞喀羅古道上的「馬鞍駐在所」。事後網友發現,在被視為垃圾的玻璃瓶中,疑似有日治時代的物品,進而引發一場牽動學界、大眾和登山者群體的巨大爭議,甚至還登上新聞熱門排行。

剖析爭議的核心,有兩個問題:(1)如何分辨垃圾與文物?(2)山林就應該回歸原始自然,為何要容許廢棄物的存在?

許多反方意見認為玻璃瓶就是垃圾,不因產生之時空背景而改變。其中最引人側目說法包括:「我現在隨便丟個空酒瓶,百年之後也是文物囉?」以及「沒有放在博物館的都是垃圾!」

雖然影片創作者已先行道歉,但因負責承辦的商業隊伍後續在Facebook社團發文語氣輕佻,再度引發新一波公關危機,凸顯即使是商業嚮導,一樣可能缺乏應有的素養。至於玻璃瓶下落何方?大家大可放心,負責協助清運的「霞喀羅生態旅遊」與「養老yulu文化生態發展協會」,已將具保存價值的瓶子放回原地,讓事態沒有進一步惡化下去。

平心而論,先不提是否為商業活動,淨山本身並不是壞事,因為山林中確實遺留許多廢棄物,包商上山施工會亂丟垃圾、不肖業者偷載垃圾上山倒下邊坡、環保意識低落的登山者和在地居民均會製造我們所見的垃圾。但假如垃圾來自一個逝去的時代,情況是不是就不一樣了呢?

馬鞍駐在所遺留的日治時期舊酒瓶。(圖/文化部國家記憶庫)

是時空背景讓他們特別

首先要從地點的差異談起。假如這個駐在所位於平地而不是山上,我可以向各位保證他早就屍骨無存了。

在台灣過去經濟與都市化高速成長的時期,再加上抹消前統治者存在感的政策,以及尚未萌芽的文化保存意識,不知有多少文史遺跡遭到剷平與移除,甚至近年還有謎一般的「自燃」現象;相較之下,乏人問津的山林野地反而是較好的保存場域,至今我們還能透過登山健行看到原住民家屋、清代營盤、日治時代駐在所等,並在周遭觀察到先人生活的遺物,即是明證。

數年前我曾跟隨古道專家伍元和的腳步走訪位於花蓮的一處駐在所,雖然現場埋沒在極為茂密的植披中,但還是能找尋到瓷碗破片、酒瓶、藥瓶、紀念碑、駁坎、建築殘構等。必須承認,假如我未曾聽過老師講述太魯閣戰爭和戰後榮民來此生活的時空背景、看到當年分遣隊建築布局的舊照片,或許我也會認為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垃圾」。仔細一看,這些玻璃瓶上或許還藏著能揭露他們身世的文字與編號。

如今,他們散落四處,靜靜訴說著各自的故事和一個逝去的時代,形同遺跡的一部分。如果帶走當成紀念品或丟棄,我們是不是也剝奪了後世子孫實地認識歷史的機會?就教育來說,遺跡現場帶給人的衝擊與感動是無可取代的體驗。更何況,駐在所背後還蘊含著原住民、日治時代以及戰後多時期的歷史脈絡,正是這些遺物,讓我們知道過去曾有活生生的人在此地謀生。

田村台駐在所周遭的日治時期舊玻璃瓶。(圖/作者自攝)

是垃圾還是寶藏?美國的觀點

若是對現代環保運動有所認識,就會知道美國是最早開始大規模倡導的國家,大家所熟知的「無痕山林(LNT)」運動也是系出同源。

確實,美國早期因為浪漫的荒野(wilderness)想像,讓許多人心中都有著對純淨自然的憧憬,甚至達到人造物零容忍的程度。這樣的觀點,也隨著環保運動的全球化進而散播到台灣人的心中。但可別忘了,無痕山林其中一條原則,不就正是「保持環境原有的風貌」嗎?這其中就包含了歷史文物。

在美國,管理單位同樣也面對垃圾 vs. 文物的管理難題,可以讓我們認識一下先進國家對此的官方態度。以美國德州大彎國家公園(Big Bend National Park)為例,護管員也常收到被熱心遊客視為垃圾的物品,對此官方的態度十分直率:

