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大選/北市減少2席牽動地方選情 或改變首都政治版圖

士林北投區13席議員就有5人是無黨籍,第一選區也因此在台北市有「小議會」之稱,本屆雖被減少1席,但仍有多達20人將登記參選。(攝影/陳祖傑)
截至5月31日止,台北市內人口為247萬,依《地方制度法》、《地方立法機關組織準則》規定,直轄市人口少於250萬人將減少1位副市長及2席市議員席次。中選會18日公告,士林北投、松山信義區確定成為減少席次的2大選區,上屆驚險突圍的黃郁芬如何再接再厲?差500票落榜的吳崢少了政黨奧援,如何捲土重來?

回顧2018年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下稱「九合一選舉」),國民黨拜「韓流」效應之賜,在台北市議會的63席囊括28席,民進黨僅取得18席,比2014年的25席少7席。小黨參政又以時代力量表現亮眼,林穎孟、林亮君及黃郁芬三人首度上陣就當選。然而就任僅一年,因為路線意見分歧,3人陸續退黨,改以無黨籍身份繼續為民喉舌,並早早宣告將爭取連任,另外在上屆僅差500多票而落選的松山信義區參選人吳崢,也將在今年底以無黨籍身份重赴戰場。

2018年時代力量在台北市議會取得亮眼成績,林亮君、林穎孟及黃郁芬(前排右三)順利當選,吳崢也僅差500票落榜。(圖/公視資料畫面)

不過台北市民政局統計,截至5月底,台北市人口數為247萬,依《地方制度法》第55條規定,人口不滿250萬人的直轄市,副市長應為2位,故台北市將減少1席副市長配置,市議會席次也將減少2席。中選會18日公告,第一選區(士林、北投)以及第三選區(松山、信義)將減少1席議員席次,這2區也分別是黃郁芬、吳崢所在的服務據點。

議員席次減少,加上失去政黨奧援,加以現任市長柯文哲創設的台灣民眾黨將首次投入地方選戰,不僅藍綠派出的參選人不敢大意,黃郁芬和吳崢都坦言,這次選戰絕不好打。

全台陷人口危機  直轄市、縣市議席減少

2020年,台灣正式邁入人口負成長時代,加上因疫情2年未入境的國人陸續被除籍,在本屆九合一選舉中,就有台北市、高雄市議席被迫減少。

根據《地方制度法》第33條規定,直轄市議會議員名額為總人口數扣除原住民人口數後,若超過200萬的縣市,議會席次就從55席開始算起,每增加10萬人就增加1席。以上屆台北市議會為例,包含平地及山地原住民議席各1席,一共選出63席。

另外,依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38條第2項規定,地方議會最終席次將以選舉投票月11月26日為基準,回推前6個月的人口數來計算。然而截至5月31日,台北市人口減少至247萬,士林、北投區議員席次減少1席外,松山、信義區也要減少1席議員。至於高雄市也因人口流失,總席次從66席減少至65席。新竹縣則受惠於竹北市人口成長,成為本屆唯一議會總席次有增加的縣市。

北市人口跌至247萬,觀光景點台北101所在地第三選區,將減少1席市議員。(圖/公視資料畫面)

無黨籍候選人的孤軍奮戰

4年前首度參戰的黃郁芬以1萬3213票當選,在13名當選人排名倒數第2,僅比資深前輩陳建銘多47張票。

退出時代力量後,黃郁芬以無黨籍身份留在議會,她認為少了政黨包袱,「就沒有人情世故要去處理,只是年輕人關注的議題,我一定會跟大家站在一起。」

雖然少了送往迎來的壓力,但相對也缺乏黨部支援,僅靠服務處及議會辦公室等同仁打拚,要與其他政黨爭奪選區的9個議席,並非易事;談及爭取連任,她坦承備受壓力,「但我相信這幾年的努力,不會這麼容易被取代。」

