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戰迫和」核戰略思維下,普丁是否對烏克蘭動用核武?【觀點】

圖為2020年6月24日俄軍在勝利紀念日於紅場展示RS-24洲際彈道飛彈。(圖/美聯社)
俄羅斯展開入侵戰爭迄今遭遇烏克蘭激烈抵抗,普丁上月底更無預警宣布核嚇阻進入特別警戒戰鬥模式。事實上,今年1月核武俱樂部的美俄等5個成員,才剛發表避免核戰的聯合聲明,然而普丁正採取核戰略企圖迫使烏克蘭投降。普丁是否真會使用核武,必須先從俄軍的核戰略思維談起。

(※ 文:徐子軒。amor fati,覺得魯莽是一生至少一次、誰都不可或缺的美德;amor mundi,相信聰明人為的均衡根本難抵混沌粒沙的傾城。)

當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數日,遭遇到基輔等城市激烈抵抗,戰況超過普丁政權預期,對俄軍益發不利。隨著西方軍援陸續到達、全球各地與俄國國內都出現反戰聲浪,陷入膠著的普丁2月28日突然宣布,俄國的核嚇阻將進入一種特別警戒的戰鬥模式,被部分人士解讀為對烏克蘭動用核武的前兆。

對此,普丁表示因北約咄咄逼人與西方制裁,才讓俄國別無選擇,這也呼應了他開戰前的警告,威脅各國若介入烏克蘭,將導致前所未見的後果。美國、歐盟等國嚴厲批評普丁的核武論,烏克蘭更抨擊正值烏俄談判前夕,普丁根本就是想以核武訛詐,不少論者也認為普丁可能動用最極端的策略來最快結束戰爭。

更有學者強調,今年1月核武俱樂部的美俄等5個成員,才剛發表避免核戰的聯合聲明,指出核武應用於「嚇阻戰爭」的防禦目的,強調沒有一方能在核戰中勝出。然而普丁政權正在採取核戰略,企圖迫使烏克蘭投降,有違此聲明的精神,更彰顯核武國擁核為重的心態。

圖為2020年12月7日俄羅斯進行導彈試射。(圖/俄羅斯國防部 via 美聯社)

俄羅斯「以戰迫和」的核戰略思維

事實上,這並非普丁首次核武警示,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時,他就曾考慮讓俄國核武處於戒備狀態,防止西方干預。當時烏克蘭軍力薄弱、西方又作壁上觀,普丁政權沒有花費太大代價就拿下克里米亞,也就沒有威脅啟動核武。

要了解普丁是否真會使用核武,必須先從俄軍的核戰略思維談起。就俄國看來,在與外國的常規武裝衝突時,為求對方恐懼而投降,允許使用較小的戰術核武威脅,若對方不退縮,則可能發動有限的核武攻擊,造成懲罰性的破壞來獲取勝利,被稱為以戰迫和(escalate to de-escalate)策略。

儘管俄國沒有公開將以戰迫和放在軍事準則中,但大多數西方專家都相信,這是俄國動用核武的選項之一。像是川普政府的核態勢評估就把此列為關注重點,並提出美國也應準備新的低當量核武器,在較小的衝突上嚇阻俄羅斯。也就是說,為了防止俄國取得優勢,美國會將有限核戰爭作為戰術考量。

儘管俄國未公開將以戰迫和放在軍事準則中,但川普政府的核態勢評估就把此列為關注重點。圖為2020年7月30日,兩名裝扮成川普與普丁的人士抗議核子武器政策。(圖/美聯社)

進一步觀之,俄國保留了率先使用核武的權利,即使面對非核武國,只要莫斯科評估對手有能力以常規武器危及俄國生存,俄軍便能使用核武對應。必須了解的是,俄國核嚇阻策略和西方所認知的嚇阻有所不同,如美國的核嚇阻是避免核大國發生衝突,但俄國目的是保持向第三國施壓的能力,以核武嚇阻西方介入

所幸直到目前,普丁政權尚未發動核武攻擊,但已經出現了核對峙徵兆,即是白俄羅斯剛通過公民投票、準備進行修憲允許擁有核武,並批准俄軍駐紮領土。這是對2021年俄軍在白俄羅斯進行伊斯坎德爾導彈(Iskander-M)演習的升級,該導彈射程可達波蘭首都,且能配置核彈頭,嚴重威脅東歐國家。

