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勞基法保障 25萬外籍看護有口難言

「移起來打拚」系列報導,這幾天帶大家認識了「廠工」和「漁工」兩種產業外勞。今天要帶大家了解,在台灣有大約25萬人的外籍看護。她們沒有受到勞基法保障,而且進到雇主的家中工作,很容易有苦說不出,甚至成為暴力、性侵的高危險群。她們照顧年長者,我們又要怎麼善待她們呢?一起來看屏東金麗珠阿媽和印尼籍移工Yanti的故事。

推著金麗珠阿嬤散步,有說有笑,印尼移工Yanti和阿嬤感情超好,完全看不出來,才相處幾個月而已。

Yanti說:「現在很好,跟印尼的家差不多一樣。」

Yanti照顧的阿媽金麗珠也形容:「多一個孫子、孩子的感覺。」

把Yanti當成自己孫女看待,中風的麗珠阿嬤家住屏東內埔,並不富有,但還是很替Yanti著想,決定在床邊加裝醫療輔具,減少看護工常見的職業傷害。

其實在雇主家中加入一點小巧思,就可以讓移工的工作環境變得更輕鬆。像是這個醫療扶手,不但可以讓受照顧者自己用自己的力量,有一些復健的功能,而且也可以讓移工比較省力,讓他們的工作比較不容易受傷。」

家庭看護很特別,因為被照顧者有全天候需求,不管是外國還是台灣籍,都不受勞基法保障,經常得24小時待命。一個人進到別人家裡工作,更成為家暴、性侵的高危險群;近幾年外籍看護通報的相關案件,每年平均至少70件。

像Yanti一樣幸運的人並不多,有一整層樓的房間休息,享有私人空間,不管要作禮拜、還是找朋友來,相對輕鬆自在。

Yanti說:「在這裡照顧奶奶很開心,因為奶奶很善良,很像我自己的奶奶,而且沒有在分誰是看護、誰是家人。」

金麗珠說:「她的老公來的時候,他們在二樓睡覺。真正有事我再打電話,她就下來。」

Yanti的月薪1萬7千多,另外再把沒休到的日子,換算成加班費,原則上都只有2萬出頭。全台家庭看護都是這樣,不像在工廠或長照機構做事,有一例一休,還領得到基本薪資。

看著Yanti賺辛苦錢,金麗珠全家人計畫,等到這輪三年契約期滿,額外給她一筆獎金,讓她回印尼,可以過上更好的生活。

台灣2018年邁入高齡社會,7個人當中就有1個是老人,未來長照更需要外勞協助,尤其是在偏鄉;在內埔看診超過半個世紀的劉醫生,很清楚這個趨勢。

屏東內埔鄉診所醫師劉金德說:「年紀大了,行動不方便,就一定要靠移工。家裡小孩子都是在外面去做工作,很少回來、偶爾回來。所以外勞他們就會越來越多。」

看護來台灣,幫我們照顧家人,從Yanti和金麗珠的互動,看得出來,對人家好,得到的回報,更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