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九合一/守住青年票源 藍綠推「青年加權」能成有效解方?

近兩屆九合一選舉,藍綠皆推出「青年加權」,試圖改變提名遊戲規則,讓年輕人出頭,甚至喊出「青年要加入,政黨才有希望」的口號。攤開今(2022)年議員參選人名單,共有369名未滿40歲青年參選,占整體參選人的2成,創新高紀錄。但當青年參政成常態,選民又是否願意繼續為「青年牌」埋單?

2014年太陽花學運後,組成結構年輕的時代力量順勢而起,2016年總統大選高舉第三勢力旗幟,掃下3席區域立委、2席不分區立委,成為國會第三大黨,間接影響地方政治版圖重組。青年參政自此成為2018年九合一選舉後,各政黨的佈局方向,選民也更傾向給新人機會,藍綠兩黨因此推動制度改革,促進青年參選。

學運帶起參政熱潮 民進黨首推青年加權 

民進黨從2018年起舉辦「民主小草」,號召年輕人參選基層的村里長及鄉鎮市民代表,也推出「初選民調加權」鼓勵青年參選民代。2022年,民進黨在縣市議員選舉提名延續制度,列入「新人、青年」在黨內初選民調加權機制,至多可加權20%,並排除政二代參選者。

2018年時擔任民進黨青年部主任的何孟樺就指出,因應太陽花學運帶起的政治潮流,當人民不再完全信任所謂的「資深」代議士時,新鮮無包袱的面孔轉而成為選民期待的出口,民進黨也因此必須在制度上做出改變,抓住青年票源。

2018年大選民進黨共派出40位35歲以下青年參選人,比2014年多了11人,其中有超過半數、24位為首次參選的新人,最終有7成5以上成功當選,繳出亮眼成績單。2022九合一大選延續加權制度,35歲以下提名人數達52人,比上屆多出12人,占總提名名單的13.6%。

33歲的何孟樺今年首度參選市議員,符合民進黨35歲以下青年及新人的雙重資格,與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前辦公室主任許菡芸,共同競爭台北市第2選舉區(內湖、南港)婦女保障名額初選。

許菡芸是二度參選,何孟樺因為青年及新人兩項加權20%,拿下初選第4名(19.97%)比許菡芸(14.88%)高。雖成功出線,但何孟樺表示,「儘管有加權制度,但基本盤還是要有,加權才會有用。」

長期擔任民進黨幕僚的何孟樺,此次選戰跳脫「綠色」形象,以粉色作為主視覺。她表示,卸下一些政黨包裝,更有機會讓選民拋開第一印象認識自己。(圖/何孟樺提供)

2020國民黨大敗 朱立倫大力推青年參政

2020年1月,總統蔡英文以史上最高的817萬票成功連任,國民黨韓國瑜大輸兩百多萬票,吳敦義辭去黨主席一職,並促使國民黨中常委全面改選。韓國瑜回鍋高雄市府,卻在同年6月遭罷免,8月參與補選的李眉蓁也慘敗。一連串挫敗讓藍營青年發起「青黨行動」,到中央黨部提出革新訴求,要求「清黨」、「老賊下台」。

接棒的黨主席朱立倫因此大力推動青年參政,2022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的黨內提名辦法中就明定:35歲以下青年,民調結果得加權70%;36歲至40歲的登記參選者,民調結果得加權50%;另為鼓勵新人參選,若為首次參選,民調結果得再加權30%。如果參選人35歲以下又符合新人資格,最高可以加權至100%。

乍看之下,藍綠兩黨皆推出「青年加權」政策,其中又以國民黨加權比例最為「大方」,但細看兩黨在初選制度及策略上,其實截然不同;國民黨採「提名雙軌制」,現任議員直接提名,等於保送,其餘空缺再讓新人共同競爭,而民進黨採「提名並行制」,現任與新人須同時進行民調初選。

政大選舉研究中心研究員俞振華認為,單純比較20%跟100%,感覺數字差很多,但其實國民黨加權加得多,是因為已為現任議員直開「傳送門」。相對來說,民進黨對現任者較為「殘酷」,但儘管把現任議員納入初選,新人加權20%仍不容易撼動現任者的地位,因此兩制度都有保障現任者的意味。

新人與新人的競爭 青年加權是否還有必要?