對曾被鐵幕籠罩的東歐國家來說,不啻是一記警鐘,因為俄國在區域內擁有比北約更多的常規部隊,也配備先進的導彈系統,足以影響北約/美國的軍力部署。當俄國占領烏克蘭後,若普丁政權鐵了心要將美國趕出歐洲,或讓北約成為紙老虎,下一個目標可能就是入侵波羅的海3國,甚至是波蘭,來測試北約/美國的底線。

美歐等國雖強硬嚴厲制裁俄國,試圖維持跨大西洋團結,是否能成功遏制普丁政權尚待觀察。但對歐陸各國來說,沒甚麼別的選項,拜登政府已明確表示,軍事保障只適用於北約成員,對他國的協助僅為提供經濟制裁、武器裝備等。有些原本不願加入北約的國家,如芬蘭和瑞典也開始考慮參與以抗俄國威脅。

要知道俄軍動員的規模,可謂是1945年以來歐陸最大規模的戰爭。迄今普丁政權還未能迫使烏克蘭放棄融入西方、重回斯拉夫兄弟懷抱,但已對歐洲既有秩序構成威脅,且尚無復原的傾向。為求安全,保持中立的國家紛紛轉向北約,甚至在能源供應上有求於普丁的德國也迅速提升國防預算,以符合北約要求。

俄軍動員的規模,是1945年以來歐陸最大規模的戰爭。(圖/俄羅斯國防部 via 美聯社)

普丁揮兵烏克蘭,俄國與西方將重返軍備競賽

無論如何,俄國此次入侵烏克蘭,將讓歐洲掀起重新武裝的辯論。事實上,2017年以來,以美國為首的多國戰鬥群在波蘭部署,建立對俄軍的第一道防線,也就是所謂的絆索(tripwire),波羅的海3國也建立了類似的戰鬥群。論數量,這些部隊遠不及俄軍,卻可讓普丁政權投鼠忌器,讓俄軍不敢輕易動武。

如果俄羅斯在白俄羅斯部署核武器,幾乎意味著北約-俄羅斯基本協定(NATO-Russia Founding Act)的終結,該協定載明北約沒有意願、也沒有計畫在新成員的領土上部署核武。雖然近期內很難見到北約會在波蘭或其他盟國部署核武對應,但可以確定的是,北約/美國和俄國將失去避免雙方誤判的平台。

同時,普丁政權不只宣布明斯克協議失效,俄軍的進攻更等於撕裂1994年與美英簽署的布達佩斯備忘錄(Budapest Memorandum)。該協定承諾尊重烏克蘭的主權獨立與現有邊界,並宣稱不會進行威脅或使用武力,條件是移交部分彈頭給俄國、並拆除所有核武庫,如今看來,烏克蘭放棄核武也等於放棄了未來。

俄空軍MiG-31戰機。(圖/俄羅斯國防部 via 美聯社)

俄國在普丁政權帶領下入侵烏克蘭,被視為重返美蘇冷戰,或18世紀凱薩琳大帝(Catherine II)重現。西方則被迫重返勢力範圍的權力政治,必須重新考慮過去和前蘇聯/俄國談判的協定,像是赫爾辛基最終法案(Helsinki Final Act)是否仍有效,當幾代人努力達成的和平協議再不復存後,接下來勢必是軍備競賽的重返。

最明顯的趨勢當屬軍備控制條約的衰弱,這幾年美國已經和俄國交惡,如川普政府指責俄羅斯屢次違反「開放天空條約(Open Skies Treaty)」後,美俄陸續退出協議。最近則有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START)將在2026年到期,烏克蘭戰爭勢必會影響該協議的續簽,也不符合俄國的最大利益。

最新消息指出,俄軍雖沒動用核武,卻攻擊並佔領了烏克蘭札波羅熱(Zaporizhzhia)核電廠,引發歐陸與全球震驚。任何對核電廠的攻擊都可能造成放射性物質外洩,俄軍的行為讓西方認為普丁政權已失去足夠的理智,對俄國的制裁只會更加嚴厲,俄國的國際地位離朝鮮已經不遠。

要知道蘇聯解體、接觸中國等因素,促成冷戰後樂觀主義的蔓延,才有一系列旨在鞏固或加強歐亞現有安全架構的協議。如今西方已不再信任普丁政權,任何形式的談判,在可預見的未來都會顯得蒼白無力,更有甚者,普丁政權的作為會強化它的盟友們,朝鮮無核化和恢復伊朗核協定將遙遙無期。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俄軍進攻位於烏克蘭境內、歐洲最大核電廠札波羅熱(Zaporizhzhia)。圖為3月4日俄軍進佔當日核電廠冒出火光。(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