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飛特族約155萬 自組總工會保勞權

您有聽過「飛特族」嗎?指的是日本15歲到34歲以打零工維生的族群,全日本約有155萬飛特族,約佔青年勞動力16.6%。飛特族的出現,可以看見日本經濟變動軌跡。

有時圖個便利又省錢,屋頂、鄰近公園就是他練舞的場地;他是KEKE,這是他31歲的日常。

日本飛特族 KEKE表示,「大學時接觸了舞蹈活動,從此就迷上了,然後比起就職面試,更想朝著舞者目標發展,所以持續著飛特族的生活型態。」

住在東京的KEKE是藝術工作者,兼差做手工藝。月收入折合約新台幣四萬元,生活最大開銷,是和同居女友分擔三萬六左右的房租。像他這樣兼差打零工,15到34歲,並非學生或主婦的勞工,被政府統稱為「飛特族」,全日本約有155萬,約佔青年勞動力的16.6%。

當舉牌員、收銀員、廚師等, 沒有正職、收入不穩定,更欠缺制度保障,無法累積年資、年假,還有類似台灣勞保加退休金的「厚生年金」。 如果遭到惡意雇主扣錢、拖欠薪資,時常選擇隱忍。飛特族總工會由義工組成,專門協助飛特族尋求法律諮詢、爭取勞動權益。

飛特族總工會執行委員山口素明指出,「例如 簽了有期聘用契約,像是每三個月一簽,或半年一簽,會發生不願更新契約,突然終止,讓會員無法繼續工作。其他像是利用職權騷擾員工,或是霸凌等問題比較多。」

工會代表之一的田中道子,曾遭到剝削;透過工會解決後,決定投身助人,晚上打工,白天有空就來這邊。而那些透過網路、電話和必須登門求助的,絕大多數,都是和她一樣,在酒店或風俗業的飛特族女性,2016年接獲至少350起求助案件。

飛特族總工會共同代表 田中道子指出,「接待客人的行業問題,感覺(行政機關)不太願意認真處理,感覺不太想幫忙,不太能從中得到協助。當時很絕望 感覺『啊!已經不行了』想說民間有沒有類似的協助團體,然後找了很多資料,才找到這工會。」

山口和田中已經超過34歲,嚴格來說,不再符合飛特族官方定義的15到34歲。199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化,緊接著受到亞洲金融風暴衝擊,企業被迫重整人事,釋出大量臨時職缺,飛特族人數在2003年來到最高峰,隨後逐年減少。

這並不代表日本政府輔導青年就業奏效,很可能只是飛特族老了,不再被列入統計。如果從非正職勞工,也就是派遣工、打工族的人數來看,反而逐年攀升,去年首度突破兩千萬人,超過總勞動力的三成七。整體就業環境持續惡化,日本政府不只需要提振經濟,也得面對正職員工愈來愈少、收入不穩定的人愈來愈多的兩極化社會。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