國民黨推加權新制,卻引發部分參選人不滿。台北市大安文山選區羅智強辦公室主任楊植斗以青年、新人與公投協助的120%加權衝上第一,成為國民黨最年輕的議員參選人,景美當地宮廟董事長兒子高揚凱也以青年、新人的80%加權逆轉勝,反倒是挾著立委賴士葆青年總顧問氣勢、民調最高的曾獻瑩,卻因只有20%公投加權遭逆轉,與第2名的高揚凱差距僅千分之二落馬。

有宗教資源支持的的曾獻瑩5月曾受訪表達不滿,「我的民調最高33%,但我輸給民調22%的」,而後黨內原先擬以報准方式同意其參選,但引發基層不滿聲浪,最後曾獲黨中央同意後,退求其次以無黨籍投入參選。

「新人與新人之間的初選,加權是否還有必要?」因制度得利的新人楊植斗也質疑,若沒有青年加權,會是自己跟曾獻瑩過初選,認為國民黨應該要提早公布制度,讓參選者有機會提前佈局。

加權制度引起不滿聲浪,國民黨青年部主任陳克威則表示,曾獻瑩其實是這制度的受害者,但是這個模式也有反例,國民黨智庫任職多年副執行長的黃心華參選新北第9選區,在沒有青年加權的情況下,以57.836%領先青年蔡畹鎣53.863%。

青年部主任陳克威坦言,國民黨現今最大的問題是政治人才增補過程阻塞,與民進黨透過派系運作增補人才的組織文化不同,因此讓外界產生國民黨不給年輕人機會的印象。(圖/徐珮華拍攝)

遺落於六都之外的青年 參政是條窄巷?

「我的青春奉獻給國民黨,國民黨的興衰都未曾離開,如今卻被遺棄黨外。」

六都之外,也有地方青年致力從政卻不如意。過去10年在國民黨擔任幕僚的黃紀棠,從郝龍斌到韓國瑜,從中央黨部到地方黨部,經歷大大小小的選戰,今年決定帶著對公共事務的熱忱回到家鄉——基隆市安樂區參選議員,但他指控,加權制度對地方青年並不公平。

國民黨今年首次針對基隆市安樂區議員辦理初選民調,共5人搶4席,其中未獲提名者為34歲的新人黃紀棠,是此次唯一非現任、有20%青年民調加權的候選人。

「這不是對青年最好的選擇,也不是對黨最好的決定,卻是能使集團利益極大化的結果。」

黃紀棠指出,地方上完全沒有統一的提名制度,黨提名的現任議員,有的是派系代表,有的是年近古稀,青年加權100%,出了六都,黨中央的標準就變得「因地制宜」,完全依地方黨部行事。

「國民黨已經不可逆的輸掉我們這一個世代了」,黃紀棠表示,這個世代中仍願意留在國民黨的青年其實比外界想得還要堅強,「我們大可遠走高飛去民進黨領9萬,但我們選擇比較難走的路,只為了與地方勢力對抗,實踐『改革國民黨』的理念。」

初選未過,黃紀棠轉以無黨籍參選,國民黨9月以違紀參選為由,撤銷黃的黨籍。

黨籍遭撤銷,沒有任何來自黨部的通知電話,黃紀棠只能從媒體得知消息,他平靜引用洪秀柱在2016年換柱風波中所說:「黨可以不要我,但我不會放棄黨,此心可鑒,真情不變,孤臣可棄,但絕不折節」,他說,這是他對國民黨最後的溫柔。

沒有樁腳,沒有組織動員,新人黃紀棠每天尾隨垃圾車拜票,協助民眾倒垃圾,他表示,倒垃圾時間是新人最能接觸當地選民的時刻。(圖/黃紀棠提供)

對於加權制度全台多制,陳克威解釋,當時在制定制度時參閱各縣市的資料,「除了六都以外,較少年輕人參選地方議員」,因此青年加權比例交由地方黨部拿捏,才會有各個地方加權制度不一的狀況產生,對於黃紀棠的狀況感到遺憾,但「這就是政治現實的問題」。

藍綠選舉文化兩樣情 青年參政從何起?

