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諾揭父親效忠納粹餘生破碎 喊話俄軍民「這不該是俄羅斯人的戰爭」

俄烏戰爭持續超過3週,前共和黨籍前加州州長、傳奇影星「魔鬼終結者」阿諾.史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發布一段9分鐘影片,並寫上「我愛俄羅斯人,這就是為什麼我必須告訴你們真相」。幾小時內迅即突破百萬點擊。相較過往阿諾給人的「硬漢」形象,阿諾在這支短片中,自述一段他與俄羅斯結緣的經過,以及深埋在他心中、甚至就此改變他一生的「俄羅斯英雄」的記憶。

「這段訊息,是我想與我的俄羅斯朋友,與那些正在烏克蘭戰區作戰的俄國士兵說的話。」影片開頭,阿諾以沈穩、誠懇的語氣說道,許多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俄羅斯人卻遭蒙蔽鼓裡,認為俄國人有權知道這些駭人聽聞的慘事。阿諾說,但在之前,請容他向大家訴說一個關於他自己的故事——那是一個關於一名俄羅斯人,如何成為他的英雄的故事。

阿諾說,1961年時,當年他14歲,一名蘇聯舉重選手尤里.伏拉索夫(Yury Petrovich Vlasov)來到維也納參加「世界舉重錦標賽」,阿諾與他的朋友在場,親眼見證到歷史的一刻——伏拉索夫成為世界第一名將200公斤舉過頭頂的人類!

阿諾回憶,比賽結束後一名朋友跟他來到舉重後台,在那一瞬間,一個14歲的男孩,就這樣站在那位當今世上最強壯的男人面前,伏拉索夫並主動伸手與他握手。阿諾說,他那只男孩般的小手掌,就這樣被當今世上第一人的手給握著,他卻非常溫柔,滿免微笑並親切以待阿諾,「我永遠忘不了這一天。」

阿諾說,他滿足地回家後,便把伏拉索夫的照片放在床頭,當他開始練舉重時也把伏拉索夫當偶像,這是啟蒙他的一切原點。孰料,那張照片卻讓他的父親大為不快,父子常為此大吵,因為他的父親曾在納粹軍隊服役,並在蘇聯戰場受傷。

 圖/取自Yury Petrovich Vlasov粉絲專頁
(圖/取自Yury Petrovich Vlasov臉書)

阿諾說,他的父親並不喜歡俄國人,這是源於他在二戰的作戰經驗,而他的父親在列寧格勒圍城之役中身受重傷;但他所屬的納粹軍隊,同樣也對那座偉大的城市,犯下許多無法饒恕的暴行。

即便如此,阿諾表示他並未取下伏拉索夫的照片,因為伏拉索夫什麼國籍不重要,他與俄羅斯的淵源也未因此劃下句點,反而在投入健身與演藝事業後,頻繁地造訪俄羅斯,前往拍電影時也與粉絲見面會。

他說他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莫斯科拍攝《魔鬼紅星》(Red Heat,1988),那是第一部獲准在「紅場」拍攝的美國電影(按:時為美蘇兩大陣營冷戰時期),「我有幸與我的兒時英雄伏拉索夫重逢,並共度美好的一天。」阿諾說,伏拉索夫非常有智慧,也同樣地溫柔、聰明,待他極為慷慨。阿諾透露,時至今日, 他每日早晨依然會使用當年伏拉索夫送他的藍色馬克杯。

阿諾說,自己之所以前情提要這麼長,是因為經歷這麼多之後,他依然是當年那個14歲的男孩,發自內心地喜歡並尊敬俄羅斯人民,「俄羅斯人發自心底的堅韌,始終激勵著我至今。」阿諾話鋒一轉表示,即便沒有人喜歡聽外人批評自家政府,但作為俄羅斯的老友,「請容許我告訴你們,在烏克蘭的戰爭,到底怎麼一回事。」

阿諾說,他明白俄羅斯當局說這場戰爭是為了幫烏克蘭「去納粹化」,但這不是真的。阿諾強調,烏克蘭現任總統就是一名猶太後代、一位猶太人總統,而他父親的3名兄弟,悉數遭納粹處決,是大屠殺的受害者。阿諾提醒,發動戰事的不是烏克蘭,不是烏克蘭國族主義,更不是納粹,而是克里姆林宮的當權者,「這不該是俄羅斯人民的戰爭。」

1988年,阿諾前往蘇聯「紅場」拍攝《魔鬼紅星》。(圖/美聯社)

阿諾指出,在剛結束的聯合國大會上,全世界有141國表態認定俄羅斯是發動戰爭的侵略者,同時也只有4個國家認同俄羅斯的作為,「克里姆林宮發動這場戰爭受到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的譴責,也因其暴行遭受孤立。」阿諾說,烏克蘭街道被砲火夷為平地,已有300萬烏克蘭人成為難民,俄羅斯人將遭受史上最嚴厲的經濟制裁,受苦的是兩邊的人民。

阿諾以自己的父親加入納粹黨的歷史,向俄羅斯軍人喊話,提醒他們不要再受政府假訊息的蒙蔽,他的父親因為當年受納粹宣傳機器而被洗滿自欺的謊言,但他離開列寧格勒時,其父親只剩一副身心受創的軀殼,此後終其一生活在悔恨中。阿諾說,「他身體裡取不出的砲彈碎片,經常以疼痛提醒他那段戰爭記憶;但他最痛苦的,還是那股隨暴政起舞的罪惡感。」

阿諾指出,俄羅斯政府不僅欺瞞自家人民,也對軍隊扯謊,許多士兵被告知他們是要與納粹抗戰,也有士兵以為自己會受到烏克蘭人民夾道歡迎、被當成英雄看待,也有些人誤以為只是例行演習,這些都不是真的,所以俄羅斯士兵才會遭受烏克蘭軍民的殊死抵抗,「對烏克蘭人來說,奮戰到底是他們保護摯愛家人的唯一選擇。」

「這不是一場保衛俄羅斯的戰爭。」阿諾向俄國士兵呼籲,這是一場不法也不義的戰事,他不希望這些士兵跟他的父親一樣重道覆轍,並讓往後人生同樣殘破不堪。他說,「你們的性命、身體與未來,都將埋葬於這場戰爭,俄羅斯也將成為被全世界唾棄的壞人。」

烏克蘭哈爾科夫一處大樓遭俄軍轟炸。(圖/美聯社)

阿諾說,他要譴責俄羅斯當局,「為什麼你要讓這些年輕人白白犧牲,就為了你個人的野心?」

他提醒俄國士兵,「請記得,當前俄國,有超過1100萬的俄羅斯人與烏克蘭有關係,你所擊發的每一顆子彈,都是射向你俄國同胞的手足;每一枚炸彈,所轟炸的可不是幻想中的敵人,那是學校、醫院,那是人們的家園。」

阿諾表示,他認為俄國人民並不清楚這場戰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懇求所有的俄羅民眾與正在烏克蘭戰場作戰的俄國士兵,能夠明辨俄羅斯政府的謊言與宣傳,「拜託大家,幫我傳播出真相!讓其他俄國同胞知道這場人類浩劫的真實代價!」

阿諾呼籲俄羅斯總統普丁停止戰爭,並在影片尾聲向俄羅斯國內走上街頭、起身反抗政府並公開反戰的人們致敬,「全世界都看到你們的勇氣,不怕被逮補、監禁、毆打、被刑求迫害失去自由與性命,你們就如同伏拉索夫的力量一樣堅強,你們擁有真正的俄羅斯魂。」

(圖/美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