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福團體調查 今年已傳出145件性侵案件

近幾年,#METOO反性侵、反性騷擾運動在全球展開。在國內,有社福團體蒐集新聞資料發現,光今年所爆出的性侵案件已經有145件,其中可能涉及權勢性侵的佔六成,又以校園的權勢性侵比例最高。

學校老師對學生、或職場上主管對員工伸出鹹豬手,甚至是更嚴重的騷擾行為,有很多受害者常擔心權勢之間不對等、不敢作聲,只能悄悄對外求援。

台大性平會學生委員郭怡萱指出,「(舉例)傷害我的那個老師看起來那麼會教書、這麼有才華,那我講出來,有人要相信我嗎?老師還掌握著我的成績,他甚至還可能跟我未來工作的單位老闆認識、是好朋友,那這時候,我有辦法說嗎?」

學生會說出受害求助者的害怕和擔憂,而勵馨基金會蒐集新聞資料發現今年至今爆出的性侵案件有145件,其中可能涉及權勢性侵的案件有94例,占六成,以校園案件比例最高。

1556625173l.jpg
 
如果從衛福部資料看,光107年通報性侵害的相關案件有超過11,000件,其中被害者和加害者有權勢關係的有2,120件。但監察院統計資料中,近五年以來遭到權勢性侵或性騷擾的受害者願意勇敢訴諸司法的事件只有87件。

1556625173f.jpg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目前)根本沒有什麼構成要件的討論、也沒有證據法則,憑著法官可能的自由心證或是他能夠找到的證據,權勢性侵存在著權勢關係,他(受害者)還想一下他整個環境的系統相信不相信他。」

前司法院大法官許玉秀說明,「它(事情)是不是構成權勢性侵是以發生關係的那個時候為準,不是以他(被害人)事後怎麼去表達為準。我們的審判系統、檢察系統、甚至律師們,很清楚的對於性自主的這件事情(要加強)。」

前司法院大法官許玉秀指出,「持續」的權勢關係本來就很容易模糊是否為合意性侵判定,呼籲檢察和審判等相關單位加強對權勢性侵特質的理解。而勵馨基金會則指出應該明訂構成權勢性侵的「利用要件」,建立判斷的證據法則,才可以改善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