國民黨2014年35歲以下青年參選人僅有16人,至今年雖已增長至35人,占比僅有7%,參政狀況仍不理想,陳克威坦言,「國民黨現今最大的問題是政治人才增補過程阻塞,與民進黨透過派系運作增補人才的組織文化不同,因此讓外界產生國民黨不給年輕人機會的印象。」

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研究員俞振華解釋,藍綠兩黨從組織文化上有根本差異,政黨的運作方式,也間接影響青年在各黨參政的意願。

俞振華指出,民進黨從創立到組成都與「選舉」息息相關,從一開始黨外「公政會」與「編聯會」,逐漸演變至美麗島系、新潮流系,以及現今熟悉的扁系、謝系、蘇系,這些派系的政治人才都從選舉出身,資深議員提拔辦公室主任、助理等,民進黨較有「政治遞補」的概念。

相對國民黨遷台後的選舉,俞振華說明,「當時國民黨中央都是外省老人,地方都是派系」,在異質性極高的狀況下,黨中央雖然不願意大用地方派系人士,但必須結合台灣地方派系穩定執政,因此青年、素人至今在國民黨難出頭。

「地方派系的政治人物掛著國民黨,可是他並沒有很強的國民黨的意識形態,他也不見得很聽國民黨的話」,俞振華表示,這就是黨中央難以提名黨要的人,進而推動青年參政的困難點。

俞振華表示,藍綠兩黨從組織文化上有根本差異,政黨的運作方式,也間接影響青年在各黨參政的意願。(圖/李文馨拍攝)

當青年參政成常態 選民是否仍埋單?

2018年掀起的青年參政潮,至今4年過去,當年的青年議員也打響了名號,面對2022有更多新鮮面孔參與選戰,同樣都是青年,選民又會如何選擇?

向來被視為藍營鐵票倉的台北市第6選區(大安、文山),今年呈現27人搶13席,且老將與新人議員廝殺的激烈戰況,除了有10席議員要拚連任,藍綠也一口氣提名了5張新面孔。

觀察2018年議員當選名單,國民黨籍的羅智強(48)、李柏毅 (37)、徐弘庭(36)、鍾沛君(33)、耿葳(28)、陳錦祥(59)、王欣儀(48);社民黨的苗博雅(31);民進黨的簡舒培(41)、王閔生(43)、阮昭雄(48);新黨的李慶元(60);無黨籍的林穎孟(35),13位當選議員中,近半是未滿40歲的青年,且除了徐弘庭以外,其他皆為當年首次參選的新人。

今年民進黨也提名5席,新人除了律師跨界當里長8年的詹晉鑒參選外,34歲「口譯哥」趙怡翔以及年僅24歲的殯葬業二代陳聖文也加入選戰;國民黨因加權制度調整,推出羅智強子弟兵楊植斗以及景美福興宮董事長高揚凱,新鮮面孔在大安文山區蓄勢待發。

2018年上任大安文山區的6位青年議員,今年全數拚連任,但除了苗博雅、耿葳及鍾沛君仍在40歲以下的青年標準以外,其他議員往中壯年邁進,累積4年資歷,具有一定聲量的青年,就能保證當選嗎?

挑戰連任的社民黨苗博雅在選前一周遇到選民對她說:「你很好!你很認真!你沒問題!我要把票投給其他比較危險的人」,她指出「苗博雅沒問題啦,不必投給他」這類風聲已在基層傳開,這讓她不禁為票源擔心,接下來恐將面臨「分票」危機。

當青年參政成常態,選民又是否仍會對政黨推出的「青年牌」埋單?褪下標籤,「青年紅利」已不在,青年又該如何為自己打響招牌?
 

解析九合一大選

第三勢力怎麼打選戰?

小黨賞味期短難成第3大勢力

銀彈、樁腳缺一不可 小黨如何出頭天?

政見牛肉真能兌現?

政見支票漫天飛 債務鐘聲響誰靜默?

前人建設,後人揹債?自償性債務誰來還?

打一場選戰多燒錢?

解密縣市議員選舉開銷 政治獻金藏「蹊蹺」

更多解析九合一報導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