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山林煞欠法律規範 專家批判政府無作為

來看今仔日阮台語新聞的專題。交通部佇今年咧推捒山區觀光,毋過佇民間,高山旅行團已經真久矣。毋過也發見講,這款山區旅遊無詳細的主管機關咧管,也無法律限制。就有專家批評政府無咧管,這寡旅遊團體若出代誌,救人的工課是啥人愛來負責咧?咱作伙來了解

政府相中台灣大山的觀光潛力,把2020年訂為"脊梁山脈旅遊年",就是要力推山域觀光。

要登上兩、三千公尺的高山,從交通、住宿到飲食,都需要準備周全,不比平地遊覽車觀光行程。民間業者早就推出代辦山屋抽籤抽到中、免揹公糧、免揹睡袋的高山豪華旅行團。

"嘉明湖"的名氣響亮,吸引許多高山觀光客。台東林管處所規劃的山屋床位和帳篷的營位加起來,只能容納176人,許多人假日都抽不到。山友為了來看這顆"上帝遺落在人間的藍寶石",轉從原住民傳統打獵的路線「戒茂斯」登山。

這條前往嘉明湖的替代道路,不是列管自然步道,沒有總量管制,放眼望去,滿滿都是帳篷。

有業者是贊成"公私協力",透過溝通合作,來求取商業發展跟山林管理的平衡點。

人潮帶來的不只是高山旅遊的商機,還有對垃圾、廚餘種種對生態的干擾。假日的山域夜市之亂,還不只嘉明湖,包含水漾森林、眠月線、小溪營地,都有類似的現象。熱衷於研究山岳政策的"城市山人"表示,政府不該放任部分商業隊把山林公共資源當成生財工具,應該明確納管。

"城市山人"指出,"商業登山"這個高山觀光產業,不只未曾受過監管,甚至沒有明確的主管機關、沒有列管法源。政府的不作為,也讓部分商業團把"成本外部化"。

台灣"開放山林",要的到底是觀光化的高山,還是要培養人民親山、進山的能力,其中,仍有根本的制度問題等待處理。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