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罷工期間酸言多 學者:部分詞彙涵蓋厭女情結

長榮郭姓空服員放話在飛機餐加料,被公司開除,由於時機點敏感,有律師認為,解雇應該是資方最後手段,直接免職、有違比例原則。而有學者則觀察到,罷工期間,女性勞動者很容易被網路的酸言酸語攻擊,也是對勞動者的另一種壓迫。

長榮航空郭姓空服員在罷工結束後,在LINE群組放話電爆落跑空服員、於飛機餐加料,長榮航空以重視飛安為由將她開除,網路輿論有人力挺,也有人質疑是秋後算帳。有律師認為,郭姓空服員若能謹言慎行,當然不會留下把柄,但公司還有調職地勤、記過等方式可以處置,直接「免職」其實有違比例原則。

律師林智群說:「你說她影響飛安,好,這就算是長榮這樣的論述是成立的,假設,那問題是長榮本身他有很多職缺,你如果覺得他可能影響飛安,那你可以移送地檢署偵辦,在調查期間先把她轉成地勤。」

律師指出,勞方可尋求的救濟,包含申請地方勞動局調解,或向勞動部提出不當勞動行為裁決,也可採取民事訴訟、依工會法第35條,主張勞工參與或支持爭議行為,不得遭到解僱等不利待遇。學者和人權團體則是點出罷工期間,網路上針對女性的酸言酸語也特別多,例如PTT網友會用「公主」、「瘋女人」甚至「母豬」等字句形容空服員。女性勞動者在協商過程,除了得面對態度強硬的資本家,也要面對社會上「厭女情結」的壓迫。

1562933577i.jpg

東吳大學張佛權研究中心主任陳瑤華說:「在罷工期間有非常多厭女或者是對她們詆毀言論,社會的聲音其實太從道德,一個很高很高,嚴峻的道德標準去苛責女性。」

長榮航空在2016年梅姬颱風硬飛事件,遭外界質疑罔顧飛安,此事件也促成員工團結爭取權益的起點,三年後該公司的女性勞動者,發動長榮首次空服員罷工,但也因踩到「飛安」紅線受最嚴厲的懲處,勞資對峙沒有停歇,關係能否修補仍備受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