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擬增「意定監護」 同性伴侶也適用

行政院會通過民法修正案,新增意定監護制度。未來當事人在意思能力健全時可先和受任人約定,等受到監護宣告時,讓受任人來擔任監護人,不限於配偶或四親等內的親屬,同性伴侶也適用。

當民眾喪失行為能力、無法進行意思表達時,能否指定配偶或親人以外的人選來擔任「監護人」?現行法規並沒有明訂,但行政院會27號通過民法修正草案,新增「意定監護制度」。

法務部次長 陳明堂提到,「(發生)精神障礙跟心智缺陷以前,他自己先擬定;(等到)監護宣告以後才生效。那我就可以依照我先前的規劃,來對於做身心或財產上照顧的監護人。」

有別於以往,由法院選定監護人,「意定監護」制度是在當事人還有「意思能力」時,就和「受任人」訂定契約,不限於配偶或四親等內親屬這些範圍,指定未來喪失行為能力後,由「受任人」擔任監護人。

台灣失智症協會秘書長 湯麗玉對此表示,「他還健康的時候,他就可以去選擇說將來我的監護人是誰,去尊重到個案本人的一個自主權;(可惜)就是目前的一個失智者來說,其實是幫不上忙的。」

社福團體認為修法確實可以為還沒有失智的人,提供更多保障。但未來還有失智者申請監護的「時程過長」等相關議題需要討論。另外法務部表示這是因應台灣進入高齡化社會,要尊重個人意願、建立更完善的監護制度,同時也因為指定人選,不限定範圍,所以同性伴侶也適用。

法務部次長 陳明堂提到,「對於同性伴侶,也是他選項的一部分;因為這樣他的受任人較不受限制,但假如說他選的是一個阿里不達的那這個法院可以把他(解任)。」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權益部主任 杜思誠則認為,「這個是一個好的修法方向,可以解決的,其實真的就是伴侶關係中很小的一個部分;比如說像是職場上的勞動權益,這些等等,或比如說繼承等等,這些其實都還是必須要靠婚姻平權的修法才能夠達到。」

同志團體認為「意定監護」是好方向,但同性伴侶的其他權益,還需要更健全的法律規範。至於指定了監護人之後,如果受任者有不利於本人或不適任的狀況時,法院也可予以解任,全案後續將送立院審議。