走進饒河夜市裡,吳崢競選總部辦公室只有不到10位的工作人員,從選舉策略到社群宣傳、美術設計等,每個人都身兼數職,與藍綠白分工仔細的「團隊戰」規模相距甚遠。

上屆市議員選舉,吳崢與「呱吉」邱威傑的得票數僅差500多票,結果眾人皆知,無黨籍的邱威傑踏入議會殿堂。這段期間,吳崢轉任中山大同區議員林亮君的特助,打算在本屆捲土重來,他樂觀地說,「所有松山及信義區的選民,我都會積極爭取選票。」

吳崢競選總部位於饒河夜市,一處民宅的2樓,約30坪的空間,工作人員不到10位。(圖/吳崢提供)

吳崢認為,有政黨資源固然是好事,但選民服務時常遇到可能得罪「樁腳」的情形,「比如有人投訴,誰誰誰的車都亂停,然後你發現亂停的人是你的『柱仔跤』,你怎麼辦?」他認為,如果要顧慮『關係』,「這樣就會變成明明該處理的事,但你不敢處理,或是冷處理。」

政論節目的熟面孔,台北海洋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吳建忠點出,部分無黨籍議員可能只是犯錯,被開除後改用無黨籍參選。「這不見得真的是無黨,因為資源還在。」黃郁芬及吳崢最大的挑戰則是無黨等於零資源,「他們都是『真正』無黨籍。」

吳建忠以傅崐萁為例,2009年傅崐萁遭國民黨開除黨籍後,就一直用無黨籍身份參選花蓮縣立委及縣長,並且打著「正藍戰將」旗號多次勝選,就連妻子「代為出征」也坐享其派系資源。

「但黃郁芬、吳崢都不是傅崐萁,他們離開時代力量後,就沒辦法再獲得時力的資源。」吳建忠認為,在選舉中,無黨籍議員沒有政黨支援,不論打空戰或陸戰都會很辛苦,「小蝦米要打倒大鯨魚,難度很高。」

地方選舉著重選民服務理想難換為選票

2018年時代力量在地方選舉取得不俗成績,吳建忠認為,很大原因出於民眾對進步改革力量的期待,但近年來,時代力量多次傳出內部分歧,團結度越來越低,理念的落實程度也欠佳,「選民就會問,『我為什麼要投給你?』」

有輔選經驗的吳建忠認為,地方選舉著重的是民生問題,說穿了「也就是燈亮、路平、水溝通。」他舉例,士林北投的無黨籍議員林瑞圖,在當地服務超過30年,民眾一有陳情或需要調解,「他都會幫你『喬』好。」因此在基層擁有雄厚實力。

吳建忠表示,地方政治人物要有清晰的定位,勤跑紅白帖、做好地方服務,或者打網路空戰,「但黃郁芬,我沒有看得到她的定位。」至於吳崢在上屆落選後曝光度比現任議員有落差,雖然兩人強調「所有市民的票我都會爭取」,但缺乏政黨奧援,勢單力薄,吳建忠認為,在選民服務上很容易出現顧此失彼的情況。

無黨籍議員的另外一個挑戰,是議會影響力不足。吳建忠直言,「像黃郁芬、吳崢、劉仕傑等等的年輕人,都有許多很棒的理想,但重點是如何實踐。」

根據《地方立法機關組織準則》第36條規定,「直轄市議會議員、縣(市)議會議員依其所屬政黨參加黨團,每一黨團至少須有三人以上。」吳建忠指出,黨團協商在地方議會是件常見的事,但無黨籍議員只能與其他人合組政團,才有與黨團協商的可能性,但合組政團又因政治立場不一,意見容易產生分歧,理念難以實踐。

民眾黨首度投入地方選戰  料成最大攪局者

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領導的台灣民眾黨,將在本屆投入選戰。其中,陳思宇、「學姐」黃瀞瑩將參選士林北投區;發言人楊寶楨將出戰松山信義區。

「說不擔心一定是騙你的。」被問到民眾黨對選情的影響,黃郁芬表示,同區競爭對手陳思宇、黃瀞瑩都是民眾黨的重要即戰力——黃瀞瑩從上演綜藝節目《木曜4超玩》後,在網路上持續有一定聲量;陳思宇則是4連霸議員陳建銘的女兒,政治資源雄厚。

