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九把刀《月老》提名最佳劇情片,金馬獎路線的轉變?

九把刀執導的《月老》有台版《與神同行》之稱。(圖/傳影互動)
第58屆金馬獎5日公布入圍名單,其中九把刀執導的《月老》,不僅獲11項提名,更被提進「最佳劇情片」,作者認為此呈現出金馬獎路線的轉變。本屆金馬獎另個看點,《美國女孩》、《瀑布》與《修行》3片壟斷了女主角獎,上一次發生在12年前。本屆金馬沒有一支獨秀之作,預計競爭將空前激烈。

(※ 文:翁煌德,台灣影評人協會常務理事。臉書粉絲專頁、部落格「無影無蹤」經營者)

今年是中資電影抵制金馬獎第三年。之所以特別強調,是因為在此背景底下,金馬獎的確形成了一些轉變。若以前兩年來看,正是因為對岸電影進不來,使得星馬電影格外獲得關注,好比去年掀起一陣炫風的馬來西亞電影《南巫》。然而,今年星馬電影雖然黯淡失色,但名單依然顯示了新的趨向與可能性,值得觀察。

關鍵或許是九把刀(柯景騰)的《月老》所獲得的驚人成績。這部野心十足的商業作品被人稱為台版《與神同行》,不只是在劇情本身同樣關於神差下凡,在技術面向的展現也展現強大能量,能獲得多項提名,是在意料之中。但意外的是,這部作品卻被提進了最重要的獎項——最佳劇情片。

《月老》入圍,金馬獎路線的轉變?

在中資電影抵制金馬之前,類似鎖定年輕觀眾的主流電影如《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在市場上雖然都有很好的反應,但沒人會認為他們夠格提名最佳劇情片。但《月老》卻做到了,這代表這部片特別傑出嗎?

事實上,《月老》的確有其賣座潛力,本片以科幻作為包裝,真正看點還是刀大拿手的愛情故事。所有吸引年輕觀眾的商業元素在此共冶一爐,像是加了珍珠、椰果、咖啡凍、布丁的全糖飲料。不過,料加多了,也意味口感難以統合,如同本片敘事般令人越看頭越暈。最迷人的,其實還是柯震東與前世情人宋芸樺的相逢,其餘角色或者反派敘事線,都明顯不夠完整。

但《月老》真的不夠格嗎?或許可以從中看到另個層面的現象,即金馬獎在路線上的轉變。

以過去幾年金馬標準來看,完全以主流市場為導向的商業電影雖然一樣會提名金馬獎,不過評審似乎依然有把看不見的尺。史詩電影(如《KANO》),或者含有一些深度社會觀察的電影(如《我不是藥神》)的確明顯容易收到青睞。換言之,評審偏好「嚴肅」一點的作品,愛情青春片幾乎不在大獎考慮之中。

在外觀上是清新愛情片的《消失的情人節》在去年獲得最佳劇情片,或許還能解釋為偶發特例。但如今《月老》也守住了最佳劇情片提名,似乎意味著金馬獎真的願意為完全的商業電影留下一席,像是一種與觀眾拉近距離的宣示。此外,金馬提名也可望拉抬影片聲勢,這也像是對未來的商業大片伸出橄欖枝;即金馬獎不只獨厚小眾片型,也可以與產業、市場產生更緊密的關係。

金馬獎過去作為兩岸三地最高榮耀,近年影響力明顯減退,現在轉守為攻,提供國內大片舞台,也讓自己增加「含星量」,無疑是「傑出的一手」。這對於性質太過相似的台北電影獎恐怕也會形成一些壓力。

《月老》電影劇照。(圖/傳影互動)

3片包辦女主角獎,12年來首見

除了《月老》的好成績值得討論外,今年最大黑馬是阮鳳儀執導的《美國女孩》一舉提名最佳劇情片等7項,該片以2003年大流行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為背景,講述一名母親帶著兩個女兒從美國回到台灣生活的故事。本片劇本早在2018年就曾參與金馬創投,沒想到其題材所反映的人物處境與現Covid-19大流行的現況不謀而和。鍾孟宏導演的新作《瀑布》則是直接以疫情當下為背景,囊括11項提名。

雖然尚未看過兩部作品,但就題材上顯然都對時代當下的困局產生明確的呼應,值得期待。尤其引人矚目的是在演員項目上產生的奇特景象,《美國女孩》兩位演員林嘉欣與方郁婷,以及《瀑布》的賈靜雯與王淨都雙雙獲得最佳女主角提名,加上《修行》的陳湘琪,光是3部片就壟斷了女主角獎,上一次發生可是遠在12年前。

不過論起提名階段的最大贏家,卻不是台灣電影,而是來自香港的《濁水漂流》。導演李駿碩曾以《翠絲》提名金馬獎2項,如今更上一層樓,以香港深水埗露宿者為主題,打造了一部21世紀的《籠民》,勇奪12項提名。上一次港片在提名階段獨佔鰲頭已經是8年前的《一代宗師》。不過這不意味著香港電影就此起死回生,畢竟除了《濁水漂流》之外,港片僅有7部獲得提名。

阮鳳儀執導的《美國女孩》一舉提名最佳劇情片等7項。(圖/傳影互動)

從入圍港片認清香港真貌

入圍的港片幾乎不是以娛樂性為導向,哪怕是陳果的《鬼同你住》就類型上是鬼片與喜劇片的混合,骨子裡與《濁水漂流》一樣都在談居住正義。神秘的劇情片《少年》與紀錄片《時代革命》都是以反送中為背景。香港人擅長的類型片如《智齒》因為中資因素無法參賽固然可惜,但或許從上述作品,還更能認清香港社會的真貌。

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依據金馬影展官網,《時代革命》的入圍者除了導演周冠威,還列上了「香港人」。我原本心想,香港人也不全都是黃絲(支持民主運動人士),這樣標示會不會不夠精確?後來轉念一想,的確寫上「香港人」更精確,畢竟無論敵我,香港人都站在同一艘船上不是?

今年中國電影照樣幾乎缺席,最後僅有動畫短片《稻草記》與紀錄片《絳紅森林》獲得提名。就連被外界認為肯定會被提名的《緝魂》演員孫安可也都沒有進入名單,或許代表片方沒有為她報名以避免麻煩,而評審也未動用權力強制提名她(金馬獎評審應有資格主動提名未報名者)。這說明了中國影壇對金馬獎的看法暫時沒有任何鬆動,仍處於僵持狀態。

誠然要清楚分析這份名單,還是要看完所有作品才會清楚。但可以確認的是,今年絕對是空前激烈的一年,數據顯示自1978年金馬獎設立入圍名單以來,從未在一屆之內有3部電影獲得10項以上提名,而今年卻有高達4部(《濁水漂流》、《月老》、《瀑布》、《緝魂》)。

這代表今年沒有一支獨秀之作,或許會是史上競爭最激烈的一屆金馬獎也說不定。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提名0最大贏家是來自香港的《濁水漂流》,勇奪12項入圍。(圖/台北電影節)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