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旅遊收益因疫情銳減 保育經費無以為繼 - 公視新聞網

越野旅遊收益因疫情銳減 保育經費無以為繼

非洲國家受到疫情衝擊,各國野生動物保育專案計畫的經費也被迫裁減。保育團體就擔心,盜獵象牙和犀牛角的惡習,將和疫情一起蔓延。

從肯亞、烏干達一路往南,到波札那和南非,一個接一個的國家公園,不僅是各種野生動物保育的聖地,也是喜愛親近大自然的各國遊客,近距離欣賞這些野生動物的天堂。

根據非洲的旅行業同業公會估計,這類搭車跟著野生動物觀察遷徙路線的行程,每年可以為肯亞、南非等七個國家,帶來總計約124億美元,相當於新台幣3670多億元的收益。除了直接相關的旅行社和巴士司機、旅館民宿等行業荷包滿滿,各國為執行野生動物保育所需的經費,也藉此獲得相當大的挹注。

但隨著橫掃全球的傳染病疫情,國際航空幾乎停擺,原本絡繹不絕的歐美亞太遊客,幾個月來銷聲匿跡。同業公會對會員的調查顯示,超過300家大小旅行社,有9成以上業者的業績只剩原來的四分之一。南非越野旅行業者赫隆瓦涅說:「我們很少在買新車,最近一次是上個月疫情來襲之前。接下來我們就只能坐困愁城,車子停著養蚊子,我們還得付車貸。」越野旅行導遊恩柯西也表示,「先前還有一些銀行存款,但現在存款快見底了,我們眼看著就要餓肚子。」

除了相關的產業收入銳減,從業人員生活難以為繼,有關各國的野生動物保育專案計畫也被迫裁減編制與經費。畢竟巡邏廣大的國家公園,無論是陸地或是空中,各種器材消耗品都得花錢,工作人員也要領薪水。現在專案經費沒了,這些工作只得縮水甚至中止。

由於中國在2018年以維護文化傳統、充實中醫藥材為由,取消買賣犀牛角的禁令,保育團體擔心在這次疫情風暴下,盜獵者將利用巡邏人力的缺口,把非法取得的犀牛角拿去賺黑心錢。路透社的報導指出,南非有三個頗受歡迎,又可以合法狩獵的野生動物公園,採取了防範措施。工作人員在讓犀牛得以存活的條件下,切除部份的犀牛角,希望減少盜獵者對這些犀牛的興趣,間接遏止盜獵的發生。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