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台好國立陶宛】重拾民族尊嚴的精神寄託 籃球就是第二信仰

不同於其他歐洲國家,立陶宛的國球是籃球,國家代表隊在世界比賽表現優異,三度獲得奧運銅牌。在這人口不到300萬的國家,籃球還被視為被第二信仰,主要因為在蘇聯侵占立陶宛期間,籃球運動是重拾民族尊嚴的精神寄託。時至今日,全民瘋籃球的熱潮延續,還衍伸出許多商機。

雙方球員你來我往,進攻、防守、跳投,展現高水準技巧。立陶宛進入籃球賽季,在疫情期間,球迷打完兩劑疫苗,戴上口罩,重回球場觀賽。原本可以容納一萬五千人的場地,僅開放一半座位,但不減民眾對於籃球的熱情。

場邊啦啦隊,喊著專屬隊呼,替自己喜愛的球員加油打氣。觀賽的球迷,從老到少都有,因為在立陶宛看球賽,是闔家同樂的活動。

Žalgiris球隊發言人Almantas Kiveris說:「在考納斯Žalgiris隊是我們的DNA,所代表的顏色是白色和綠色,我們甚至會開玩笑的說,我們的流的血是綠的,考納斯人的血是綠色。」

身穿白綠球衣的,就是第二大城考納斯的地主隊Žalgiris,成立於1944年,擁有近80年歷史,是歐洲最古老的球隊之一。而立陶宛不同於其他歐洲國家,將籃球視為國球。

Almantas Kiveris說:「這裡是球員休息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置物櫃,沒有人可以進來,除了球隊的人,在這裡展開全天候訓練。」

球員休息室比照NBA的規格打造。賽前教練聚集球隊討論策略,賽後檢討表現。走出更衣間,就是球員專屬的健身房,設施一應俱全。另外,不起眼的樓梯口,可通往秘密基地。

人口不到300萬的立陶宛,將籃球視為第二信仰。主要是因為蘇聯佔領期間,國力弱小的立陶宛無力反抗,只能透過運動來擊敗蘇聯。

Almantas Kiveris說:「在1984到1987年間,我們連續幾年在蘇聯聯賽,考納斯與莫斯科中央陸軍隊在決賽碰頭,我們總共取得三次勝利,在那個時候籃球比賽被視為,一場立陶宛與俄羅斯的戰鬥,替之後的獨立運動跨出第一步。」

小蝦米成功扳倒大鯨魚振奮全國,重新凝聚民族尊嚴,而不服輸成為立陶宛男籃的重要精神。

Žalgiris球隊助理教練Tautvydas Sabonis表示:「不管我們眼前的敵人是誰,我們上前,然後做好自己工作,展示給球迷看我們的才能,和每天付出的努力,而這就是我們的團隊精神。」

陽光正好,三五好友相約在週末的河濱籃球場,來場三對三鬥牛。三分球精準命中,獲得喝彩。在立陶宛,許多年輕人都懷著一個籃球夢,夢想加入球隊,披上戰袍出征球場。

家長Mindaugas說:「大部分的學校,甚至是幼稚園,都已經有籃球夏令營或者社團,學生也會去參加,像我兒子,從幼稚園開始,從三歲開始就會參加相關活動。」

趁著休假,家長陪著小孩練球。想要成為籃球選手,得通過層層關卡。從幼稚園開始,學校就會舉辦大大小小的夏令營,甚至還有專門的籃球學校。而國家也投入不少經費,翻新球場,培育人才,讓全民瘋籃球的現象持續延燒。

212公分高,號稱世界最高的籃球雙胞胎Lavtwins,是歐洲球壇的風雲人物。過去除了參加國內聯賽,也打過歐洲盃,甚至代表立陶宛國家隊兩度出征奧運。

Lavtwins說:「參加奧運不光只是為了贏得獎牌,對於任何一項運動的運動員來說,能夠踏上這個殿堂就已經是一大成就。」

雙胞胎靠著先天優勢,加上後天訓練,在16歲就獲選為籃球選手,在體壇締造許多紀錄。對他們來說,打籃球已經不再只是為自己,而是為國家。

Lavtwins說:「立陶宛球員非常勤奮,再加上我們的基礎設施完善,從小就開始展開訓練,所有專業人士各司其職,在這樣的良好的條件下,培養出一定要成為冠軍的心態。」

籃球雙胞胎推出生涯紀錄片,見證兩人的成長。今年42歲的他們,已經退役,但對籃球充滿熱情。先是成立了自己的品牌,活躍於社群平台。還拿到學位,正在接受訓練成為教練,把自身經驗傳承給下個世代。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