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政策下,身心障礙者的心聲【獨立特派員】

新冠病毒Omicrom快速傳播感染,台灣累積確診人數已經超過四百萬人,連帶讓各個年齡層、甚至是不同障別者,確診人數也跟著大幅升高。而今年確診人數大幅攀升,不同障別確診人數明顯高於去年,碰到防疫上的問題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更多的困境。現在Omicron亞型變異株BA.4及BA.5虎視眈眈,照護人力的嚴重缺乏存在已久,尤其在這波疫情確診人數倍數增加更顯迫切,如何讓醫院的照護人力法制化,長照機構的照護人力、居服員以及外籍看護制度更完善,已經是當務之急。

五月四日晚上八點多,成骨不全症患者莊棋銘收到來自內湖三總的簡訊通知,成為了確診病例的一員。而同時他也隨即開始寫下屬於自己的「新冠確診日記」。

被問到寫日記的緣由,成骨不全症患者莊棋銘解釋希望透過部落格的方式,讓社會大眾了解身心障礙者確診可能會面臨到的困難與問題。而自確診以來的第一個難題,便是找不到人力支持。

「找不到願意服務確診身心障礙者的居家服務員。」莊棋銘無奈的說,因為居家服務停止的關係,獨自住在瑞光社會住宅的莊棋銘,於居家隔離十天內只好自立自強。除了要隨時監測自己的身體變化,三餐也必須自理,還好他已經養成家裡隨時儲備一個月存糧的習慣,才免於存糧告急的危機。

目前莊棋銘的身體已經恢復到八成左右,現在三天居家上班,兩天到協會工作。確診期間也投書媒體,呼籲政府重視不同障別,在防疫照護上的重重障礙。

對此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秘書長洪心平則告訴《獨立特派員》,其實兩周前就已有用正式的公文向疾管署反應問題,只可惜都被以模糊回應帶過。洪心平也向疾管署喊話,希望能夠在防疫應有的流程上,建立一同平等的默契。

成骨不全症患者莊棋銘因為找不到適合的居家服務員,於確診居家生活只能自理。(圖/獨立特派員)

關懷電話對答不便,文件資源毫無著落

同樣在今年五月初確診的,還有另一位重度聽力障礙者Youtuber Anne安妮,Anne安妮確診發病時已經嚴重到意識不清,是請室友打電話報119才得以送到醫院治療。回想起當時情景,Anne安妮也表示若身邊沒有人幫忙的話,相關單位要如何與聽障者溝通並予以協助,將會是一個很大的疑慮。

不只在醫院需要室友幫忙跟醫護人員溝通,回到家裡居家照護期間,Anne安妮也面臨另一個新的關卡。Anne安妮解釋由於自己是聽障者身份,因此無法進行正常的電話對答,不過當關懷電話致電時卻仍被要求一一回答,使她感到十分無助。

而除了關懷電話之外,十天內應該收到的居隔書與防疫包也完全沒有著落,就連申請防疫險用的確診與居隔證明,也遲遲無法查到相關紀錄,種種過程讓Anne不禁感嘆:「整個相關流程都非常辛苦。」

在有了實際體會之後,Anne安妮開始透過自己的社群媒體分享經驗,並提出改善建議。除了針對醫療端,建議調查人員使用電腦打字方式作業外,對於政府的通報流程也提出新增不同障別註記的選項,希望能協助身心障礙者能夠更順利的完成疫調。

Youtuber Anne安妮表示防疫相流程走起來相當辛苦。(圖/獨立特派員)

決策缺乏無障礙設計,身障者憂成防疫缺口

除了聽障者在防疫上有所困難,視障及其他障別也面對著不少麻煩。台北市盲人福利協進會理事長呂鴻文目前於翻譯公司服務,因為受到公司企業晉用導致受到影響較小,不過談到日常防疫時仍然覺得十分不便。

「政府宣導先自行快篩,等到確定確診以後再到醫院做PCR檢測。但對於視障者而言,自行快篩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呂鴻文說,視障者除了無法自行了解各個快篩器具的對應功能與用途外,也無法自行觀測檢測結果確認是否確診,每當需要檢測時身旁都一定得要有非視障者陪同才能順利完成篩檢。

對此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秘書長洪心平則表示,政府可以透過網站或是APP進行宣導,但同時也須考量具備無障礙設計,才能確保身心障礙者的權益不受影響。洪心平也指出,衛福部內部有在推行「身心障礙影響評估」的檢核表,若是能在防疫政策上好好善用,相信就不會忽略、遺漏掉弱勢族群真正的需求。

台灣有120萬名身心障礙者,從防疫軟體的開發、打疫苗排序、快篩就醫、通報流程到居家照護,每一個防疫上的決策,都缺少他們的聲音。未來若能建置資訊無障礙專區,具體回應不同障別的需求,才能幫助他們避免成為防疫的缺口。

(※ 李瓊月 袁宏書/採訪報導)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