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護工人力吃緊 雇主找看護被迫支付高額「買工費」

為了防疫,去年12月4日國內就暫停引進印尼移工,導致看護工和廠工人力吃緊,形成搶工現象,不少家庭有看護工需求,也因此被迫付出所謂的「買工費」,還不確定看護工能待多久,讓重症家庭身心俱疲。

父親罹患早發性失智,10多年來,義守大學助理教授張姮燕除了和妹妹輪流照顧,也聘用外籍看護工協助,但即使照護環境不差,還是碰上移工逃逸,這也讓她發現,支付正規費用以外,還有俗稱的「買工費」,而且和她相同處境的雇主,碰上去年底限縮印尼移工輸入,買工費更是水漲船高。

義守大學助理教授張姮燕指出:「目前聽起來可能從兩萬到四萬五不等,而且這不是只有疫情的關係,而是疫情可能凸顯更多人找不到工人,他的買工費可以再更水漲船高,然後仲介可以更合理跟你說,沒辦法就是缺工。」

此外,看護工底薪1萬7千元,廠工基本工資2萬4千元,張姮燕也發現,根據勞動部資料,最近三年內近三千名移工轉換次數超過四次,凸顯不少移工把看護工當成轉工跳板,增加重症家庭負擔。

台灣國際勞工暨雇主和諧促進協會理事長賴昱菘強調:「你不能犧牲我們這些被照顧者,來博得說人權國家的名聲,有多少身心障礙者家庭在暗夜裡哭泣,你勞動部知道嗎?」

看護工人力吃緊,礙於後續照顧銜接人力,雇主對於額外收費,大多只能被動接受。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專委莊國良回應:「收取不法利益的情形,我們歡迎直接跟勞動部提出檢舉,相關資料我們會進行保密,經查獲屬實是可以處超收費用10倍到20倍罰鍰,我們也會對仲介進行停業處分。」

賴昱菘建議,就業安定基金應建立雇主回饋平台,呈現移工真實工作狀況,提供雇主參考,同時適度限制移工轉換次數,呼籲政府基於人權,讓移工有條件轉換,更要兼顧重症家庭照護權。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