吳建忠認為,黃瀞瑩「學姐」形象鮮明,對選戰有正面影響,「她最近把口號換成『台北有姐』,我覺得這是有加分效果的。」楊寶楨更是頻繁登上媒體,吳建忠說,候選人要讓民眾認識甚至留下印象,曝光是非常重要。

楊寶楨可能成為吳崢最大的競爭對手,吳崢認為這仗並不好打,他也坦承,幕僚看過不同媒體做的民調,數據都顯示,楊寶楨有機會當選。

吳建忠評估,擁有「主場優勢」的民眾黨,在本屆選舉後很有可能躍居藍綠以外的第3大黨。不過他搬出上一次選舉的數據提出個人的觀察,陳建銘不競逐連任,打算交棒給女兒陳思宇的算盤,未必能如願以償。「3年前立委補選,陳思宇票數沒有破萬(9689票),就反映『轉移選票』並非理所當然的事。」

不過北市府6月爆發網軍疑雲,在網路上引起熱烈討論。雖然市長柯文哲在網路上備受爭議,但吳建忠認為,在陸戰上「阿北」的光環仍然存在,甚至可以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效果,為黨內候選人加分。

台北市長柯文哲領軍的台灣民眾黨將首次挑戰地方選舉,陳思宇、「學姐」黃瀞瑩將參選士林北投區。學者認為,2人中至少有1人會當選。(圖/吳崢提供)

「小議會」競爭最激烈  無黨無派有機會上榜

上屆士林北投選區共有13席,與大安文山相同,屬台北市議會最大選區。4年前,國民兩黨在士林北投各取得3席,不過新黨有2席,無黨籍5席,是議會中少數藍綠都無法取得絕對優勢的選區。

本屆士林、北投選區將減少1席,加上民眾黨、時代力量都有提名候選人,外界預料,士林、北投將會成為台北市選戰最激烈的地區。

士林北投政黨光譜多元,黃郁芬認為,這跟地理環境有密切關係。「這裡從海到山都有,靠水的人有他們的文化;靠山的農民也有他們的生活文化;都市區也有屬於他們的文化。」她說,就算被視為「統派」的新黨,在第一選區仍有一定票源。

吳建忠認為,上屆新黨在台北市議會佔3席,其中2席來自同一選區,這跟士林北投部分選民具有軍公教背景,來自眷村票倉的支持有關。

雖然第一選區看似「四分天下」,但吳建忠分析,該區選民的政治立場「其實是藍大於綠。」他解釋,5名無黨籍議員中,「陳政忠是前國民黨員,楊靜宇以前是新黨的。林瑞圖雖然以前是民進黨,但他的票源其實是偏藍的。」

吳建忠並不看好黃郁芬的選情,他認為除了黃自身定位不清外,這次包括民眾黨推薦的洲美里里長蘇府庭等新勢力加入選戰,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黃郁芬有很大機會被擠出競爭行列。

失去政黨奧援,加上民眾黨在該區提名地方人士參選,學者認為,強調公民理想的黃郁芬,尋求連任恐有危機。(攝影/陳博志)

松山信義:傳統藍營優勢選區  超額提名恐成危機?

松山信義選區本屆共有10席,國民黨取得5席,民進黨4席,最後一席是由黑馬「呱吉」邱威傑拿下,但下屆也將減少1席,變成9席。

吳建忠指出,以基本盤而言,因為當地有四四南村等眷村,所以是國民黨具優勢的選區,王鴻薇、徐巧芯、秦慧珠三姝成為得票數最高的前3名並不意外,「除非像2014年太陽花運動爆發,刺激綠營支持者投票,才有機會翻轉。」

吳崢總部的牆壁上,掛了一張松山、信義的地圖,上面用不同顏色的便利貼,顯示自己上屆在各投票所的得票率。他指著充滿藍色便利貼的民生社區解釋,「藍色是指我在這裡的得票率,低於平均數。」吳崢分析,民生社區是全台首座美式示範住宅區,當時搬進去的居民,大多是中產階級以上,「他們政治立場大多都是偏國民黨。」

