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驚接紲受攻擊 烏國港口城市"敖德薩"當備戰

俄羅斯拍烏克蘭的戰爭已經超過一個月。這馬有風聲講烏克蘭南部的港都-敖德薩,是俄羅斯軍隊欲攻擊的後一个目標。當地也準備應戰,車路是鎮滿沙包、路閘。這戰火無情,也予首都-基輔的民眾、軍人死傷無數,煞因為死體火化了後無人來認,金斗甕仔已經囥甲規个架仔攏是。

教堂的鐘聲,迴盪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蕭瑟的氣氛,讓人覺得相當凝重。烏俄戰爭發生超過一個月,烏克蘭南部,瀕臨黑海,有「黑海明珠」之稱的「敖德薩」,為了阻擋俄軍侵略,早在3月初就開始備戰,如今街道上堆滿沙包、路障,還有文物雕像用沙包包起來保護,晚上則有烏克蘭士兵,荷槍留守。

敖德薩居民,芭科石塔伊娃表示:「這是恐怖主義,這是種族滅絕,這是全球可能發生的事情中最可怕的事,這不僅對我們烏克蘭人來說非常危險,對全球所有人來說也非常危險。」

有部分敖德薩的居民,決定逃離家園,但也有居民,決定跟士兵一起留守家園,還為士兵和其他居民準備飯菜。

戰爭爆發一個月來,不少後備軍人,立刻加入軍隊,被派往前線,在基輔西北方的「布查」挖出戰壕防禦,他們的家人,原本躲在家中的地下室,最後藉由人道走廊,迅速避難到鄰國。

來不及逃走而犧牲的市民,跟戰亡的士兵,則被基輔的火葬業者火化裝進骨灰罈,等待家人認領。但因為多數難民避難到鄰國,也讓保管空間頓時堆滿骨灰罈。

而遭受嚴重攻擊的「馬立波」,無法逃難的居民,在斷水斷電的環境中苦撐,終於等到了救援物資,還供應臨時用電,讓居民為手機、平板充電。有餓壞的居民,直接在現場開始用餐。也有罹患疾病的居民,等不到援助物資抵達,就離開人世。

馬立波居民,愛莉珊卓拉表示:「我丈夫來不及接受人道援助,他有糖尿病,最後幾天因為缺乏飲食,導致他昏迷而死,如果他能成功等到援助,他能繼續活著,我還無法告訴在俄國的親友,他去世了。」

除了馬立波的居民,躲在防空洞生活外,受到猛烈攻擊的第二大城「哈爾科夫」,也有許多居民因為無法逃難,躲在地鐵站生活長達一個月。長長的走道兩旁,都是打地鋪生活的民眾,地鐵車廂內,也變成生活空間。

哈爾科夫居民 夏波希妮可表示:「當這一切發生時,我給一些俄國朋友發了訊息,我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寫了很長時間,我寫信給他們說『你知道我來自哈爾科夫,我不是機器人或假冒的人』我寫信給他們說,已經和孩子在地鐵裡避難了一個月,他們不相信我,他們還說,『這是妳自己的錯,是妳的錯,是妳妳妳…』。」

儘管,地下鐵的空氣不流通,避難居民得常常出去透氣,但這裡也是在戰火中,能讓他們保住性命的角落。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