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9入圍看點/張艾嘉第20次入圍金馬再爭影后 柯震東首次以導演身份入圍

(圖/台北金馬執委會提供)
第59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將在11月19日登場,本屆以港片《智齒》入圍14項最多,《咒》、《一家子兒咕咕叫》13項緊追在後。近年金馬雖遭中國抵制,但香港影人屢傳佳績,張繼聰、林家棟、黃秋生3人就將與台灣演員游安順、張孝全爭影帝。 另外金鐘、金馬雙料影后謝盈萱首次接下金馬主持人,48屆金馬最佳新演員柯震東以導演身份入圍,表現突出的最佳男配角入圍者朱軒洋、胡智強,以及影后之位的激烈競爭,都是59屆金馬影展關注焦點。

第59屆金馬獎入圍名單於2022年9月27日公布,頒獎典禮於11月19日在台北國父紀念館登場,這也是台灣資深電影攝影師李屏賓就任金馬執委會主席後所舉辦的首屆金馬獎。

香港影人表現亮眼

自2018年影人於頒獎典禮上的統獨發言爭議後,金馬獎已連續4年沒有任何主流中國電影參與,大型商業作品也從2020年和2021年的金馬獎缺席。但2021香港電影《濁水漂流》入圍12項成為58屆金馬獎入圍最大贏家,紀錄港人爭取民主自治的反送中前線的《時代革命》則獲最佳紀錄片。

雖然香港影業協會日前發信給會員,柔性勸導會員不要參加以免殃及池魚,59屆金馬獎仍有7部香港電影參與,包括5部劇情片《智齒》、《白日青春》、《窄路微塵》、《燈火闌珊》、《緣路山旮旯》,以及2部紀錄片《憂鬱之島》和《黑牆》。金馬獎主辦單位表示,這是香港「5年來最好的表現」。

本屆最佳男主角就形成香港演員與台灣演員3強對2強爭影帝的局面。《智齒》林家棟繼2020以《手捲煙》入圍,再度問鼎金馬;張繼聰在疫情小品《窄路微塵》中飾演清潔公司老闆,獲評審青睞。近年來台發展的黃秋生,這次則以《白日青春》第3度挑戰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白日青春》劇照 圖/台北金馬執委會提供)


不過中國影人仍與金馬劃清界線,以 《智齒》入圍最佳女主角的中國演員劉雅瑟雖然得獎呼聲高,但日前她已表示不會出席頒獎典禮,引起外界爭論。

影后之位競爭激烈

59屆金馬獎入圍影后的除了有備受看好的劉雅瑟外,驚悚國片《咒》當中帶給觀眾極大壓迫感的蔡亘晏也順利入圍。香港知名模特袁澧林則在《窄路微塵》中,演出與本人清新的形象有反差的單親媽媽,受到好評,首次入圍便挑戰影后之位。新加坡演員洪慧芳曾獲新加坡紅星大獎最佳女主角獎,這次她以《花路阿朱媽》裡瘋韓劇的大媽,首次入圍金馬。

(《咒》劇照 圖/台北金馬執委會提供)

身為入圍金馬最多次的幕前工作者,張艾嘉擁有導演、編劇、演員以及歌曲演唱人等多重資格,她創下20次入圍金馬獎紀錄,其中入圍10次最佳女主角、2次封后,這次在《燈火闌珊》中飾演喪偶的孤獨女子,情感表現細膩豐富,得獎呼聲也很高。

(《燈火闌珊》劇照 圖/台北金馬執委會提供)

最佳新導演出身多元 柯震東首次以導演身份入圍

這次最佳新導演的入圍者們出身多元,澳門導演孔慶輝早期接觸的是舞台劇表演,作品《海鷗來過的房間》不只在劇中援引俄國劇作家契訶夫的《海鷗》,也找來許多劇場導演參演。新加坡導演何書銘的作品《花路阿朱媽》,以新加坡中年婦女的南韓公路旅行,訴說中年女性的生命歷程,投射出亞洲中年女性的集體樣貌。《白日青春》導演劉國瑞出身馬來西亞、負笈香港,將視角聚焦在漂流香港的巴基斯坦難民。

另外還有曾獲金鐘獎與金穗獎肯定的台灣導演曾英庭,生涯首度挑戰劇情長片,作品《查無此心》雜揉犯罪懸疑與東南亞移工議題。演員柯震東,11年前以《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拿下金馬新演員,今年帶著作品《黑的教育》首次以導演身份入圍金馬獎。

最佳男配角新人引關注

最佳男配角入圍的有高英軒《咒》、李淳《智齒》、朱軒洋《黑的教育》、鄭東煥《花路阿朱媽》、胡智強《一家子兒咕咕叫》。其中朱軒洋第一次入圍金馬獎便角逐最佳男配角。

胡智強則是入選2022台北電影節「非常新人」,還是金穗獎最佳演員得主,今年一次入圍最佳新演員、最佳男配角兩個獎項,也備受關注。

另外還有剛剛拿下台北電影節最佳男配角的高英軒、第二次入圍金馬獎的李淳,以及有韓劇「國民爸爸」之稱的鄭東煥,5人共同角逐最佳男配角獎。

(《一家子兒咕咕叫》 圖/台北金馬執委會提供)

謝盈萱首挑金馬主持大樑

謝盈萱剛以《四樓的天堂》奪下金鐘影后,也將擔任今年度金馬獎頒獎典禮主持人,她在訪談中表示,其實幾年前就有接到金馬執委會的邀約,但當時覺得自己還無法接下這項任務所以婉拒。這次再接到邀約,馬上就接下重任,笑回:「這次再不接,我一定會後悔。」

形象片中,謝盈萱更一人分飾多角,以百變演技拍攝形象影片、完整復刻《孤味》經典場景,而這支影片由《孤味》導演許承傑為她量身打造,運用雙料影后的身後演技,翻玩「多元宇宙」。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