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地、獎金制度缺失 身障選手面臨斷層

目前台灣的身障選手,大部分以小兒麻痺類型為主,而且選手年齡偏高,除了是因為身障體育新秀難找尋、選手的獎金制度不夠吸引人之外,就連訓練的運動場地也對身障朋友不夠友善。

受到先天疾病或後天受傷導致障礙,身心障礙者類別這麼多,如果想一起要公平比賽,「體位分級」是第一步。

身心障礙者分級及健康管理中心醫師林傳朝說:「譬如說像我們肌肉損傷的選手,他有可能是脊椎受傷造成四肢無力,或者是胸腰椎受傷造成,下半身或者下肢無力。如果我們讓他們一起比賽,這個比賽還沒進行前,我們就可以預估結果,這樣就不公平。」

依據運動項目來進行身體障礙評估,以羽球來看,共分為六級,數字越小,代表肢體障礙越嚴重,而如果想要取得正式體位分級,至少需要兩名分級師判定。

1560750334y.jpg

林傳朝醫師表示,台灣1982年小兒麻痺大流行,所以目前身障運動選手,仍以小兒麻痺類型為主,而且年齡都偏高,想找身障體育新秀不容易。

林傳朝說:「我們在住院期間會給他運動的一些相關資訊,會找一些運動的相關團體來跟他們接觸,讓他們了解身障運動的一些課程跟未來能夠參與訓練的方式。這些運動本身對於這些病患來說,幫助滿大的。」

選手有了、訓練場地不足也是問題,其實就算是國內其他的體育場館,也對身障朋友很不友善。

輪椅族宋儀龍說:「我要一點衝力,你看像我這樣你看看......有沒有?我真的上不去,真的會向後翻。」

繞了半圈,板樹體育館只有一座電梯,想要上個斜坡,卻陡到爬不上去,對此體育署承諾未來會改善。

體育署全民運動組組長呂忠仁表示:「署裡面也投入了這個前瞻計畫的經費。我們也核定了八十幾項的計畫,大概也投注了將近有兩億元,去做全省的無障礙空間改善,除了給全民身障朋友來去使用以外,當然如果有些適合的場館,我們也可提供未來我們身障選手培訓的地方。」

不過何時會改善,沒有時間表。沒人又沒場地,台灣身障運動員正面臨斷層危機。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