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全球門戶」計畫抗中一帶一路 第二階段擴至非洲

中國除了軍事上的擴張主義引發其他國家警戒,經濟上把手伸入各大洲,大搖大擺地拉攏一些缺乏資金的小國,也讓各先進工業國相當緊張。歐盟日前展開「全球門戶」計畫的第二階段,範圍從亞洲擴大到非洲,同時回頭鞏固在歐洲本土的影響力。儘管動員資金的規模和中國「一帶一路」有差距,但歐盟強調以質取勝,藉著民主政治的資訊透明化,以及妥善的政府管理,讓基礎建設能取得高品質的成果。要來和只是大規模撒錢,「以量取勝」的一帶一路拚個高下。

第一階段的歐盟門戶計畫,從1990年到2020年屆滿30年,歐盟認為成功扮演了歐洲和東亞的合作橋樑。目前研議中的第二階段,集資目標為3000億歐元。儘管還沒有決定投資的具體標的,但11月底的會議,大致描繪出未來和有關國家合作的領域,包括氣候變遷與供應鏈問題等等。

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在開幕演說上,毫不避諱地指責,中國一帶一路計畫,就是透過撒錢的經濟支援,掐住受援助國家的脖子,使後者跌入經濟上負擔債務,與政治上讓中國介入國安與戰略的陷阱。

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表示:「要談到投資(來源)的選擇,現階段是相當有限的。現有少數可用的選擇,經常附帶許多細微的枝節,但卻代價高昂的後果,這代價可能在財務方面,政治方面或社會方面。所以我們認為(亟待協助的)各國,需要可信賴的夥伴,為他們設計可長可久與高品質的計畫。執行這些計畫時必須是資訊透明,以及妥善的政府管理、優越的品質。同時,這些計畫最終必須達成看得見的結果,以嘉惠各國的在地社區與人民。」

歐洲新聞台特地以「蒙特內哥羅」為例,在2013年前後與中國達成協議,向中方貸款9億4千多萬美元,建設由內陸到沿海的橫貫公路以及周邊的公路網。結果因為相關官員的貪腐,導致建設延宕。而所謂「魔鬼藏在細節裡」,中國早知這些債務國無力償還,條約或協定就埋下債務國交出重要設施,乃至於國家安全主導權。非洲國家烏干達的恩德比國際機場改建計畫,也面臨幾乎相同的困境。

歐盟計畫中的3000億歐元,除了歐盟與會員國政府編列預算,歐洲央行等國際組織,以及各大民營企業都是集資的來源,這也成為歐盟與中資一帶一路打對台的重點。馮德萊恩說:「我們導入民營企業參與,而在中國是沒有民營企業參與的,所以這(全球門戶)才是真正好的選擇。」

由於中國對外國貸款,完全沒有監督與稽核的機制,G20集團估計到2040年,中國出手的金額約可達13兆歐元。而歐盟的3千億相對之下,規模小了很多。但與馮德萊恩同樣來自德國,歐洲議會的中國代表團團長「比蒂科夫」,強調全球門戶計畫的執行,會要求接受援助的國家,在民主法治、資訊透明等方面,達到歐盟的標準。因此,這不僅是金錢上的支援,也是協助接受貸款的國家進行結構性的改革。

歐洲議會中國代表團團長比蒂科夫表示:「即使只是『討論』全球門戶計畫,也已對中國發生影響。如果大家仔細聽北京當局的說辭,他們現在突然提起『有品質』的計畫,這是(來自歐盟)新創的說法,還有『永續性』也是創新的說法。事實就是,中國現在只能循此路線。這就是我方所帶來的正面效果,現在他們只能說『歡迎任何競爭』。」

當然,這些畢竟還只是歐盟單方面的想法,這個全面提升開發中國家政治經濟結構的「全球門戶」計畫,能不引起共鳴,讓第三世界擺脫一帶一路的泥淖,2022年上半年的歐盟與非洲聯盟峰會,將是第一個考驗。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