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性侵遭吃案 多團體聲援印尼看護 | 公視新聞網 PNN

控性侵遭吃案 多團體聲援印尼看護

今天有一名來自印尼的外籍看護出面控訴,去年差一點遭到前雇主的父親性侵,她逃離之後,反被對方控告竊盜罪,但她差點被性侵部份,警方卻沒有偵辦與通報,面對質疑,警方則回應,因為當時這位外籍看護,並沒有提出性侵害告訴,所以才沒有通報。 來自印尼的安安控訴,她去年3月來台擔任看護,前雇主父親蘇姓老翁要求到他的房子打掃,卻被反鎖在屋內意圖性侵,她趁機逃離之後反被控訴偷竊罪,但她險遭性侵部份卻沒有偵辦,安安去年四月感到無助回到印尼,七月檢察官針對竊盜罪傳訊她未到被列為通緝犯,12月安安再度來台工作時,在機場被航警逮捕。 印尼外籍看護 安安泣訴,「阿公說等一下我給妳錢,妳可以睡覺跟我嗎?我然後說我不要睡覺跟你,我說阿公為什麼你沒有禮貌。」 安安表示她趁著對方洗澡的時候,拿著對方褲子,從裡面拿出鑰匙解開門鎖逃離,當時她沿路丟棄褲子,手機與現金,蘇姓老翁後來向警方控告她偷竊,安安說她被帶到警局時,曾向警方表示被對方意圖性侵,但警方沒有通報也沒有偵辦,蘇姓老翁還恐嚇她不能說相關案情。 桃園就業服務處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 黃杲傑說,「原雇主的父親,他在筆錄上陳述說,為什麼這個安安會去拿得到你的這個二千塊,還有你的鑰匙、你的行動電話;結果他的理由竟然是說,他去上廁所。我們男孩子大家都會上廁所,你會脫著褲子然後把褲子丟在外面 去上廁所嗎?」 當時承辦的台北市中正一分局對此回應表示,檢視偵訊畫面,安安與蘇姓男子是在不同時間做筆錄,沒有同場接觸的機會,安安當時也沒有提出性侵告訴,所以警方就沒有進行通報,警方目前已經對本案進行內部調查,至於聲援安安的多個團體則建議應全面開放檢警偵訊時,有律師在場陪同,以避免類似案件再度發生。 記者綜合報導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