這些物品是政府的資產。就算來自垃圾掩埋場,他們還是政府的資產。

同時,他們也說明了為何不要擅自移動這些物品:

考古和歷史遺跡中藏有文物,文物可以告訴我們過去的居民在該處生活的樣貌。一個文物和一個地點的連結,或是其背景脈絡(context),都直接與該地的人類活動相關。當居民已經離去而無從問起,唯一的答案就藏在找尋、記錄、復原之中。

事實上,背景脈絡比物品本身還要重要。只有受過訓練的人才能在垃圾堆中辨認物品的年代與歷史價值 ,如果忽視背景脈絡,垃圾堆始終只會是垃圾堆。為了讓現在和未來的世代能從這些物品和遺址中獲益,最好的方式就是在真正的博物館中保護並保存他們——國家公園裡面。法規與政策賦予我們「原址」保存遺址與物品的義務,所以請您只要拍照並記錄地點就好,不要擅自移動他們。

有趣的是,熱心遊客清理環境或是獻寶的行為,對園方來說可是種麻煩呢!因為官方只要收到一件疑似文物的物品,就要經過一連串程序讓它進入博物館,並將花費50到150美金不等的公帑;如果是來自一個新的遺址,國家公園就必須要派員前往勘查,成本上看數千美金,所以國家公園是衷心希望民眾不要隨便獻寶,不然預算很快就要捉襟見肘了。

簡言之,從美國國家公園的立場來看,可看出3個重點:

  • 這些都是政府的資產,政府的資產怎麼處理是由政府來決定
  • 垃圾與文物的差別只有專業人士能夠判別,所以不要擅自移動物品的位置
  • 這是過去「居民」的生活痕跡,和只是「過客」的現代遊憩活動所產生的廢棄物不盡相同
圖為炸彈艙門操作說明牌,是筆者在嘉明湖一帶尋訪三叉山事件遺跡時所見。他算是垃圾,還是文物呢?值得大家好好思考。拍照記錄後已置回原地,完整內容請見《台灣山岳》雜誌151期。(圖/作者自攝)

展望未來:業者同樣需要教育

根據美國的遊憩學研究,擾動遺址與物品應算是「無知行為(uninformed actions)」,是宣導教育成效最高的一個項目,所以非常值得管理單位加強這方面的措施,可以有效避免民眾重蹈覆輒。

可惜的是,現在台灣對山林之中的商業行為依然沒有定義與列管,令人失望。在先進國家之中,由於政府清楚商業隊伍的示範與引流作用,再加上公有土地上營利本來就需要負上更多的責任,所以一定會和業者之間有某種形式的契約關係。必要的政令布達與宣導教育,一樣也是透過這個管道明確的傳遞到業者一方。

然而,一個反覆帶民眾出入山林的商業團體,實在不應該發生這種失誤。但我希望大家知道,在這件事情中政府也有連帶責任——從國外遊憩管理體系可知,管理並教育這些業者,本是政府的責任。教育一般大眾與依此營利的業者是兩碼子事,不能混為一談。

雖然我們無法分辨垃圾與文物,但仍可以撿走並通報顯而易見的現代遊憩垃圾,比如說小白花、糖果包裝紙、寶特瓶或其他塑膠製品(同時也是大宗)。關鍵在於,如果你不能肯定他的年代,就不要自作主張,更別說還是在古道沿線發現的物品。 如欲舉辦淨山活動,也應該事先和當地的管理單位或文資保存相關的協會溝通,避免犯下同樣的錯誤。

我相信大家都是重視台灣自然與人文遺產的一員。就如美國對這類遺物的管理精神一樣,並不是放在博物館的才是文物,物品連同遺址本身也是一座博物館,是全民的共有財產。山林中的遺址正是因為管理困難、易遭破壞,更需要我們一同努力保存下去。

最後,也希望大家能共同呼籲政府負起責任,正視遊憩與商業行為對這類遺址的衝擊,永遠地為下一位訪客保留下他們最美的原貌。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圖為日治時代某蕃童教育所中發現的遺物,也是透過這些遺物,讓我們擁有穿越時空想像歷史現場的憑藉。(圖/作者自攝)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