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作業辛苦 3萬外籍漁工在台打拚

移工來台大多從事台灣人不想做的工作,通常是又髒又累又辛苦,像是近海和遠洋漁業裡,就有3萬名外籍漁工。海上作業危險多,台灣曾因為海上衝突,造成兩敗俱傷,甚至死亡的慘案;所以工作的時候,和平相處非常重要。今天「移起來打拚」系列報導,帶您到屏東東港,認識一位船長。

一箱一箱的赤尾青蝦,是東港漁民凌晨出海,天黑撈到天亮的辛苦收穫。港邊忙進忙出的,黝黑的皮膚、深邃的五官,不少都是像Rismoko的印尼籍船工。

印尼籍漁工 Rismoko 來臺灣工作七年。他說:「如果在這裡工作的話,一定都會有新人,自然而然語言不通。船長講話的時候小聲一點,不要太大聲,不然的話他們會嚇一跳。」

海上作業危險多,不時爆發糾紛或喋血事件,漁業署統計13年來就發生過27起。但在船東林明德這條船上,不擔心起衝突。

東港船東林明德說:「如果你沒事就在船上大聲叫人家做事,愈喊人家愈緊張愈聽不懂。如果好好告訴人家,人家就好好做。很不錯,這些印尼外勞很不錯。」

經常請吃飯、喝飲料。收穫不錯的時候,林明德還會加碼給獎金。

Rismoko 說:「在這裡工作感覺很開心,因為可以領到薪水。因為在印尼工作薪資很低。」

林明德船上,另外三人都來自印尼。全台將近3萬名外籍漁工,印尼最大宗,其次是菲律賓和越南;相當於每11位漁民中,就有一位外籍漁工。,從事漁業署認證的4D工作:Dirty環境骯髒、Danger危險、Difficulty辛苦而且Distance離家遠。飄洋過海來謀生,晚上還常常睡在船上幫忙顧船。

近海捕撈晚出早歸。如果是遠洋,有時候出去動輒兩個月。船上的空間,一個房間睡三個人,就算依照法規,一個人也是一坪不到,工作環境非常辛苦。

在台外籍漁工工作辛苦,但其中還有很大差別,只有1/3和台灣人一樣領得到基本工資,屬於勞基法保障的「境內聘僱」,可是更多的2/3是勞基法沒保障的,屬於在海上或海外被找來跑船的「境外聘僱」,底薪450美元,換算不到新台幣1萬4。台灣唯一的漁工工會組織更發現,有些船家沒有給到底薪、拖欠薪水、甚至作業環境惡劣,讓台灣在國際上無法擺脫血汗汙名。

宜蘭漁工協會秘書長李麗華說:「已經在他們人事成本上面節省那麼多錢了,他應該要好好的真的花一點錢來照顧他們的生活起居才對,所以不應該在他們的生活環境、工作環境上面這麼這樣苛刻他們。有一些漁工跟我們講,在船上的救生衣還要自己買、雨衣自己買、雨鞋自己買,都要自己付錢的。」

讓漁工過得好,工作才會起勁,林明德說他跑船40年,見證近海、遠洋漁業大缺工,要靠外籍漁工撐起來。他選擇不當慣老闆,和印尼漁工一起,快樂出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