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半個台灣救人的能高山難:崩解的隊伍、疲於奔命的消防【觀點】

(圖/周映君提供)
一支8人登山隊伍登能高山後分開行動,成員中有人體力不支、斷糧受困而對外求援,但因中橫坍方不通,救難人員得繞半個台灣前往救人,所幸全數獲救。但是,萬一天候更加惡劣或隊員狀態不佳,這就可能是一場嚴重的死亡山難,如何避免再有下次,是我們必須正視的課題。

(※ 文:城市山人,本名董威言,作家、登山者,著有《登一座人文的山》)

揮別嚴寒冬季,時節接近立夏,民眾趁著連假上山縱走本是常態,但本月3日卻傳出一起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準山難新聞——一隊8人的登山隊伍登上能高山後,竟崩解成為數個小組,分散於路線上5處不同地點,而且甚至是由隊員自行對外求援,疑點重重。

而搜救人員也不好受。出事地點雖然位於花蓮轄區,但由於中橫道路暫時中斷,搜救隊必須繞過半個台灣才能抵達現場,多花了一個交通日。如此舟車勞頓,不僅消耗救援人員的能量,也顯得毫無意義。

無人喪命固然是運氣好,萬一天候更加惡劣或隊員狀態不佳,這就可能是一場嚴重的死亡山難。難道非得要事態演變為家屬齊聲在屯原登山口哭喊、招魂,我們才願意正視並思考如何避免下一起山難嗎?

很遺憾的是,歷史告訴我們,唯有血肉,才能築起安全文化的長城。

登山活動大眾化下,失卻團隊精神為必然

以歷史來看,從團隊行動到個體化的典範轉移,美國大約在70年代末期就已確立(以1968年《國家步道系統法案》為里程碑),簡單來說,就是政府開始正視人民的遊憩需求,改以稅金來改善並維護各項軟硬體基礎設施,逐漸取代傳統社團的志願者系統。加上二戰後,軍用科技與裝備的流通,資訊與交通條件一一到位,民眾進入野外的門檻日益降低,越來越不需要依賴社團的支援。

現代化較晚的台灣,如今也只是進入了同樣的發展階段。先不論這一支隊伍是商業還是自組(目前也無從判別),顯而易見的事實是,明明是大家一起申請登山,實際上隊伍結構卻極為鬆散,毫無任何團隊精神可言。

細究原因,就必須提及近年流行的「共乘團」或「網路自組團」。大致來說,素昧平生的登山者們會透過網路社團與通訊軟體共組登山隊伍,但主要動機仍在共同分攤雇用接駁車的費用。但稍有些經驗的山友都知道,人與人之間的個體差異極大,話不投機、腳程差異、風格不同等因素,都足以拆散隊伍;更別說領隊更可能自認僅有行政功能,其餘人都應風險自負。

事實上,無論是參加共乘團或是網路自組團都是人民的自由,無法、也不能對該現象加以限制,只能從教育與宣導著手,提高民眾的危機意識。

另一方面,對此領域甚有研究的洪振豪律師,就曾指出「彼此之間越多互助行為的隊伍,就越可能對彼此構成登山嚮導責任。換句話說,假如真的出了人命並進入法律程序,其餘成員就必須接受詳細調查與司法審判,並不是如多數人想像的一樣,出發前宣稱「風險自負」就能免責。

你也可以摒棄人情味,要求出發前大家簽下切結書,明確定義彼此之間的關係,但實際上此舉肯定遭致團員厭惡,難以實行。只能再三呼籲大家要慎選自己的隊友,瞭解自己的能耐,不要將陌生人當成你的登山保母

(圖/周映君提供)

人力短缺的惡果:捨近求遠的搜救人員

時間對於搜救(search & rescue)至關重要,一旦民眾受困或失蹤,就有一定的「黃金救援時間」,亦即搜救人員越快抵達現場,搶救生命的成功率就越高。

在這起事件中,由於消防單位不便跨區救援,中橫又暫時封閉,迫使花蓮縣消防人員必得繞過半個台灣到埔里夜宿,隔天才能入山執行搜救任務,其實就是體制掣肘效率的例子。人命與體制的天秤,莫非還是要以體制為重?這一次可以就近委託天池山莊的經營團隊出動,及早掌握狀況,但下一次呢?

我不苛責辛勞的消防人員做出此行動決策,該受檢視與檢討的是整體體制。我曾以諮詢委員身分,出席過多場政府舉辦的登山健行會議,一再提出「對於民眾而言,山都是連在一起的」觀念。意思是,目前「壁壘分明」的山域管理實際上只會徒增人民困擾,例如國家公園跟林務局各做一個山屋營地申請網站,還不如統一入口(登山申請一站式服務網就是好例子)。此觀念套用在搜救上本當一致,應以效率最高者優先,而不是堅守轄區的界線。

但說穿了,還是各地消防局長期人手不足的結構性沉痾作祟。山搜任務吃力不討好,高山區域更加複雜,難免令原先人手已捉襟見肘的消防單位望之卻步。退一步來說,如果搜救隊員手上正有其他的緊急任務,或是跨區出動的同時,自家後院卻著了火,豈不是顧此失彼嗎?

假如此事件因為多一天的交通日而釀成悲劇,我想絕不是大家樂見的結果。以體制面而言,如何促使地方政府增加山區分隊的預算,以及避免囿於轄區之別而犧牲救援效率,就是現在應該思考的兩個問題。

現實問題是,登山者來自四面八方,增加分隊預算對於地方政府也談不上是服務縣民或市民,容易陷入動機不足的困境,或許要等未來登山健行活動與地方社群觀光更加緊密結合之後,才會因經濟誘因而增加預算與人手。但我向來認為,登山健行活動是舉目全國皆然的公共議題,應是由中央主導改革,而不該讓地方政府單打獨鬥、各謀其政。

位於能高山與光頭山間的大陸池。(圖/周映君提供)

「自組歸教育,商業歸法治」的重要性

發生了如此離譜的事件,又該如何避免同樣事件再次發生?

這幾年我不斷提到一點,教育宣導雖然重要,也是放眼未來的長遠之計,但卻非短期能見到成效的投資。

事實上,我們面對許多山域議題,不少是應立即從體制著手的事項,其一就是「自組歸教育,商業歸法治。在此事件上,首先需要瞭解的是,這支隊伍是費用完全平攤的自組隊,或是收費的商業隊伍。假如是前者,那就是民眾有待加強登山安全教育;如果是後者,這種不合格的嚮導理應受到檢討與處分。

根據報導,這一位領隊自己先回到天池山莊,完全棄隊員於不顧,而一名要求匿名的消息來源則告訴我,這名領隊與搜救人員接觸後,就頭也不回的下山了,拒絕協助救援。我們只能合理推論,他認為隊員安危壓根不是他的責任,要不就是覺得自身難保,沒有餘力照顧隊員,只是先行撤離在道義上就說不通了。

見微知著,為防憾事再度發生,我們必須再次呼籲政府,請盡快研擬能區分商業與自組隊伍的法源,避免消費者一再落入登山團良莠不齊的陷阱中。收錢辦事本來就該負起更大的責任,放任現狀不管,對台灣山域冒險觀光(adventure tourism)的發展實是構成巨大阻礙。數十年前就該做的事情,希望台灣能在這個十年迎來轉機。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圖/周映君提供)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