4年前吳崢僅以500多票之差落選,他與幕僚製作地圖,分析選情。(攝影/陳博志)

即便知道自己必須在藍海選區力爭上游,吳崢仍然堅持在同一選區再努力,他表示,作為政治人物,如果用投機的心態,「哪裡容易選上就去哪裡,對選民的觀感也不好。」

現任議員「呱吉」邱威傑已宣布不拚連任,吳崢直言這對自己的選情有正面效果,也希望可以吸納「呱吉」的年輕選票,而採取「空戰為主,陸戰為輔」的作戰模式,「像去年疫情期間,很多人都悶在家裡,我就寫食評跟網友聊天,撫慰大家的心。」

國民黨在該區已有現任議員5席,再增加提名1席新人,將保留提名6席。雖然7連霸的議員陳永德表示不再爭取連任,但台北市黨部仍保留名額,留下徵召參選空間。吳建忠則認為,陳永德4年前得票僅勝過「呱吉」,在10位當選人排名倒數第2,如今國民黨再額外提名1席新人,是非常冒險的決定。

「這屆沒有韓流效應,配票要配得很完美,才有可能6席全上。不然有可能兩敗俱傷。」他透露,根據某黨所做的民調,吳崢、楊寶楨都有可能選上,如果國民黨配票失敗,兩人得利的機會就更大。

現任市議員邱威傑放棄連任,吳崢能否吸收「呱吉」的年輕票源,成為選情關鍵。(圖/吳崢提供)

人口問題急需解決  黃郁芬、吳崢各有想法

面臨因人口持續流失,減少議席可能產生排擠效應,作為議案表決時的關鍵少數,黃郁芬認為,執政者必須正視少子化的危機,至少在她的觀察,育兒政策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地方。

「不管是一個準媽媽,還是一個議員的身份,我覺得育兒配套措施要做好,才會讓民眾有生育的意願。」黃郁芬摸了一下肚子後,說出自己的想法。

她表示,剛上任的時候,身邊朋友就向她陳情,北捷部分男廁沒有尿布台。「站務人員就跟他說,你可能要到下一站才會有,不然就要去哺乳室,但這樣就變得很尷尬。」黃郁芬認為,這些細節必須改善,才能營造友善生育的環境。

吳崢則觀察到,台北市遷出人口來自2大波峰,「其中一個就是30至40多歲的族群。」33歲的他也正處於這個世代,房價太高,只能往外縣市移動置產,但沒有離開台北城的吳崢,如何化這股感同身受為政見催票,也是能否取得選民支持的關鍵。

過去幾年,台北市政府雖然持續蓋社會住宅,但租金是以附近租賃市場價格85折計算,2年前就出現明倫社宅44坪3房型,月租高達4萬500元的爭議。

「這個租金算法的問題是,如果周圍住宅租金價格越高,社宅的租金基礎就會越高。」吳崢認為,北市社宅租金計算方式應該作出調整,「比如以平均月收入作為基準,再用一個公式算出租金。」

北市人持續少又老  無黨籍候選人更難選

雖然2人都端出與年輕人息息相關的政見,但根據台北市民政局最新數字,截止今年6月31日,北市老年人口占比上升至20.29%,長者的選票或成為左右選情的關鍵。對於積極爭取年輕選票的黃郁芬、吳崢而言,恐怕再增添不利因素。

此外,台北市人口下跌至246萬4452,若人口持續流失,2026年地方選舉台北市議席恐怕再減少,未來候選人之間的競爭也將變得更激烈。

選舉考量之下,無黨籍候選人會不會為了吸納老年人選票而調整政見,或者另起爐灶組成新政黨,甚至加入規模較大的政黨,提高當選機率等,將成為選舉觀察重點,以及影響北市政治版圖的因素。

台北市老人占比漸漸上升,為了爭取選票,候選人的競選政見恐怕會向老人靠攏(圖/新聞資料畫面)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