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公辦民營「自選學校」 企業獲利導向使教學品質下滑

北歐瑞典的「自選學校」,是全球公辦民營教育體系的先驅者,30年下來,現在有五分之一的中小學學生都在自選學校求學。但這套以企業模式經營、投資獲利為導向的教育體系,卻也造成教學品質下降、企業及股東獲利豐厚的怪現象。

位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郊區的德若特寧布拉卡中學,看起來就和一般辦公大樓沒有兩樣,而非傳統印象中帶有操場、體育館的紅磚建築。

這是瑞典的自選學校,1992年創立的公辦民營教育體系,30年的時間過去,已經成長為3900所中小學,擁有全國五分之一學生的龐大組織。

自選學校沒有自己的校地、教室,而是和民間企業一樣,租借辦公大樓在裏頭上課。有些學校甚至是在地下室上課,下課休息時間學生沒有操場可以活動,不得不去墓地走走。

瑞典自選學校校長強森認為,「自選學校是好事,因為這代表瑞典年輕人有選擇的自由。在自選學校工作多年之後,我也覺得自己有大機構支援,作為一名學校校長,我得到許多支持。」

瑞典經濟學家佛拉喬斯表示,「最特別的是,我們允許營利實體進入學校體系,所以很多我們所謂的自選學校,他們現在全都是獲利公司、大型企業,底下也許有30、40、50所學校。」

這套以企業模式經營、投資獲利為導向的教育體系,造成了教學品質逐年下滑、企業及股東的獲利卻逐年上漲的怪現象。

平等主義至上的瑞典,為了確保所有人都可以上自選學校,經費百分百由國家出錢,而四分之三的自選學校卻是由上市上櫃的公司管理,剩下的四分之一才是非營利組織或基金會。

批評者指責自選學校把該用在學童身上的錢,都送進了股東的口袋裡,節省成本以賺取最大獲利、誇大學生的成績來吸引客戶。

瑞典首相安德森批評,「理當用於聘僱新教師、資助學校圖書館或教科書的錢,被從瑞典學生那裏轉走了。各位的稅金變成了企業的獲利,與海外風險投資的股份,這樣的浪費嚴重影響瑞典學生。」

佛拉喬斯指出,「自選學校對學校體系的影響主要有兩大因素,一般來說和區別待遇有關,同時也和操控考試分數與評等有關。對瑞典學生來說,成績非常重要,它們決定了之後會進入哪一個領域的學校,而這基本上是掌控在老師的手裡,所以要操控它們非常容易,所有的證據顯示自選學校在評分方面比較寬鬆。」

在股市掛牌的自選學校企業,例如規模最大的AcadeMedia年營業額超過10億美元,大選競選期間還公布消息,表示集團四分之一的獲利將以股息的方式發送給股東,相當於1700萬美元。

民調顯示瑞典人多數支持自選學校,但反對教育機構賺取暴利。當時執政的女首相安德森就任命了專員,起草如何禁止學校分紅的計畫。

但贏得大選右派溫和黨領袖克里斯特森卻有不同的見解,他認為營運良好的教育機構分紅沒有問題,表現不佳的公立學校才值得憂慮。溫和黨就提議,對學業表現欠佳的學校設立分紅上限。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