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選手代表國家出賽 獎金福利大不同

明年最讓大家期待的體育盛事大概就是東京奧運了,而緊接著登場的就是身障運動員所參加的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簡稱帕運。不過台灣對於身障運動員和一般運動選手的獎金和福利制度有很大的差別,甚至許多身障運動員都是還有正職工作,只能空下自己的零碎時間來備戰國際賽事,明明都是代表國家出賽的選手,待遇卻是大大不同。

身障羽球選手葉恩銓表示:「每周大概平均球類的訓練,會三天到四天,然後再加上重量訓練,大概會有兩到三天的課程安排。」

穿上7.5公分的特製球鞋,假日的球場,一定可以看到葉恩銓努力練球的身影。這麼拚命的理由,就是想在2020東京帕運為台灣拿到羽球獎牌,世界排名24的他,想拿比賽門票,今年至少得打國際六站公開賽、跟八月的世錦賽來提高排名。

還沒圓夢,就已經先付出很大的代價,不只訓練要請自己的假,要出國比賽,還得靠自己籌錢,而且到了國外,對比外國身障運動員的待遇,台灣真的陽春很多。

身障羽球選手葉恩銓表示:「他們防護員都會有很大包各種防護員的器具。後勤要蒐集資料、攝影機的東西也是帶很多。相對來說,像我們去前陣子杜拜和土耳其的公開賽,一個教練帶四個選手,然後就大家自己背著東西。」

體育署全民運動組組長呂忠仁表示:「包括說運動防護員、餐飲、住宿,包括他到國外的譬如說照護人員等等,還有有些身障確實需要更多的醫師也好,等等陪同,這個部分我們會來後續再做一些強化。」

在第一線的運動員和體育署的說法,彷彿在不同時空,同樣都代表台灣,身障選手和一般選手,就連獎金也有很大落差。

身障羽球選手林正哲說:「亞運你們是300萬、我們是38萬,十分之一耶。但是我們強度不輸你們耶,就這樣子啊,這非常不公平。」

呂忠仁說:「身障的選手他可能在一百公尺裡面,又分了好幾個級別。一個級別裡面他的人數變得有稀釋掉,所以他參與的強度跟比賽的強度來講,真的是有一點落差。」

依照國光獎章辦法,一般選手拿到奧運金牌是兩千萬,而身障選手帕運金牌只有兩百四十萬,大約一般選手的一成多。比賽回國還得擔心請假這麼久,會不會丟了工作。

林正哲說:「我走了快二十年,大家都覺得說我要不要打?回來有沒有工作?對啊,打也不一定會進喔。我是幫國家耶,不是幫自己耶。然後為什麼搞到最後我回來沒有工作?」

身障運動員身心和經濟被雙重壓榨,已經是老問題,但為何解決不了?中華民國殘障運動總會羽球項目總教練鄭元龍說:「應該是制度。我覺得政府把殘障這一塊放在休閒的話,推廣就很難。因為它不是競技,經費就本來很難到位。」

視障選手楊川輝的教練張福生說:「我覺得我沒有辦法去期待我們所有的領導人再來幫忙了。」

就怕講太多,影響到補助。其實國外早就把身障運動視為競技,但在台灣還是有不少人覺得只是復健運動。有受訪民眾認為:「就是讓他們可以多復健,然後就是比較快可以復原,然後變得就比他不運動還好。」也有人說:「如果他願意走出來就好了,不一定要參加什麼比賽。」

這些外界誤解的壓力,對身障運動員來說也是沉重的負擔,該放棄嗎?對葉恩銓來說,他還在夢想和現實間拔河。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